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惆情

    《天道惆情》

    高锦的援兵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邪祖喷出的先天太虚罡气匹练,瞬间就破开十万里的距离,将黄铜先天八卦整个紧紧缠绕住。

      “哞!”

      邪祖牛头一声惊吼,连声语都变了,虚空都跟着震荡了起来,就要将黄铜先天八卦席卷到手炼化。

      卦面已经放大的黄铜先天八卦,却是不紧不慢的转动着。

      只见其卦面上的山川大势,在其转动间,如游龙般位移变幻,强悍的山川卦势之力,在转动间无形的汹涌而出。

      邪祖的先天太虚罡气匹练,在须臾间,就被转动的黄铜先天八卦给化解吸收了。

      “不自量力,没有了伏羲,你这无主之物也敢与邪祖我对抗。”

      试探一击之后,邪祖牛头双鼻再度喷出四道先天太虚罡气,这次没有再化作匹练继续攻击黄铜先天八卦,而是飘到了它的背后左右两边。

      上面两道化形成了一根六千丈的狼牙白骨棒,与一枚高八千丈的漆黑石葫芦。

      这两件由先天太虚罡气实质化型的道器,被它背后的一只蛟爪和一只魔牛蹄,左抓右托的掌控住。

      另外两道先天太虚罡气,却是直接注入了邪祖背后的中间双臂之中。

      中间左边的一只洪荒磨蛛臂,在先天太虚罡气的入下,变成了一扇缭绕着混沌气的,极其艳丽的羽蝶仙翼。

      右边的那尸蝠爪,也在先天太虚罡气的注入下,化作了一扇缭绕着浓郁死亡气息的,腐烂残破的尸蝠烂肉翼。

      这俩翼虽不同,气息又截然相反,但只同时扇动了一下,邪祖那三千丈的身形,直接无视了虚空距离,瞬间就接近了黄铜先天八卦近前。

      蛟爪与牛蹄上掌控的两件先天太虚罡气化形兵器,对着卦面就狠狠的砸了过去。

      “翁~”

      这一下,快到黄铜先天八卦都来不及转动卦面,散发出山川卦势之力进行应对。

      剧烈的砸劈轰击,让整面黄铜先天八卦巨震。

      甚至连两者所在周围十万里虚空,都被撞击震出的道力,给湮灭成了一个巨大的时空塌陷黑洞。

      黄铜先天八卦被邪祖这近身攻击,一下被轰飞出去了数百万里。

      它在倒飞出去的同时,不断的旋转卦面,强悍的卦势之力不断的变换出现,化解和吸收邪祖那可怕的攻击之力,这才止住它的倒后之势。

      “桀桀桀,不愧是伏羲的承道之物,仅凭自主攻防,都能在邪祖我的攻击下毫发无伤,好!好!好!”

      邪祖战斗起来后,又重拾了信心,它兴奋之极的又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接着它背后双翼不断扇动,三千丈的身形不断的瞬移到黄铜先天八卦近前,两件先天太虚罡气换化成的兵器,不断的劈砸在卦面之上。

      九万丈的黄铜先天八卦,在邪祖的瞬移近身攻击下,甚至连身形都无法停留在虚空片刻。

      唯一能让人还能感觉到它们两者存在的,是整片虚空在不断出现的虚空塌陷黑洞。

      两者碰撞攻击震出的道力余波,让整片虚空都在这大战中,成了一块不断被击穿的漆黑破布。

      “邪祖你如此肆无忌惮的在这未来的虚空中出手,就不怕大道时空的全面反噬吗!”

      黄铜先天八卦转动卦面,不断散发出强大的山川卦势之力,强行定住抚平这些被大战打出来的密集吞噬黑洞,以卦势伟力,将崩坏的虚空稳定了下来。

      邪祖对这警告不管不顾,依然在不断的煽动双翼,不断的瞬移近身对它出手。

      “这未来时空投影极其脆弱与不稳定,你若还想将这未来虚影道界掌控在你手上,就该收敛你的力量。”器灵又继续意识传音给邪祖。

      “桀桀桀,这点破坏,对大道时空算得了什么,你和这虚影道界都是邪祖我的囊中之物,我怎会轻易就将你们毁去,等我炼化了你们,再去找伏羲算账。”

      邪祖攻击不停,黄铜先天八卦靠着转动卦面,不断散发卦势之力的单一手段,渐渐不敌。

      当它再次强行定住身形,出现在虚空之时,中心的阴阳区域突然像块硬币一样,在它的卦面中心翻转了半圈。

      分别代表着阴鱼阳鱼的两座中心最高伟峰翻转互换,这变化所散发出来的卦势之力,竟然让黄铜先天八卦与邪祖之间的虚空瞬间逆转,出现了模糊不清的虚空隔断。

      刚刚还在不断扇翅瞬移,看不清其移动身形轨迹的邪祖,立即被困在了一方逆乱翻转的虚空之中。

      每当它瞬移到黄铜先天八卦近前,才刚显现出身形就要攻击时,身形却瞬间被这方逆乱翻转的隔断虚空给逆转。

      它一次次的扇动背后双翼,不断的瞬移近前。

      可惜永远只差那么近在咫尺的距离,再近一丝,立即被隔断的虚空,翻转到了数百万里远的另外一端。

      “桀桀桀!伏羲的阴阳时空逆转,多么熟悉的人皇道术,若是伏羲亲自施展,邪祖我还可能需要废一番手脚,但你这区区证道之器施展出来,虚有其形罢了,看我怎么破你!”

