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小厨医

    《盛世小厨医》

    218 女友应该就是这个虞姬吧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壁画模糊不清,龙血并没有在千万年的时间里保留下画的原貌,整幅画早已漆黑一片,只是偶尔能看清楚几个画面,分清楚这是幅画。暗室里,伸手不见五指,就是把火光靠近了墙壁,也看不清了。因为他本来就模糊不堪。画已经模糊了。

      年轻的画面在墙根的地方,文官还用力的地方,那是属于宙斯幼年时的记忆。整幅画唯独这块地方是清楚的。还能辨别的龙血。其实不难想象出来,宙斯的记忆是现在往从前的,记录他一生几乎耗费了几万年的时间,所以在接近他出生的时候,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的混血种。这个时候离现代已经很近了,所以画没有随着时间风化。

      宙斯的幼年出生在一个普通的混血种家庭,他似乎不愿意提起他的父亲,画中只有他和他的母亲,父亲只是一团虚影。

      “等等,门!”托克威尔斯瞪大双眼,他伏在进来时的青铜门上,大门紧闭。

      古拉斯用力地推了一下门。大门纹丝不动,他们似乎被困在了这里。

      “该死,忘了注意……”

      “老伙计,这不怪你,是我冲动了。”古拉斯说。

      “这个时候就别自责了,食物倒是不成问题。”托克摸在了墙壁上,那些天然的青苔变成了草丸子,如果省着点吃,那些腐肉和骨头也可以加工成美味的肉腿,“但也只够我们两个月,该死的宙斯,竟然在墓地设置了防盗门。”

      “感谢先辈们发明了魔法。”古拉斯说道。

      “我们要在两个月内联系到外面。该死的,什么信号也没有。”托克敲着大门,发现蛮力并不能打开,结果只有他的手心通红。

      陈安宇与艾诗告别,他去机场送的艾诗。艾诗带上了过冬的衣服,昨晚他们还在神区做任务,今早她就要离开。听她说要去很遥远的北方,一个叫内蒙古的地方,那边晚上会特别冷。所以她现在在短袖外面挂了一件小香风外套。看样子她是不准备到地方再穿衣服了。陈安宇向他招招手,算作了告别。

      单马尾的女孩离自己远去……

      真不知道卡希尔那边是怎么想的,一个人的任务同时在两个相隔老远的地方进行,是要做任务的那个人白天飞一个地方,晚上再赶一个地方?这派发任务的人该好好查查脑子了。

      陈安宇走在空旷的机场,那边是候机室,这边又是个检票口,离开艾诗后,走着走着,他发现自己迷路了。

      “为什么哈迪斯每次关键时候都不在。”

      好不容易回到了学校,陈安宇无处可去,他发现回家也是无聊,家里一个人没有,独自一人守着豪宅其实和鬼舍没什么两样。这边又没有认识的同学,好像除了艾诗以外,他还真的一个不认识。

      赵薇薇……丁天天……算吗……还是算了……

      男孩坐在操场的栏杆边无所事事地看着一切,直到有人来了,他才跳下去。

      现在还是午休时间,陈安宇看着操场上“加班”练习的足球社,忽然想起了曾经在卡希尔趴在教室窗台的那段时光。

      在拿到成绩单沉沦后的那段时间里,他经常趴在窗户边,对那时候的他来说,他能干的事请只有趴在窗户上发呆,他本是球场上的明星球员,可那时候他变成了抱着石膏的残疾生。所以他只能看窗外的风景……春天就看看那些蝴蝶在百花中飞舞,秋天就注意那些金黄的落叶从树上落下,比比谁的更黄,冬天则满是白雪皑皑,看着执勤生奋力地除雪,一直看到今年春天结束.......等到下课,再看班上的同学从操场跑回来,女生成群结队的跑厕所,洗手洗脸,男生则一个尽的上蹿下跳,也跑进厕所,然后忽然有人张牙舞爪的跑出来,另一个人追赶他,拿一柄湿水的拖把在他屁股上一桶,捅个天荒地老,好似有用不完的活力。

      每当这个时候,陈安宇总会没由的心慌一下,希望他们再回去上一节体育课。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辆电动三轮车“哼哧哼哧”地开到操场边,电动车上装着一箱未开封的矿泉水。这几天在圣玛丽中学富二代们的“熏陶”下,陈安宇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一定又是哪个小老板向食堂定了一箱水,在这即将到来的炎炎夏日,犒劳犒劳他的队友,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人就是足球社的社长。

      哪怕陈安宇在这个学校才上了不过一个礼拜学,这足球社长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想不知道都难。他一个插班生都知道有那么一个“神人”。

      据传说这个人温柔体贴、细致大方,为人又爽朗。无论同性还是异性,都对他万分赞扬。

      这让陈安宇想到一个人,那个人是卡希尔篮球队队长,两个人意外的是同一个名字。

      三轮车哼哧哼哧地熄火,老师傅搬起那箱矿泉水,陈安宇上去搭了把手。看着老师傅哼哧哼哧地骑着车离去,他呆站着,看着运动员咕嘟咕嘟地把水灌进喉咙里,又无事可做了。

      他忽然想起停在校门外的那辆车,他不是还要去问问守夜人合同的看法吗,为什么不趁这段时间去问问,顺便再练习练习现世的交通工具。陈安宇暗说自己忘了这事,现在才想起来。

      下午刚好全部没课。

      陈安宇乐呵呵地驾驶那辆坦克300,开到了观前街,把车停下。这一次,他明显熟练多了,再没有要翻车。

      找到了那个熟悉的消防栓,他正准备施展反转水珠,只不过他又犹豫了。这会儿想到“擅闯神区”的后果,不禁陷入了苦思。最后,陈安宇在隔壁的奶茶店坐下,点了杯奶茶,一边喝一遍思考怎么按守夜人家的门铃,让他知道,自己来找他了。

