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医师

    《精神科医师》

    坦诚布公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半个月后,嬴玄满意的看着在校场上挥汗如雨的嬴柔,欣慰的笑了。

      “行了,阿柔,休息一下吧,你的基础功夫已经不错了,不过以后这种功夫也不能拉下,要时常温习才行。”

      嬴柔是个天生的练武奇才,半个月的时间,已经修炼的有模有样了,她的马步极其扎实,若不是因为她的身子骨无法让她的才能得以施展,嬴玄甚至忍不住交给他更多的东西。

      “这天下用剑分男子最风流,使剑的女子最具侠气,从今日起,我就教你剑术吧。”

      嬴玄打算先教嬴柔剑术,等她学有所成,再将他的一身本事都教给嬴柔。

      “剑乃百兵之首,复杂多变,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剑招由剑式组成,剑招无迹可寻,但是剑式就只有基础十三式。”

      嬴玄曾经向剑圣盖聂学剑,对于剑道的领悟匪浅,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刺剑:右手握剑屈肘上提至腰间,再以立剑或平剑向前直刺。根据刺剑的不同方位,分为上刺剑、平刺剑、下刺剑、后刺剑、反刺剑和探刺剑等。刺剑要求臂与剑成一直线,力达剑尖。”

      “劈剑:右手握剑上举,由上而下直臂劈至体前,臂与剑成一条直线,与肩同高,力达剑刃。抡劈剑是沿身体右侧或左侧抡一立圆向前劈出。”

      “点剑:手腕放松,突然短而有力的提腕,使剑尖猛向下啄击,力达剑尖下锋。”

      ………………

      “学的十三种基础剑式,千锤百炼之后,任你剑通玄,我自嵩然不动,一剑递出,可破万法。”

      嬴玄耐心的将十三种剑式一一介绍给嬴柔,顺便说出了它们的作用,有的剑式用来攻击,有的剑式用来防守,而有的剑式则是用来破解对方的招式的。

      “阿柔,接下来的一个月,你只有一件事可以做,那就是把我接下来教给你的剑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甚至将它们化作你的本能。”

      嬴柔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并不清楚嬴玄所说的具体意思,但是她可以看懂嬴玄的动作,接着就是将嬴玄的动作重复千遍万遍,甚至是十万遍。

      嬴玄向嬴柔演示过刺剑的要领之后,纠正了她的小错误之后,就回身走出了校场,过完年,积压了半个多月的密报他不得不赶紧处理了。

      嬴玄刚坐下,处理了几份奏折之后,就看见赵青衫匆匆忙忙的跑到嬴玄面前,环视四周没有其他耳朵的时候,才凑近嬴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

      “当真如此?”

      嬴玄脸色微微一变,但是说话的语气依旧平静,唯独他的眼睛凶光四射。

      “千真万确!”

      赵青衫硬着头皮开口了,他跟随嬴玄的时间并不短,清楚这样的嬴玄才是懂了雷霆之怒的嬴玄。

      “还有其他人知道吗?”嬴玄放下手中朱砂红笔,起身在大殿中踱步,看的赵青衫头都昏了。

      “影密卫探子发现之后,就直接上报了,应该还没有人知道,但是醉梦楼人多口杂,时间久了,恐怕就瞒不住了。”

      赵青衫苦笑不已,公子扶苏,太不像话了。

      “啪!”

      “这种事情能瞒的住吗?你当陛下是聋下还是瞎子。”嬴玄盛怒之下,反手就给了赵青衫一记耳光。

      “影密卫是陛下的影子,意图欺瞒陛下,谁给你的胆子。赵青衫,扶苏活的不耐烦了,你也想死吗?”

      “属下知错了!”赵青衫慌忙跪下,刚才确实是他说错话了。

      “马上召集人手,封锁醉梦楼,任何人都不得进出,本侯也看看这群儒生给扶苏吃了什么迷魂药,尽然让他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嬴玄咬牙切齿的说道,恨不得将扶苏生吞活剥一样。

      “属下这就去!”

      片刻之后,嬴玄就带着影密卫风驰电掣的出了秦王宫,一路上横冲直撞的冲向了醉梦楼。

      秦王殿,嬴政聚精会神的批阅着奏折,最近北方妖族越来越猖狂了,频频出现在大秦的疆土之上。

      秦国国内也不容乐观,寒荒之后,民心不稳,秦国的各大郡县六国余孽蠢蠢欲动,若不是那些百姓念着嬴玄的好,说不定已经有人高举反旗,迫不及待的想要杀向咸阳城了。

      帝国新法颁布在即,还要很多事情没有拿出具体的章程,推行起来也是难上加难,真是让人糟心啊!

      嬴政心烦意乱的揉了揉太阳穴,就在这时中车府令赵高的身影出现在在了秦王殿。

      “陛下,出大事了!”

      赵高脸上全是焦急之色,但是眼神中却有点幸灾乐祸之意。

      “说吧!”

      赵高做出难以开口的姿态,最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顿时泪如雨下,颤颤巍巍的说道:“奴才不敢说啊!”

      “赵高,朕的耐心是有限的,不说就带着你的心里话去阴曹地府和阎王去说。”嬴政不悦的看了赵高一眼,这是他身边的老人了,但是和嬴玄相比,就是少了几分骨气。

      “陛下,公子扶苏和儒生议论朝政,抨击陛下,说陛下好大喜功,不顾百姓死活,修长城…………”

      看到赵高欲言又止的样子,嬴政面无表情,冷冷吐出来一句话“继续说下去。”

      “还说陛下欲要轻启战端,以秦国当下国力,是以卵击石,甚至有儒生大放厥词,说秦国将要遭受前所未有之重创。”

      嬴政脸色难看,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凶煞之起,让赵高不自觉的后腿几步。

      “陛下息怒!”赵高对这个男人的畏惧深入骨髓,他将头颅埋在怀里,不敢直视嬴政。

      “混账东西!不愧是朕的好儿子。”

      嬴政努力的压制内心的怒火,但是没有任何用处,终于爆发出来。

      他一脚踢翻面前的桌案,奏折散落的到处都是,沾染了朱砂,晓得格外刺眼。

      过了许久,嬴政终于变得冷静下来,看着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赵高,冷冷的说道:“这事还有谁知道?”

      “回陛下,奴才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长戈武侯带着影密卫急匆匆的出去了,想必自然也知道了。”

      赵高不怀好意的说道,影密卫是陛下的影子,嬴玄却没有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告知嬴政,已经是欺君之罪了,操作得当的话,嬴玄在嬴政心中的地位或许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嬴玄?”嬴政眯起了眼睛,想了想说道:“你去醉梦楼带扶苏来见我,那些儒生就给嬴玄处理吧。”

      “诺!”

      赵高退出秦王殿,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陛下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教给嬴玄处理,足见嬴玄在陛下心中的地位有多高。

      但是嬴玄是嬴玄是嬴玄,扶苏是扶苏。扶苏犯的错嬴政是不会轻易原谅的,秦国没有储君,扶苏的低位就不一定稳如泰山了。

      想到这里,赵高心情愉悦的出了宫,就往醉梦楼敢去,他也想知道哪位大名鼎鼎的长戈会给嬴政怎样的交代。

      赵高离开不就,嬴政就变得悲凉起来,让侍候在身边的太监传召左丞相李斯、内史蒙恬入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