      邪祖见自己被困住,再也不能瞬移到黄铜先天八卦近前,它停了下来,将狼牙骨棒塞进了漆黑的的葫芦中,然后将葫芦给投掷了出去。

      八千丈高的漆黑葫芦,在就要砸到黄铜先天八卦的卦面时,一样被隔断的虚空给逆转了其投掷行迹,立即就要被逆转到邪祖的立身位置。

      在这瞬间,整个葫芦化作了一柄长达数百里的罡气巨剑,巨剑横切过这一方虚空,让这一方虚空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看见你的虚空脉络了,这就破了你!”

      邪祖那尸蝠首的猩红三眼,射出了三道血光,呈三角形向着剧烈震荡的虚空照射而去。

      同时犬首那如毒蛇的尖细开叉长舌,化作一杆漆黑蛇矛,隐藏夹在三道血光中间,同样闪电般的刺了过去。

      只见三道血光射向虚空的轨迹,并不是直线前行,而是走出了阴阳分割曲线。

      这正是这一方阴阳逆转虚空的夹缝脉络,轻易就被被邪祖找了出来。

      三角血色光柱虽然被黄铜先天八卦急速旋转的卦势之力化解,但是那化作漆黑蛇矛的犬首毒舌,却直接刺在卦面的正中央。

      “轰隆。”

      又是毁天灭地的刺击碰撞道力,让黄铜先天八卦所在的近百万里虚空都瞬间碎裂。

      无数的虚空大裂缝肆意蔓延,百万里的虚空塌陷碎裂,化成了巨大的湮灭黑洞,然后消失。

      黄铜先天八卦再度巨震,直接被击退了数千万里的距离。

      然而邪祖一击占得优势后毫不停歇,犬首毒舌继续追击,再度刺击了上去,又再一次将虚空都震得湮灭了一大片。

      巨震不已的黄铜先天八卦又再次被击飞出去数千万里。

      再被击飞一次,它就要撞上背后的道影虚界,人类所赖以生存的太阳系了。

      邪祖这犬首毒舌一击的力量,定会将整个道影虚界,像刺穿一个泡沫一样打成虚无。

      “桀桀桀,你也看到了,只凭你这无主之物,是无法阻挡邪祖我的,老实给我炼化吧,否则你背后那伏羲费尽心力所定格炼造出来的道影虚界,就要毁在你这器物身上了。”

      “主上离去,卦算过邪祖寻来之时,这道影虚界,就能渡劫化做唯一的,存在于未来混灵小界,这?准确吗?”

      黄铜先天八卦那九万丈的卦面缓缓的旋转着,没有在继续施展道术围困邪祖,它施展的道术已被破,只能任凭邪祖沿着虚空阴阳曲线夹缝破困而出。

      当它的卦面自主转到某一从未出现过的卦象后,出现了一声咔嚓声,就像是黄铜先天八卦的卦身内,出现了断裂一般。

      随着这一声响起,黄铜先天八卦上所散发出来的卦势之力,竟然全都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卦面也随即缩小,变成了三尺三寸的原始本体形态。

      “桀桀桀,这是要放弃抵抗了吗!”

      邪祖闯出了人皇道术的翻转虚空后,就要继续强势出手,看到这情况它停了下来,以为黄铜先天八卦放弃了抵抗,在等着它收取炼化。

      “阴阳逆转,山川无势,竟然是主上推算的最后一卦绝卦:道崩界灭,是未来不可更改?还是现实不可欺?”

      黄铜先天八卦对这完全不在它掌控的意外变化,让它想起了非常久远的事。

      “拥有实力才是拥有真正的一切,伏羲已死,你就老实的融合在我的犬首中吧。”

      邪祖双翼一动,三千丈的庞大身躯就破开时空,来到了只有三尺三寸直径的黄铜先天八卦前。

      邪祖犬首能刺穿虚空的黑蛇矛,又化作一道黑链,瞬间就将黄铜先天八卦完全的缠绕住,全力往它的犬首口中拉去。

      黄铜先天八卦虽然卦势全无,可却像是生了根般,在虚空中定住纹丝不动。

      邪祖那能攻击出流光速度的漆黑犬首毒舌,在这一刻竟然也撼之不动。

      “怎么回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