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的绿茶跪着也要虐完[快穿]

    《我写的绿茶跪着也要虐完[快穿]》

    管家大任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辞职是不可能辞职的。

      人家打破脑袋想考都不一定能考上,你白拣个公务员要是辞职不干那会遭雷劈的。

      韩昕想了想,觉得还是要面对现实。

      正准备上网研究研究蓝豆豆说的那个什么Excel怎么用,手机又响了,看看来电显示,竟是菜鸟打来的。

      “给我打什么电话,不知道我很忙吗?”

      “韩哥,是我,我李亦军啊……”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韩昕冷哼了一声,伸手端起纸杯。

      “我是想问问你现在的情况,今天报到了吗,分在哪个中队?”

      李亦军举着手机,抬头看向师傅和叶警长,不断做鬼脸使眼色。

      离的这么近,王伟听得清清楚楚,下意识凑到叶兴国耳边:“听语气心情不太好,估计是被安排去了王堡中队。”

      “有可能。”叶兴国点点头。

      韩昕喝了一小口水,轻描淡写地说:“报到了,分在四中队,这会儿正在办公室。”

      李亦军以为听错了,下意识问:“四中队?”

      韩昕很清楚他在想什么,自顾自地说:“早上来的时候才知道,刑警大队就在万达后面,跟你们派出所就隔着个办案中心,没想到我们离这么近,想找你玩走几步就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李亦军愣住了,心想四中队是禁毒中队,禁毒中队是一个跟机关差不多的中队,你特么连大学都没正儿八经上过,凭什么去禁毒中队,凭什么坐办公室……

      “兄弟,兄弟,怎么没声儿了,是不是信号不好。”

      “没有,我听着呢。”

      “那咱们离这么近,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惊喜,很惊喜,真是个大惊喜。”

      “我以为你不高兴呢。”

      “怎么可能。”李亦军抬起头,故作高兴地说:“韩哥,我也想给你一个惊喜,你知道了一定很惊喜很意外。”

      韩昕下意识问:“什么惊喜,什么意外?”

      “叶兴国叶警长你还记得吗,就是以前管你们老海通市场那一片的管段民警。叶警长一直没调走,一直在我们城南派出所。

      他不但认识你,记得你,而且很关心你。知道你回来了,还请我们食堂姜阿姨去你家看过,结果你家没人……”

      我去!

      有没有搞错!

      想起当年“处理”过自己好几次的那个警察,韩昕不禁打了个寒战,竟有股想跑想躲的冲动。

      “韩哥,你倒是说话呀,没声儿了,是不是信号不好。”

      “没有没有,我听着呢。”

      “韩哥,叶警长就在我身边,这个电话就是叶警长让我打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不是惊喜,这特么是惊吓!

      韩昕暗骂了一句,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稍稍平复了下情绪,强作镇定地说:

      “是吗,这么巧啊,想想有好多年没见了,帮我给叶警长带个好,我……我这边有点事,先挂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我正忙着呢。”

      李亦军原本以为真是个惊喜,结果发现“表哥”似乎有点怕叶警长,不禁笑道:

      “韩哥,我们离的又不远,走几步就到,你先忙,我和叶警长等会儿过去找你。”

      “找我做什么?”

      “叙旧啊,叶警长不知道有多关心你,不信你问叶警长,叶警长,你们聊。”

      不说几句不礼貌,可有什么好说的,这特么也太尴尬了……

      韩昕暗暗叫苦,硬着头皮道:“叶警长,我韩昕啊,没想到您还记得我。”

      叶兴国已经五十多了,人生阅历那么丰富,岂能不知道韩昕是担心被揭老底,强忍着笑说:

      “记得记得,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怎么可能不记得呢。小韩,前天晚上你去哪儿了,昨天好像也不在家。”

      “前天晚上……前天晚上,我跟我表妹一起来万达吃饭买衣服,买好衣服又被她拉去看了场电影,一直看到十一点多才回家。昨天去头墩我舅家了,也是玩到很晚才回来的。”

      “我说怎么找不着你人呢。”

      “谢谢叶警长关心。”

      “谢什么谢,我们现在都已经是同事了。好多年没见,真有点想你,中午方不方便,方便的话我和小李去看看你,反正又不远。”

      完了完了!

      要是被他把小时候的事抖出来,以后怎么抬头见人,以后怎么在公安局里混……

      韩昕暗暗叫苦,很想说不方便,可真要是说不方便那就是没良心,只能硬着头皮道:

      “叶警长,您这会儿在所里是吧,您用不着过来,我这就过去。”

      “好好好,我在门口等你。”

      “您稍等,我马上到。”

      ……

      树挪死人挪活,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以前在老家混不下去,但到了部队却是一片新天地,不但能够重新开始,而且混得如鱼得水。

      可现在回到老家,不但工作不顺心,甚至不得不面对以前的那些人和事,搞不好会社会性死亡……

      韩昕就这么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忐忑不安地走下楼,沿着执法办案中心的院墙,来到城南派出所值班室门口。

      叶兴国一见着他,就笑问道:“小韩,你怎么穿这么点?”

      “我里面穿了保暖衣,不冷,再说就这几步路。”

      韩昕赶紧抬起胳膊敬礼,旋即带着几分尴尬、几分恭敬、几分讨好地说:“叶警长,这么多年没见,您变化不大。还是以前那样,还是那么精神。”

      叶兴国拍拍他胳膊,爽朗的笑道:“你去当兵的那会儿,我是管段民警,现在是社区民警,干的基本上还是原来的那些事,只是换了个叫法。所以说不是变化不大,而是整整原地踏步了八年,没有任何变化,哈哈哈。”

      “叶警长,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跟你开玩笑呢。哎呀,要说变化,小韩,你这变化就大了,去当兵的那会儿还是个一脸稚气的孩子,这一转眼成壮小伙儿了,干得不错,好样儿的!”

      “叶警长,我小时候不懂事,总给您添麻烦。”

      小伙子真成材了,叶兴国打心眼里高兴,又拍拍韩昕的胳膊:

      “这是说哪里话,你小时候是有点顽皮,但我就喜欢顽皮的孩子,因为顽皮点才有出息。看看,现在多出色,都已经是刑警了!”

      ……

      他们聊的火热,从值班室门口一直聊到生活区,又跟闻讯而至的姜大姐聊了起来。

      本以为可以看笑话的李亦军,不但发现事情没朝想象中的方向发展,而且发现“表哥”的警衔不太对,忍不住插了一句:

      “韩哥,你不是说你前不久刚通过招录考试转警的吗?”

      韩昕回过头:“是啊,怎么了。”

      “既然是刚转警,那应该见习一年,应该跟我一样戴两道拐。”

      “可能是市局库房里没两道拐,只有三司。”

      “可在见习期就佩戴三司合适吗?”

      “他们给我,我就戴上呗,又不是我非要戴的。”

      叶兴国正准备提醒下小伙子佩戴什么警衔是一件很严肃的事,突然发现小伙子胸前的警号也是正式民警的,不禁笑道:

      “对对对,上级发什么警服就穿什么警服,发什么警衔就佩戴什么警衔,就算有错也是上级搞错了。”

      李亦军真的很想戴“一毛一”,再想到“表哥”报到当天就领到了警服,又忍不住发起牢骚:

      “市局这也太不严肃了,感情那些规章制度都是为我们基层制定的,我们必须遵守,他们就可以瞎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