这名将军温柔点

    《这名将军温柔点》

    阵门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塔纳此刻觉得自己绿光闪烁,极为耀眼!

      “父亲大人,我…”

      “你什么你,就这么定了”!

      “尤里老哥,即将成为一家人,不要为难亲家啊。”哈维苦口婆心道。

      “好个一家人,放心,我怎会绑你家人。”尤里不屑。

      哈维刚缓口气,尤里继续:“城外来军是和亲王部下吧,是不是为了查你?不久后南城外包括几座山洞中存粮都会燃起大火,私扣证据我替你毁了如何?”

      哈维一口鲜血喷出,为了保命已向和亲王如实禀报,那些是要上缴的,现在算是军粮。

      一把火烧了?那就是丢失军粮,不等和亲王,城外那五万将士就能先灭了自己全族啊。

      “尤里,你个王八蛋,断子绝孙不忘把我拖下水?”

      “嘿嘿,你死不死我不知道,但我不一定会死。城主大人,听说七王子殿下率领五十万大军在冥泉河附近驻扎,我为他精心准备了一份大礼略表心意。”尤里邪恶看向瑟冬。

      黎扈闻言不屑:“凭你要对七王子不利?”

      “斯奴两年间杀死万名贱奴,亲手调配一颗万毒丹,只要在冥泉河水源投下,半月内任何人遇水必亡,你说这份礼物穆兰殿下会不会喜欢呢?”尤里嘲讽说道。

      “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我们从未对普勒斯做出过格之事,如今倒是你先按耐不住了?”瑟冬说道。

      “不错,在镇江王那只老王八抛弃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大荒城再无普勒斯家族安身之地,弱肉强食我比你们谁都明白。”尤里双眼通红。

      一个失去靠山的兵器家族,如**掉进流氓窝啊。

      大荒城其他势力没有动作,是因为还没摸透镇江王态度,怕引起麻烦。

      镇江王两年不派人来援助已经表明立场,再拖下去自己想全身而退都没机会。

      戈塔亚算什么东西?整天骚扰自己矿场,城主三大家族扶持?屁,都他妈借戈塔亚之手在试探呢。卖特产?等你肥了之后连骨头都得被吞掉。

      瑟冬虽怒,但不敢赌,如果斯奴真带毒丹去七王子营地,后果不堪设想。

      “提条件吧。”

      尤里轻蔑一笑,“这么做只是提醒你们,我有让你们陪葬的实力,所以请慎重考虑我的条件。

      第一,为我准备一艘罗兰帝国商船,我要带西琳、斯奴远走;

      第二,三天内我要见到杀害迪斯的真凶,断子绝孙之仇我一定报;

      第三,让那个贱奴随我走,你们把城内剩余戈塔亚贱奴全部就地格杀。”

      现场陷入安静,放尤里走没问题,老东西一文不值。

      找杀迪斯凶手?图维、蒂坤有点不自然。

      杀戈塔亚族人?现场除了哈维,每个家族都和华钦有交集,就算瑟冬想也得向七王子禀报,不过话说出来,有时间禀报,完全不怕毒丹了。

      尤里见大家默不作声,心中冷笑,杀戈塔亚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只是单纯为了挑拨关系。

      “三天内谁先杀掉他们,我把矿场、矿奴、兵器坊直接赠予,在我登船之时,私军也全部奉上,怎么样?”

      哈维权衡利弊,如果现在全盘接下普勒斯兵器坊,和亲王必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有毒丹威胁瑟冬不会冒然动手,图维站在戈塔亚一边,也是四大家族对拼,尤里兵强马壮配合自己未必会输。

      何况自己是为了抢夺兵器坊,即将到来的五万大军不会袖手旁观。

      想到这,深吸口气:“戈塔亚部落两年来仗着有人撑腰四处为非作歹,掠夺矿场、截我粮草,城主大人可要替大荒城清理毒瘤啊。”

      说完看向瑟冬,等他表态。

      瑟冬暗骂哈维,我表你奶奶的态!

      “有这种事吗?在下从未听闻,哈维元老别急,待我查清后再做商议。”

      旁边黎扈臊的满脸通红,与华钦府中交谈画面历历在目,一口一个交朋友、真诚,如今事到临头,居然要撇清关系,他可不像瑟冬,脸皮千锤百炼过。

      尤里脸上露出怪异笑容:“城主岂会关注一些草木愚夫,不曾察觉实属正常,如今他们就在城中,在下帮您擒获详查。上!”