      他可不想再来份合同了。

      “哥哥,碰到什么困难了吗。”小男孩西装革履地坐在对面,陈安宇想不看到他都难。他目光移到熊孩子的脸上,嘴里的吸管不知不觉咬瘪。

      不知道为什么,陈安宇差点脱口而出,你特么又来?

      明明什么饮料也没点,确是一副自己在喝这儿最贵饮料的派头,不知为何,他看到这小孩现在就心痒痒,手腕上的拳头控制不住啊……

      “困难你个头。”这里是奶茶店,可不是什么律师事务所,陈安宇再不愿意相信这名律师可以解决他的任何案件诉讼,他眼里满是警惕。

      “哥,人与人之间最基础的信任呢,如果不是你忘带了我的本体,我会出错吗。我也不是故意的……这不,我醒来后的第一时间就来找你了。”

      “这么说你尿布没穿,也是我的错喽。”

      “这个……也没错嘛……”哈迪斯笑了笑,那是一张五六岁小毛孩的脸。

      可劲没错吧,陈安宇傻了眼,什么事都怨他,那谁来照顾照顾他的感受,系统不就是发明来服务学生的嘛,怎么到他这,反倒是学生照顾系统了,初衷!初衷呢!

      “我不会再信你任何一句话,尤其在屠龙这件事情上。”

      “哥……”哈迪斯这个时候倒像是个系统。可谁又能拦得住陈安宇的怨恨,几次,几次了?!

      “其实我休眠的时候也不是什么都没干,我精通了开越野车和赛车的驾驶技巧,不不不……我上次和你说的英雄会,保证在这阿拉善英雄会摘得头牌,拿到冠军!”哈迪斯一脸人工智能也是要学习的,可脸上更多的是替自己骄傲。他拉着陈安宇的拳头。

      对于哈迪斯每次回归总能学些稀奇古怪的没用技能这件事,陈安宇已经见惯不惯,他只是替某人的脸皮厚的程度感到羞耻。他已经忍不住打人了,他已经出手了!

      “你既然这么厉害,帮我发个邮件给屠龙协会。”陈安宇说道。

      “什么邮件。”哈迪斯说。

      陈安宇看着送上来的奶油蛋糕,“西湖边上的那只混血种,如果你看见了的话,你应该知道我们差点死了吧,这种事,这种事难道就没有什么奖赏吗?”他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

      哈迪斯恍然大悟,陈安宇点点头,张嘴跟着笑。

      “哥,放心,这新闻已经备份到屠龙协会的数据库里了,我在卡希尔的数据库也看到了,我太骄傲了,我就知道你能杀了他,作为哈迪斯的兄弟,龙首什么的自不在话下。我替你骄傲!”哈迪斯一边说一边鼓掌,“只是周围的摄像头都被我弄坏了,应该没有影像保留,没人可以证明那条龙是你杀的。”

      “他们都在讨论那条龙是谁杀的,最后只得出来一个结论……无名英雄,守护人类街区的清道夫,现世的守夜人,好像是这么回事……”

      “这名字谁取的。”陈安宇失望大喊。

      哈迪斯表示爱莫能助。

      “龙是我杀的,是我杀的啊……”陈安宇看向哈迪斯,“你就没有一点记录下来的画面吗,现在的人不都是规定不能用摄像头,那他们是怎么邀功悬赏的。”他背不出课文的脑子在有些时候意外的清醒。

      露娜是个行车记录仪,他可以直接记录雇主看到的画面,传到卡希尔的资料库保存起来。一般出动任务的卡希尔学生,在一边保证没有其他人知晓龙族的同时,就是靠它记录下来一切的,以此来完成任务报告。

      哈迪斯朝陈安宇的手机空投过去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死命地摇晃一堆空气,面色惊恐又有些呆滞。上一张还是那个有问题的羊腿排。

      “嘭”的一声,陈安宇把手在桌子上狠狠一敲。

      幸运女神果然还是会在关键时候下班。

      陈安宇本以为哈迪斯会给他一个杀死龙首的照片,现在看来一切希望成泡沫影,他还是要去给混血种打工。

      陈安宇看着有人用他桌上的叉子动了他的蛋糕,叉起蛋糕放入嘴里,嚼了两下吞下。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让他一瞬间忘了那块蛋糕是他花了二十块买来的。陈安宇起身,警惕地看着这名喷着橡树味香水的西装分头男人,眼神凌厉。

      就算帮混血种打工,他可不会帮一个替混血种讲话的人类打工。

      男人打了声招呼,一点没有因为吃了别人的蛋糕感到歉意,他的语气却非常的礼貌,“好久不见,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这次来我是为了取消那个合同的。”

      哈迪斯移步到陈安宇身后,周围的摄像头已经全部混乱,他看着男人身后一个遮着脸更高个子的男人,眼底涌出黑色的火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