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从开宝箱开始

    《无敌从开宝箱开始》

    暴风星云裂vs流影电光闪二合一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那小子在这谢过老爷子了,只是若让小子吃白食,小子虽年少可也无脸如此作为。”

      “若是老爷子不嫌弃,小子可在这共和楼内做做杂事,也算是报答老爷子的收留之恩了。”

      在听闻贺老爷子有意让自己留下之后。

      清楚地知道自己确实无甚去处的王轩也并没有矫情,直接便应下了贺老爷子的提议。

      不过终究是一个曾经的成年人,王轩还是无法把自己当作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一般,只知享受不知感恩。

      王轩只能尽可能的来回报这位长者的恩情。

      虽说王轩知道自己这么个小孩子所能干的杂事可能也就那样。

      可是这也是王轩现在唯一可以让自己可以稍微心安的办法。

      “你可上过学堂?学过算数?”得知王轩想要帮着干着杂活的贺老爷子问道。

      “上过几年学堂,算数也算通晓。”王轩当即回答道。

      在王轩回答后,贺老爷子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出了几道难易不一的算数题考教了一下王轩。

      而作为“上过几年学”的王轩直接快速而又准确的回答了老爷子的问题。

      看着这样快速作答的王轩,贺老爷子不由心中一喜。

      要知道这个时代可不是王轩所在的那个年代,教育水平先不说,就是教育普及度也是低的可怜。

      就是有那么几个人上过几年学堂,可真能学出个名堂出来的,那也是少的。

      再者就算能上学堂,一般的人也就是上个蒙学,学个什么《千字文》、《百家姓》、《三字经》之类的书。

      像是算数这种东西也是会学一些,可是却不会有太多的教导。

      除非是实在没得出路,想以后当个账房先生的人,才会对算数有所钻研。

      可是王轩才七八岁的年纪,却对算数有着不小的造诣啊。

      要知道贺老爷子刚刚所出的题,先前几道还好,但是后面几道可不是什么简单的。

      比如那出自《孙子算法》的鸡兔同笼问题,出自《张邱建算经》的百鸡问题。

      这些题就算是一个经营算数之道的老账房要做出来,也是需要算盘等工具的。

      可王轩这家伙竟然直接心算出来了,最关键的是所出结果不仅准确,连所用的时间也不过几息而已。

      这是贺老爷子没想到的,王轩这样的反应属实打乱了他自己的打算。

      贺老爷子这一脉虽然是江湖人,但是也是要吃饭的,江湖人吃饭的门路最常见的就是开武馆。

      可是这世道多变,开武馆也不是时时有人来学的。

      故而一些心思活络的武林之人就直接搞起了其他路子,像这共和楼便是几个武林门派所共建的。

      不求其他只求在这乱世能有口饭吃,而像共和楼这般由武林人士所创的堂子,在整个南方武林数不胜数。

      只不过这共和楼却算得上是其中之最,毕竟共和楼所在的地方叫做佛山。

      而共创共和楼的几个派系的人除了每年相应分红外,也是在这共和楼内有个活计的。

      贺老爷子这一脉的活计就是账房,本来贺老爷子一开始只是想考校一番王轩的算数水平,考教完后再出几个难题。

      然后顺势就将王轩收下当个账房学徒,待得机会一到便将其正式收入他们这一脉门下。

      在贺老爷子看来这么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能对算数有多了解,也就是个蒙学的水平。

      可是没想到王轩对算数的钻研有些超出他的想象了,这倒让贺老爷子一时不该如何是好了。

      只能硬生生地说道:“不想小兄弟对于算数竟有如此钻研,不知可愿在这共和楼内当一账房先生如何?”

      看着贺老爷子因为自己算出那几题那古怪的神色,王轩不由有些诧异。

      在王轩看来这不就是几个简单的二元一次方程和多元一次方程吗?