      一声令下,普勒斯、巴迪斯两大家族私军把华辰三人层层围住。

      特鲁护住三人,双臂隔空挥舞,几名私军远远抛飞,“图维,你对付南城私军。”

      图维知道蒂坤杀死迪斯之时,就料到这一天,不管愿不愿意必须硬着头皮上。

      指挥战奴前冲,不忘心中咒骂:“华钦、华廷那俩当事人呢?出事了我们在前拼命,正主可能都不知道吧?”

      喊杀声四起,城内街道沦为战场,骑兵无法冲锋,弓箭手无法射击,四大家族私军近身肉搏。

      华辰二人脱离特鲁保护,被靠野兽店正面杀敌。郁可依夺过一把长刀,在特鲁身后斩杀漏网之鱼。

      他们这边因为特鲁存在被重点照顾,暗器、冷箭不断,普勒斯私军几乎全部围在外侧。

      街道太窄,闭眼一枪刺出都能串上几个人,特鲁原地不动,元素之力凝聚全身,随手一击造成大片伤亡。

      战斗刚刚进行一刻钟,甚至有些私军还未见到敌人,天空传来鸣啼,一只展开羽翅有三十米长的巨鹰在头顶盘旋两圈,丢下一个不知死活的黑袍人。

      全场被突如其来的巨兽震慑纷纷停手后退,岩山鹰全身羽毛不知何时变为黑紫色,后翼多出两根超长肉尾,像两根钢鞭,和两只鹰爪一样泛着乌黑幽光。

      郁可依欣喜若狂,噗通双膝跪地,声音哽咽开口道:“属下郁可依,拜见郁神!”

      两年没见到年年,郁可依心中无比挂念,七年朝夕相伴,她像华廷对华钦般,早把年年当作亲人。

      一道倩影从天而降,还未落地一股恐怖元素之力散开,正下方私军面色发紫化为石雕。

      劲风扫过,石雕化为沙石,把野兽店门前路面尸体、血迹掩盖。

      年年轻轻落地,皱眉道:“太脏咧,可依姐姐快起来!”

      众人魂不附体,偷偷打量发现空地上多出一名穿着奇怪的小姑娘。

      年年身穿古典西式摆群,大波浪卷发披肩垂至蛮腰,小黑皮鞋白色长袜,风格和芭比娃娃如出一辙,脖颈上一颗天然宝石,阳光照耀下闪烁七色光芒,让这个瓷娃娃般少女更添几分神秘优雅。

      吧嗒吧嗒,下巴脱臼和口水滴落声开始蔓延,“太美了,是女神降临吗?”

      郁可依起身平复心情,“郁神越来越漂亮了!”

      “嘻嘻,不知道华钦哥哥会不会喜欢,他人呢?”年年没把所有人放在眼里,踮脚到处找华钦。

      郁可依心知华钦现状,不知如何开口。

      尤里见到地上黑袍人,不敢置信,失声叫道:“斯奴?”

      斯奴很不幸,外出替尤里办事被年年撞见,年年不认识他是谁,见他把人装入铁笼在大漠鬼鬼祟祟前行,好奇之下就想问问铁笼在哪买的。

      谁知斯奴见到年年如临大敌转身就跑,年年很不高兴出手教训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力量有多大,反正就是不小心把斯奴打了个全残。

      斯奴得知年年只想买铁笼之时,一口鲜血吐出昏迷过去,年年觉得下手太重有点不好意思,顺路就把他带回来了。

      “他们认识呀?正好还给他咯,我就问问铁笼在哪买的,跑什么嘛!以后注意要有礼貌呦!”年年有点理亏,在那强词夺理。

      蒂坤在不远处,听到她二人对话,急忙问道:“神女大人,您在何处见到被铁笼关押之人?”

      年年好奇道:“大漠里啊,怎么啦?你家亲戚啊?”

      蒂坤嘴角抽搐,“还真……可能是!既然大人您见到有人被抓,为何不一同带回?”

      郁可依心一沉,她太了解年年了,蒂坤这不找死吗?

      果然年年面若寒霜,抬手一道紫色光芒从食指尖射出,直接飞向蒂坤。

      “华神手下!”郁可依急忙开口说道。

      年年张开小手,紫色光芒在蒂坤眼前消散。

      蒂坤额头冒出冷汗,刚刚有一种死神已经把自己灵魂抽出去,发现认错人又给怼回体内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