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保安的同居女总裁陈扬苏晴

    《全能保安的同居女总裁陈扬苏晴》

    一场好酒君臣同醉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沙漠的风,有点冷。

      现在明明的大白天,本该艳阳高照,酷暑难耐,可天空被尘埃蒙上了厚厚的一层,让天空看上去都变得低矮起来。

      地上,黛绮丝痛哭着,她芊芊十指扣进沙粒中,她无助,害怕沙贾汗,张被怒火攻心的罗元生杀了,也害怕仇天魁真的弃他们不顾。

      “姐姐!”梁芽儿走过去拉着黛绮丝的衣服,没人阻止这个小家伙。

      “姐姐不要哭了,芽儿不想姐姐哭”

      梁芽儿抱着黛绮丝的脖子,小手轻轻拍了拍。他喜欢黛绮丝,那怕两方人兵刃见白梁芽儿也毫不在意,他只是不想黛绮丝这样哭下去。

      就在这一刻,仇天魁一把拉住了罗元生的领口,两人四目相对,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神色。

      “元生!”

      仇天魁眼中有气愤,不忍,但更多的是无奈,非常的复杂。

      仇天魁手中陌刀一抖,刀鞘插进了沙粒之中,接着他慢慢的移动刀锋,能听到风吹起的沙粒敲打金属的声音。

      “你走吧!”

      仇天魁双目里泪光闪动,黛绮丝这一跪让仇天魁无法直视,实际他也动了心,岂可看见这个女人伤心落泪的样子。

      而且仇天魁知道,黛绮丝说得对,他们要是都走了,正合了沙贾汗,张的心意,也中了阿拉伯人的圈套,黛绮丝她们必定无法活着走出这片沙漠。

      误解,诬蔑,满身泥垢,男人!有时间必须承受更多,必须得背下去!

      “魁哥!”

      罗元生看了一下仇天魁手中的陌刀,又直视着仇天魁的眼睛,他呼唤了一句,然后泪水止不住的留下,堂堂七尺男儿在这一刻伤心欲绝。

      “我要是杀了沙贾汗,张,你会砍了我吗?”

      蒙受不白之冤,罗元生本以为其他人能理解,就算杀了沙贾汗,张也不会有自己人阻止他。然而,仇天魁阻止了他,还在他面前拔出了陌刀,这让罗元生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罗元生敬仰着仇天魁,崇拜着仇天魁,他知道这个男人的传说,心甘情愿跟着仇天魁,连生死都愿意托付给仇天魁。但仇天魁手中的陌刀何其冰冷,连罗元生的心都被冻住了。

      “我不走,老子今天偏要杀了这狗娘养的,我不信你真的会砍了我”

      被人污蔑清白,罗元生有口难辩,被自己最崇拜的人拿刀威胁,罗元生更加无法接受,他就算鼓着意气用事,也要看仇天魁会不会真的杀了他。

      刷!

      仇天魁陌刀放在了罗元生的脖子上,几根黑发被刀锋碰触,斩断时随风吹过了罗元生的眼前,让他惊愕,让他口呆。

      哇啊!!!

      随即,罗元生放声大哭,如此的伤心欲绝,又如此的委屈。

      “魁哥,你居然为了一个真正的内奸要砍了我,我可是你兄弟啊!我是被他冤枉的啊!”

      罗元生双手无力地垂落,棍刀啪嗒一下掉在了沙粒中。他绝望,他无法理解,明明仇天魁知道真相,可为什么最后是他被刀顶着脖子。

      “你敢,你今天要是动手,我一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乌依古尔一把抓起了弓箭,箭矢拉满,却没找到想射击的目标。

      她也不知道该瞄准谁,可她不能看着罗元生死了,慌忙中做出了本能反应。

      “仇郎,万万不可啊!元生是我的儿子啊!你们是兄弟啊!”

      梁勇大急,一下扑了上来,他拉着仇天魁的手不放,无论哪一个,梁勇都怕自己最重要的两个孩子在自己面前有个好歹。

      “仇伯,坏人在那边啊!”

