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少女,拯救世界了解一下

    《快穿:少女,拯救世界了解一下》

    神罚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花空楼或许是看透了我“收买”她妹妹的企图,他与我眼神相交的时候,又混着那份轻蔑与不屑。

      我只好耐着性子去和他说:“你忘了?我说想要和你们当亲人是认真的。”

      他脸上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却继续问我之前的那个话题:“所以做包子的人你会不会放回去?”

      “你告诉我你想吃什么口味的包子,我就放他回去。”我挑了挑眉。

      “那就,土豆丝馅吧。”他回答。

      “你和花西山怎么都钟情于土豆丝馅?是你们小时候,阿娘为了哄你们吃饭常做土豆丝包子吗?”我发笑。

      花空楼的眼神沉了沉说:“我们小时候没有阿娘。”语气空荡荡的,像是一片寂寞的雪。

      “哦,这样啊。”我走过去,拍了拍花空楼的肩膀,“没关系的,你和花西山现在有我。我那个母亲,有和没有,对我来说也都一样。”

      “你应该珍惜母亲。”他苦口婆心。

      “你就不要管我的家事了,我自己有数。”我趁势抽掉了花空楼腰间的腰带。

      这条腰带不像我初见他时的那条精致,上面飘有银色的、长长的流苏,被风微微吹起,妖娆到极致。这条腰带是有些皱巴巴的轻纱缝在一起的,干净得没有一点装饰,只系了一个好看的结。

      其实只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祟,我只觉得花空楼的那身白衣太像白雪,配上这样夺目的红色,像是多年前梅花开得正艳,母亲和陌生男人在雪地里出现在我眼前的那幕。

      花空楼的白衫瞬间松下来,空空荡荡的,腰间微微敞开,胸口的布料也往下掉,我忍不住瞥了一眼,只觉得他雪白的肌肤抚媚动人。

      他有些恼怒地皱眉问我:“你又干什么?果然不应该信任你这种魔鬼,轻浮行为。”

      他应该是想起了起初我拐他的时候,用剑划开他大红色的外袍,令他露出内袍蒙羞的画面。

      那些红色的、橙色的光交织在一起,模糊又暧昧。只不过在外人眼里的暧昧,是我布的一场局。

      而现在这样暧昧的举动,也不过是因为我心里的旧伤作祟。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腰带不好看,我改天令人给你做一个好看的腰带。”我悻悻地说。

      “随便你,轻浮。”他语气加重。

      我笑了笑,“不过,看来你之前是信任我的。”

      “没有。”他归于冷淡。

      “你上上句话自己说的。”没等他回答,我手里就握着他的腰带离开。在我北殿里,哪里还需要穿得这么花哨。

      但我又确定了一点,他们的确是孤儿。

      真好,花空楼一定就是彼岸使者。

      北殿的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一袋一袋的土豆、青椒、甜椒、粉丝、瘦肉、熏肉、剥好的玉米粒被送进厨房。

      包子铺的老板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又骂骂咧咧地让北殿的厨子们帮他生火、烧水、和面。

      他一边怕得要死,却又一边尽力做好每一个包子。

      北殿的的侍卫们口味各不相同,有的想吃辣的,有的想吃荤的,有的想吃素的,有的甚至说不要馅只想吃包子油皮。

      这可能是这几年里北殿最热闹的一天了。

      厨房里飘出香喷喷的热气,厨子们一边骂骂叨叨侍卫嫌他们的手艺不够好,又一边用着面团糊了对方一脸发泄。

      有的在削土豆,有的在把肉切成小丁,有的在搅拌着包子铺老板交代做的秘制酱料。

      侍卫们就趴在厨房的窗口看,仿佛快要掉出三尺的口水。一个个的嘴角咧着笑,欢声笑语,紧挨着身边的人,传递自己内心的喜悦。

      当北殿屋檐上的橙色灯笼亮起来的时候,香味愈发浓烈了。

      他们兴奋到,一会儿唱着战歌,一会唱着思乡的歌。

      有的人继续徘徊在厨房的窗口,有的人玩起了猜拳的游戏,有的人眺望着宫外方向的远方。

      魏筝一个人倚在墙角,他告诉我他想吃的是玉米馅的包子。

      “阿筝,怎么不吃肉?”我问他。

      “因为只记得故乡的地里,长满了玉米,金黄黄的一片。”他淡笑着说。

      阿筝也是个没有家的人,他在出生起就被宫中的将军收养,再大一点的时候,因为武艺高精被送到了北殿,被要求陪我习武,然后就一直和我在一起。北殿变成了他的家。

      厨房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侍卫们的脸上堆满了等来美食的笑容。

      他们排列在厨房的门口,一个一个进去领包子。

      我看见他们的手上拿着盘子,盘子里装着包子,一口咬下去,有的烫到嘴却笑得愈发大声。

      “真好吃!”

      北殿里到处都是这样的声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