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许你梦中人

    《一生许你梦中人》

    血鸽引路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虽说送走了徐德生,赵老师脑子里仍想着那两个学生的事情。

      其实比起徐德生,赵老师对着秦家兄妹的关注也很久了。

      赵老师能在这个全国重点初中坐稳教务室主任的位置,除了他业务优秀外,本人也十分精明。

      但这都不能诋毁他做老师时的操守。

      赵老师平常也经常接触过一些走后门的家长和学生,学校也确实存在,但他对进了学校的学生们都一视同仁,并不是利欲熏心的,反而会清扫学校里一些不正之风。

      他做老师已经有了二十多年,赵老师可以毫不愧疚的说一声,他没有辱没作为老师的职责。

      但他也有颇为保守的一面。

      对着老同学徐德生这种,看见天才就见猎心喜,并且想要培养出来的行为,他是不太认同的。

      他一直认为,学校不只是教授知识的地方,更是育人的场所,教学生做人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拔苗助长,对学生真的不是好事。

      尤其现在社会上对神童的追捧,更让他觉得不妥。

      身在教育体系里,赵老师也听到了一些风声。

      那位曾经被誉为‘第一神童’的宁铂,1965年出生的他,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1978级少年班成员,但在去年,出家为僧。

      他曾在前几年央视节目《实话实话》里大肆抨击神童教育。

      宁铂这个人,有多优秀呢?

      他2岁半时会背30多首***诗词,3岁时能数100个数,4岁学会400多个汉字,在采访中了解到,宁铂当时没学可上,在家待着“乱翻书,翻大人的书”。

      他翻阅中医书,很快就会开药方;翻看围棋书,没多久就能与大人对弈,还能授三五子,后来甚至和国家副总理对弈两局,均获胜,也因此让众多媒体纷纷报道;他看唐诗宋词,即能吟诗作对,时年9岁。

      后来在被中科大录取以后,他想转到南京大学天文学系读天文学,但校方不同意,让他选了当时最热门的理论物理。(1)

      主流观念都认为宁铂是个怪胎,大众根本不理解他的做法。

      但作为教书育人多年的教师,赵老师结合听到的一些内幕消息也有了猜测。

      俗话说,聪明的孩子难管教,宁铂心性还没有成熟,但他智商非常高,之所以有这样的做法,是对自己身不由己的处境的反抗。

      孩子越聪明,他越不能忍受被别人粗暴干涉摆布。

      而且连赵老师都看得出,学校是把他但做了一个招牌,丝毫没有顾忌他的想法不说,甚至有位教他的教授也说,宁铂的基础其实没有打好,在学业上也出了一点儿问题。

      这种例子在,赵老师也不由更加慎重。他不能确定,这两兄妹,能否承受得住这种压力,早早的步入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好吗?

      甚至赵老师都没有找他们家长询问过,尤其是在听说了秦晓他们家里的复杂情况以后。

      ......

      虽然有这么多顾虑,但赵老师仍没有下决心,他自认只是老师,并不能自顾自的决定学生的未来。

      当下天才论的话题还是很有市场的,大家为何都羡慕有神童的家庭呢?

      其中情况很复杂,一句两句话根本说不清,但从徐德生的热切态度看,还有家长大概率希望孩子出人头地的想法,都让赵老师有些犹豫不决。

      想了想,赵老师决定询问一下别人的意见。

      赵老师是当初接待秦晓秦源两人转学的人,自然也知道那位主管教育工作的林女士和这两个学生有些亲戚关系。

      他也有对方的联系方式。

      赵老师拨通了这位林女士的电话。

      “你好,是林女士吗?我是师范附中初中部的教导主任赵国济,您还记得我啊,哈哈!”

      “当然记得,赵主任,你是有什么事吗?”

      “对,林女士,我有一点事情想咨询一下您,您看您有时间吗?”

      “...嗯,是秦晓和秦源的事情吗?”

      “对,我听说您是他们的长辈,有些关于他们的情况,我想给您汇报一下!”

      “那就放在后天吧,后天我要去你们学校开个座谈会,开完会以后,我和赵主任聊聊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您先忙您的!”

      “好,那再见!”

      “再见!”

      林章琳放下电话后,陷入了沉思中。

      她其实认识这位赵主任,以前两个儿女都在师范附中上的学,当时赵主任就是学校的教导主任。

      她对这位教导主任的印象其实很好,是位认真负责教书育人的老师。

      而且她也听说,目前师范附中的老校长临近退休,最看好的就是这位赵主任,过不了多久,这位赵主任就会胜任副校长,等着接替校长的位置。

      这种全国重点初中的校长,桃李满天下,人脉不说,能量也不小。

      这样一个人忽然拜访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作为一个习惯了不轻易乱说话的领导,林章琳怀疑对方的来意并非因为她的两个亲戚,毕竟对方又不是没有家长,找她谈两个孩子的事情,难道不是越俎代庖吗?

      一时间,林章琳心里叹了口气。

      不过林章琳并没有因此看轻对方的意思,不管对方的来意是什么,她对这位赵主任的尊重是有的。

      与此同时,赵主任又给老同学徐德生打了个电话。

      “老徐,我问你个情况,你知道那位林女士和秦晓秦源同学他们家里关系怎么样嘛?”

      “哟,老赵,你居然也学会走后门了?”徐德生在电话那头调侃道。

      “行了,我没心思和你饶舌,你跟我说明清楚,这事关两位同学以后的情况。

      你也说了,他们家庭情况特殊,我总得找个靠谱的人说一下吧,要是害了两个孩子,你将来不亏心啊!”赵主任没好气道。

      “唉,老赵,你还这么好心肠,怪不得外边大家都夸你呢。”徐德生也没卖关子,“其实他们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在当地也不好待。

      这位林女士的丈夫是企业那边的领导,也算是事业单位的,和秦太太是堂兄妹,听说关系挺近的。

      你也知道那种小县城里民风比较保守,要不是这位秦太太的堂兄一力主张,非给妹妹出头,那女方就得倒了大霉。

      你不知道,那位秦先生之所以自杀,是被他亲大哥和父母骂的,说他没有骨气,管不住妻子孩子。

      这位秦太太的堂兄气急了,直接动用了关系,把秦先生亲大哥给收拾了一顿。

      这才安生下来,秦家夫妇才带着孩子到这里安顿下来。

      林女士对他们两兄妹应该是很关心的,毕竟人家夫妻关系很好,来了以后还动用关系把孩子送到师范附中。

      至少林女士和他丈夫应该是可以做主的人,你找他们应该是没找错人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