      普刺巴尔斯更加无法理解,刚刚大家同仇敌忾,可转眼就看到了自己人刀剑相加,一时手足无措的,想拉架又想提刀砍人,至于该砍谁,普刺巴尔斯已经搞不清楚了。

      “仇伯!你不该为了一个女人的哭泣就黑白不分啊!你明明不是那种人才对啊!”

      哈喇巴儿思同样无法理解,他无法体味到仇天魁此时的心情,更无法理解一个动了心的男人所要面对的无奈选择。

      “魁公,不要杀大赌鬼,大赌鬼不是坏人,坏人是夫子啊!”

      梁芽儿被吓到了,那怕梁芽儿聪明伶俐,有时间会利用这份聪明做些事情,大人之间的争斗对于他而言还是太早,他所做的只是代表着一个孩子的本心。

      “仇郎君,不要啊!我们不要抓内奸了,谁是内奸都无所谓了”

      黛绮丝更是如此,她爱上了仇天魁,不希望仇天魁因为这事抱憾终身,手刃兄弟这种事善良的她岂能不明白有多痛苦。

      仇天魁岂可不知,他难道真想这样做。不,他也不想,可他现在必须得这样做,必需得赶罗元生走,因为他们被沙贾汗,张阴了,情理都无法在站住脚。

      “都别说了,元生今天必须得走,这里已经留他不得了”

      而且,仇天魁想保护罗元生,现在他们已经中了沙贾汗,张阴谋,罗元生留在这里只会让剩下的人彼此猜忌,让队伍在无形中分崩离析。

      此时,现场变得很混乱。

      而始作俑者沙贾汗,张却冷眼看着这一切。

      “动手啊!杀了罗元生最好”

      有黛绮丝的那一句,沙贾汗,张基本确定自己胜利了,他赌上性命离间这一群人达到了完美收官的的效果,如果罗元生能死在仇天魁手中,更是美哉。如此一来,沙贾汗,张不但会迎接最后的胜利,还用仇天魁自己的手击败了仇天魁,报这一路积攒的嫉妒之仇。

      “小贱货,到现在还在为你的情郎说话,不过要不了多久,阿拉伯人就会把你送到我的面前,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沙贾汗,张看了跪下的黛绮丝,他毫不在意悲痛的黛绮丝,嘴角冷笑的在心中如此想到。

      “她是在为我下跪,我不能无动于衷”

      可在这些人中间,拉苏尔的心理活动更加奇怪,他当然希望仇天魁他们留下对付阿拉伯人,但他却无法开口阻止这些人离开,于是黛绮丝跪下那一刻,拉苏尔露出了更加复杂的表情。

      “不行,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我不能前功尽弃,不是我不相信别人,只是我遭遇的背叛实在太多了”

      拉苏尔三番五次的想做些什么,手一次次把住了刀柄,又一次次放开,最后,拉苏尔看了一眼沙贾汗,张,发现了他隐藏的冷笑。

      拉苏尔,他,忍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仇天魁一把将罗元生拉到面前,大吼了一声:“走!走的远远的”

      两个哭泣的男人,脸几乎贴在了一起,都看到对方面孔上那些细微的表情,罗元生还想争辩的时候,发现仇天魁嘴唇微微动了一下,细微的声音在一片吵杂的环境中传进了他的耳中:

      “元生,还记得我的计划吗?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办,等到见分晓那一刻,我定会让污蔑你的人加倍奉放给你”

      莫须有的罪名根本不可能洗刷的掉,此时的罗元生越是不走,越是要杀人,就越会深陷其中。但,仇天魁他们也不是真的束手无策,他们还有一个没来得及实施的计划,能够依靠这个计划把真正的内奸揪出来,还罗元生一个清白。

      “魁哥!”

      罗元生脸上沾满了尘土,他理解到了仇天魁的打算,实际仇天魁要他走不但在保护他,就连罗元生自己也是,真的走还是假的走都取决于他自己。

      “恩!”

      仇天魁嗓子哼了一下,眼神中安慰着罗元生,再次轻声道:

      “我绝不会怀疑我的兄弟,只是现在不是时机让你委屈了,但我保证,你陪我把计划实施下去我们有的是时间报仇”

      刀架脖子,要杀兄弟,别开玩笑了,仇天魁尽管悲愤不已,但基本理智是绝对清醒的。

      原本仇天魁他们就在抓沙贾汗,张的把柄,本来该是他们先将一军,只是被哈喇巴儿思的伤情打乱了,暂时被沙贾汗,张抢了先机,现在更是被他反打一手,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所以他要把计划继续实施下去。

      仇天魁所做的一切,他相信罗元生可以理解。

      “恩!”