      在王轩那小学生都会啊!这有什么可稀奇的啊。

      可当王轩想到小学生时,王轩就知道自己可能主观了。

      毕竟这个年代和自己当初那个年代不一样,而且自己现在也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孩童。

      能回答出这些问题,属实是会让人奇怪的啊!

      看来自己还是没有适应这样一个新世界啊!

      王轩一边在心中感叹自己的大意,一边又回答着贺老爷子的话。

      “小子虽略微通晓算数之道,可对管账一事却是一窍不通,怎能当账房先生,只望能当一学徒,跟在您老身后打打下手。”

      听到王轩的话,贺老爷子先是微微点头,随即说道。

      “也是!不过小兄弟能对算数有如此造诣已是难得了,若是不弃就叫我一句贺师傅吧!”

      “好的贺师傅!”说完王轩又是一礼。

      “好!好!好!明天个我就为你正式办个入门仪式,今后这也算是你另一个家了,我就先走了。”

      看到王轩答应了,贺老爷子脸上的笑意更浓,然后就走了,而一边的巧姐也刚好将桌子收拾好了,便跟着贺老爷子出了门。

      而待得二人出了门,跟在贺老爷子身后的巧姐不由说道。

      “贺爷爷您今个是怎么了,不是说过不再收徒了吗?怎的就想收徒了!那我以后叫这小家伙还得叫师叔啊!”

      “不过这小家伙,倒是不简单,年纪这么小就能将这些难题给算出来。”

      说到这巧姐不由有些脸红,因为这些难题中她也有几个算不出来。

      “这样一块璞玉,不能从我手中错过啊,原本我以为他只是根骨不凡,没想到他那小脑瓜也是不简单。”

      “今后我们这一脉可能就要指着他来挣门面也说不准呢!说不得咋形意一脉在这南方武林也可再出个宗师嘞!”

      “那时候我这一脉才能真正地可以在这南方武林开枝散叶,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因为了一个“拳分南北”的名头卡住。”

      贺老爷子全名贺峰,本是北方形意郭云深宗师的弟子,按理说贺老爷子也应该在北方传武。

      可是一切都在光绪三十一年发生了改变,那一年发生了一件震惊整个武林的大事,而贺峰正好就是主角之一。

      自此北方一大批知名武师没了踪迹,好像全都有死去了一般。

      而实际上却不然,这群人里有的是直接死了,但更多的是和贺峰一般被迫南下。

      南下以后有的直接归隐,有的倒在南方武林活动了起来。

      不过南方终究是南方,就算贺峰这些人干了改天变地的大事,北拳也终究是北拳。

      贺峰等人在南方武林虽然受人尊重,但却不能正式在南方武林开馆收徒。

      当然你要是自己私下里收徒传下点功夫那也不是不可,但是要想真正在这南方武林立住名头,就得按着武林的规矩来。

      那便是武师自己得与南方武林的各个武师搭手,能连续坚持五场并每场都能在三炷香之内不败。

      随后就是在南方本地收下一个徒弟,可以连续挑赢南方武林各个流派的优秀弟子才可真正的立起招牌。

      可要做到这些何其之难啊!若是只是第一条贺峰也可以试试,可是这第二条却准时没得办法。

      也就因为这个,贺峰手底下虽然有着不少账房先生,却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弟子。

      虽说那些账房先生都叫自己师父,但是可是贺峰知道按规矩来说,他们只能叫自己师傅。

      最后因为这个规矩,贺峰在试着教了不少徒弟后,发现其表现都不足以打出招牌来之后,贺峰也没了收徒弟的心。

      因为他知道了要想打服整个南方武林难,教出一个能打服整个南方武林的人更难。

      可谁知今个遇到了王轩,又让贺峰有了希望,有了真正成为师父的希望。

      “巧丫头,过会你帮我着给这楼里那几个老家伙知会一声,就说我要收个关门弟子,也叫那些老家伙有个底。”

      看着兴致盎然的贺老爷子,巧姐也没什么法子只得口头称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