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滴世界有弹幕

    《我滴世界有弹幕》

    酒香也怕巷子深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随着体内力量的增加,周问天迫切想要了解如今所在的环境。

      双手撑地,腰部发力,他猛然坐起。

      下一刻,却惊呆了。

      数十颗大小不一的夜明珠,镶嵌在一根根玉柱般的石笋、石钟乳上,高低错落,疏密有致,悠然散发着淡雅光华,或莹白,或浅绿,或淡蓝,或微黄……

      种种颜色相互交融,又生出更加新奇瑰丽的色彩,如梦似幻,美妙绝伦。

      美景让人沉醉,周问天陷入深思中,轻抚下巴,嘴里嘀咕:

      “怪不得光线古怪,竟是用夜明珠照明!……记得慈禧老太嘴里的珠子好像值1000多万两银子,那才多大点儿?这些不全成了无价之宝?发了!……

      你喜欢哪种颜色,静怡?……”

      他笑呵呵地转过头柔声询问,话已出口才惊觉身边空无一人。

      兴奋的狂潮突然褪去,像是激烈运动之后弹夹射完的空虚,俊美的脸上出现一抹罕见的失落。

      这份失落维持了0.1秒。

      目光离开璀璨明珠,望向更远处。

      整个山洞差不多篮球场大小,凹凸不平的洞壁构成封闭空间,仅角落里有条黑黢黢的通道。

      中央位置被整饬得相当平整,石板地上面刻满鬼画符,正是噬灵阵,如今已经失效。

      三具尸体蜷缩成虾状,躺在法阵中,一人的脸恰好面向他,皱巴巴皮包骨头,狰狞可怖。

      眼前的一切,再次证明了穿越这件事。

      周问天心里生出一点儿遗憾来:

      没日没夜干了六年,熬到公司上市,减持计划都做好了,正准备享受财务自由的人生,给我来这个?

      好歹等套现完了再说呀!

      有钱不能赚这不是折磨人是什么?!

      ……

      周问天对钱财有刻骨的执念,原因无他,生来太穷,缺什么就待见什么。

      据说他出生时,家里正揭不开锅,他娘问他爹:“家里没钱,娃以后咋养?”

      他爹斩钉截铁:“问老天爷!”

      周问天的大名由此而来。

      还好他脑袋瓜子灵光,磕磕绊绊,考入一所985高校。

      大一时,他毅然决定先去部队当兵,再回来读书。

      同学不解,问他为什么?

      他豪迈道:“当然是保家卫国!”

      哼,谁在意什么津贴、退伍费、地方补助、四年免学费……这些东西?

      不就十几万么?

      谈钱是在侮辱我的赤胆忠心!

      再后来,毕业后他没读研,没上班,在别人的诧异目光中,揣着攒下的二十多万开始创业。

      倒不是听了几句口号热血沸腾脑子瓦特了,而是他敏锐地察觉到一个即将到来的巨大风口。

      他要做一头迎风直上九霄的大肥猪!

      ……

      六年!整整六年!公司上市了!

      这六年他过的是什么日子?

      每天睁开眼后,就像他写下的程序,按部就班地执行每一条指令。

      不会有任何迟疑,不会有任何偏差,一直全速运转,直到完成所有工作。

      程序都有崩溃的时候,机器都还需要维护,可他似乎没有这些问题。

      只要还没累死,干就完事儿!

      怀着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好更多服务,减少同行们负担的伟大梦想,他疲于奔命……

      直到公司上市,空闲时间多了,他才发觉自己差一岁就要而立之年,依然孤家寡人。

      以前兜里没钱,总觉得自己没资格谈恋爱,遇到姑娘对他示好也假装不懂。

      说白了是打小形成的自卑心理在作怪,美其名曰“不想耽误对方”,竖起一块儿“负责任”的招牌遮掩内心的懦弱。

      公司上市后的一次酒会上,他喝得醉醺醺的。

      共同创业的好兄弟送他回家,关心地询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许多醉话便脱口而出。

      不久,沈静怡出现了,仿佛上天听到他的心声,为他送来了最美的礼物。

      沈静怡几乎满足了他对完美妻子的所有幻想,清纯又不失妩媚,一颦一笑,洋溢动人风情。

      身材傲人,不管穿什么都诱惑满满,瞟一眼都有心魂失守的危险。

      最重要的,竟然和他三观很合,喜好相同!

      两人常常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她也绝非花瓶,常常能发表一些很有见地的观点。

      ……

      感情小白周同志被迷得晕陶陶的,迅速沦陷,彻底被俘。

      一个月后,两人闪婚,银行卡上交、房产加名、股份赠与……

      只有她不想要的,没有他不肯给的。

      爱情中的男人就是如此盲目,恨不得将全世界都给对方。

      ……

      突然而来的美好总是难以持久,于是……

      他“意外”跌落山崖,结束了为国为民,操劳不止的一生。

      跌落瞬间他强力扭转身子。

      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沈静怡扑到好兄弟怀里的画面。

      他瞬间醒悟:

      原来从始至终都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阴谋!

      原来他自以为迟到的美好爱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

      有些事情,有些想法,不是想忘就能忘的,它会时不时出现,反复来纠缠你。

      对于那些越想越痛苦又不能改变的事情,视而不见也是一种强大的能力。

      周问天在这方面颇有建树。

      他总是在负面情绪刚刚冒头的时候将之冷酷镇压,脑子好像经历一次重启。

      然后抬起头直视前方,目光坚定,嘴角微扬,摆出微笑。

      三秒之后,恢复云淡风轻,自信从容,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无助于解决问题的多余情绪他并不需要。

      可是这次失效了。

      尽管极力压制,那些画面仍不断地在他脑海闪现,提醒他的愚蠢和失败。

      自从六岁起就开始用尽全力去活着的他,不甘心接受这样的命运!

      这是对他整个人生的嘲讽,让他的一切努力显得毫无意义。

      “娘会想我的,她怕是会哭瞎眼睛!”

      “大哥太憨,送给他的股份会让他陷入危险中,那个妖精不吃干抹净决不会走!”

      ……

      “我必须得回去!”

      周问天生出无比强烈的念头,握紧了拳头。

      他面色沉重,握住腰间佩剑的剑柄,缓缓拔出。

      剑光如霜,剑气凛然,果然好剑!

      周问天把剑一举,像是对着冥冥中的存在,发出十分中二的誓言:

      “能过来就没有回不去的道理!站到此界最高处,定有回去的机会!”

      像他这种从微末尘埃里爬起的人,心志坚毅,从来不懂得什么叫认命。

      体内奔腾的热血或许有流干的一天,但绝无可能在活着的时候冷却!

      ……

      “咕咕……”

      像是在回应他,肚子开始大声叫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