      这一刻,罗元生按耐住了对沙贾汗,张的杀意,把被冤枉的结果背在了身上。

      “算什么兄弟!走就走,明知道我被冤枉还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想跟你再走下去,你们自己去跟阿拉伯人打吧!”

      随即,罗元生手臂一晃,打开了仇天魁的手,捡起了地上的棍刀。他在刚刚决定按仇天魁的意思行事,不过,在临行之前为了让人看不出来,罗元生知趣的配合仇天魁演了一下。

      围着的梁勇两人也看出来所以然,本来也对,仇天魁不是那种随意拔刀架在自己人脖子上的类型,他这样做定会有自己的理由,所以在仇天魁对话的时候,梁勇还故意用拉架的理由拿身体遮挡了一下别人的视线,免得被人看到了。

      “元生,你真走了就中计了!这绝对是阿拉伯人故意离间我们的”

      乌依古尔她离的有点距离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看罗元生走的时候连忙爬了起来,想劝下罗元生。她虽然因为仇天魁举刀相向心生怨气,一时间举弓拉弦,但真到了关键时候,她还是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这时候,仇天魁一个健步踏了过去,一把抓住乌依古尔的肩膀,先说道:“乌依古尔,你不能跟着走,我们需要你留下来”

      “咦?”

      乌依古尔没有这样想过,她跟黛绮丝情同姐妹,黛绮丝跪下求他们的时候乌依古尔就已经不可能离开了,况且乌依古尔还想亲手杀了沙贾汗,张。

      但随着仇天魁眨了一下眼,罗元生回头时那坚定的目光,乌依古尔知道他们有计划正在进行着,于是乌依古尔站在了原地,看着罗元生的背影一动不动。

      “不能让他走,他是内奸,叛徒,像他这样的人应该立刻杀了他,你们不能偏袒一个害死我们护卫的人”沙贾汗,张如此说道,仇天魁刀断罗元生发丝的时候他开心不已,可转眼仇天魁居然放走了罗元生,他可不想失去恶心仇天魁的机会。

      “恩!”

      冰冷的鼻哼声,随着就是怒气冲冲的眼神看着沙贾汗,张,仇天魁几人个露出欲吃人的目光,看的沙贾汗,张脖子一缩,又躲在了黛绮丝身后。

      啪!

      仇天魁把陌刀扔了出去,落在了人们眼中,道:

      “既然你想罗元生死那就自己动手,我们绝不拉偏架”

      罗元生也恶狠狠的看着沙贾汗,张。

      “来啊!来杀我啊!”

      棍刀在手,罗元生正等着沙贾汗,张去杀他。

      哼!

      沙贾汗,张两手环抱,冷哼着偏过了头,道:“该杀之人不杀,还说没拉偏架,我看你们是想趁机杀了我这个光明磊落的揭露者,真是蛇鼠一窝,我~~”

      “夫子,求你别说了,就让他走吧”黛绮丝打断沙贾汗,张的话,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她不想看着事态再次恶化下去。

      另外两个波斯护卫也连忙摇了摇头,不管罗元生是不是内奸,仇天魁要放他走,他们也不想惹麻烦,因为他们打不过这些人,真的很怕把这些人全惹急了。

      哼!

      又是冷哼,沙贾汗,张眼珠一转,阿拉伯人叫他做的事他已经做到了,再苦苦相逼下去搞不好真会惹这些人动手,于是沙贾汗,张也不在说什么,安静了下来。

      至于仇天魁要沙贾汗,张自己动手,他直接把这话当成了耳边风。开什么玩笑,仇天魁杀罗元生是一回事,他杀罗元生根本不可能,怕是上去就被罗元生一刀反杀还差不多。

      到此,一直不表态的拉苏尔也松了一口气,他长叹了一口,复杂的看着即将离开的罗元生,手中弯刀顶开一道缝隙的时候,又瞟了一眼沙贾汗,张,瞳孔中有杀意一闪而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