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爱情已迟暮

    《他说爱情已迟暮》

    在你的年龄上乘个三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陶老板推门进来,大声一吼,“哪里来的淫贼,敢偷看我的夫人洗澡!”

      我吓得逃都没有地方,只好站在原地大喊一声,“不好意思啊,老板,我啥都没看到,真的,我真没看到!男的女的我都没看到!”

      陶老板掏出了一把枪,“你说什么我信什么,你以为你是春哥啊?”

      “春哥?陶老板这你也知道?”我疑惑的问道。他说的是张春华还是谁啊,照道理说,张春华现在才是个十岁不到的小萝莉,不至于叫成春哥吧,更重要的是,春华北方人,这边咋会知道,就在我思考的时候,听到低沉的声音。

      “你没机会了。”陶老板举起了枪,砰地一声,我瞬间模糊了双眼,遗忘了时间,一切似乎都已经结束了..

      “老爷,来嘛~”我的想象力被这一句娇嗔打散,幻化成了思考。

      这陶老板,不是军火商么,为什么我就没看到啥军火呢,都是些怡情的画卷,难道是隐藏着什么么?既然自己军火商的身份已经众人皆知,那还有什么需要隐藏的,难道是怕被人偷?又难道弑儿魔是用这些军火作案的?也不对,据描述来看,弑儿魔是个道士,可以蛊惑人心,没什么武器傍身。而这一切,都听着太玄乎了。

      “你这个老东西!”我还在进退两难的时候,那妇人倒是骂开了,“死东西,我帮你生了女孩你是不是就对我不理不睬了是伐,你在娶我的时候是对我多好!我可不要步那个黄脸婆的后尘,那个黄脸婆是生不出,我可是随便生生的,我知道你还想讨三房,只要我还在,你就别想!”说着她就准备出来的,这时候我可真担心我的小命,同时,还想看看古代女性这身材和现代的有什么区别。好奇,男人的好奇,在偷看女性洗澡这个爱好上,出奇的统一,而且看得都是越年轻越美丽越好。

      “兄弟啊,你怎么走到这里来了啊?”鲁肃来了,还直接开腔,这个开腔对我简直就像开枪一样,我对着他赶紧“嘘”,还用中指比着嘴,希望他能理解,不过这货还是问我,“怎么了?”

      听到动静的那个妇人当然一惊,赶紧跳进了里面,我也就跟着鲁肃赶紧跑了。

      “建安,你刚刚。。你!”

      “哎哟兄弟啊,我怎么知道有个妇人在这边洗澡啊,我以为这里有啥线索所以呆着看看啊。”

      “那你咋不出来啊?”

      “我被她当成老爷了我咋出的来,万一破坏人家夫妻感情多不好,所以僵住了,而且我慌慌的,这边是玩军火的,随时会崩了我啊。”

      “哎,建安你啊..对了你有看到什么么?”

      “你在晚来一会我可能会看到点好东西,可是你来了。”我有点惋惜的说道。

      “哎哟建安啊,你怎么总是想到这种东西,我是问你有看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么?”

      “这个。。好像没有,就是这边为什么没什么军火的器械放着呢,是谨慎还是有其他的情况,还有就是这边的老爷估计有两个老婆,大老婆生育能力欠佳,二老婆估计就是那个女的,很凶悍,对着老爷在吼叫的,看来是个母老虎,哎,陶老板估计也是个妻管严。”

      “什么?”

      “没啥没啥,就是大致知道了这家的情况,独女是二夫人生育的。”我把听到的情况都和鲁肃说了下,陶老板家的情况,也就大致能清晰了。

      “两位有请。”

      “奥,来了。”我拍拍身上,想拍掉点味道,和鲁肃就往正厅走了。

      “你们两位,是私塾的老师吧,我认识您。”陶老板很客气的和鲁肃握了下手,“这位也是。。老师么?”

      “恩,是这样,这位是我的亲戚,同时也是。。”鲁肃顿了下,似乎考虑了下,“也是官府里的官员。”

      “是吗?”陶老板打量着我。我去,别是那个女人告状了,怎么看我看得那么入神,瘆的慌!

      “是这样,我们官府听说了弑儿魔的传说,我呢,是新调来的官员,听我家兄弟说最近因为这个原因导致生意不好了,所以我来看看。其余几家好像都怕这个弑儿魔,可陶老板什么都不怕,所以来问问你有什么胆大的诀窍分享一下。”

      “原来这样,官府的朋友,新朋友,好朋友!”陶老板马上伸出了手,“我想高价聘请你来保护我的女儿好不好?因为这是我的独女,我很疼的,掌上明珠都不能表达我对她的爱,如果她有闪失,我活不了。我是不想她耽搁了学习,其实内心是很怕的,所以请了这边最大的组织头目林队长保护她,但是感觉林队长毕竟不是正规的,我看兄弟你好像也挺为自己兄弟考虑的,官商一家,希望你这边能用正规军来保护,有双保险,我就不怕啦!”

      “陶老板,你这是不信我吗?”说着出来一个彪形大汉,长的暴烈无比,脸上这都是什么,青春痘吗?

      “哎呀,林队长,不是不是,不是不信你,我只是双保险,保证我女儿的安全,还有希望你们两家通力合作,早些抓住弑儿魔,省的这边人心惶惶。”陶老板似乎看到林队长不是特别像雇主,还好言相劝稳定他的情绪。

      “建安,你怎么想?要答应么?”

      “你觉得我能保护他女儿啊,我觉得他女儿保护我还差不多。”我摸摸自己的细胳膊,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老爷,你的建议和想法也是对的,早点抓住那个弑儿魔也好。”一个看起来稍微上了点年纪的妇人出来了。

      “夫人,你来了,今天不念经了?”陶老板回头看到这个妇人便问道。

      不至于吧,如果我刚刚看到的是她,隔夜饭也吐得出来,不过按照这个节奏和她这腔调,应该就是生不大出的黄脸婆吧,那应该还有个妇人呢,让我看看她穿衣服的样子先。

      “老爷!”人未到声音先到,“一定要保护好我们的孩子,毕竟你只有这一个!”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美艳妇人冲了出来,身材虽不是很高但身体比例不错,脸看起来稍微大了些,不过这货给我看她洗澡,哥还是很愿意的,毕竟穿着衣服就感觉前凸后翘,可以当坐骑一用。这货说完还盯着大夫人看了一眼,明显在挑衅呢。

      “你!”手里还握着一串佛珠的大夫人气的说不出话来,说不出也就不说了,回头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林队长一看好像也无力回天了,于是也扭头走了,走之前还看了我一眼,吓得我差点心脏病诱发,狠狠的说了句,“只要你不要妨碍我,就是帮我了!”

      我看着他扬长而去,回头就看到二夫人对着自己的老公万般纠缠,陶老板对她说,“我这还有客人,你先下去,我过会再来找你好不好。”“不要不要,什么客人那么重要,付钱给他保护我们的孩子不就完了,干嘛还要会谈会谈,不行!”

      “别闹啊。”陶老板一边挣脱二夫人的手,一边对我陪着笑脸,其实我只想说,别介,你继续,真的是得不到的都在骚动,有人爱的都有恃无恐啊。看这二夫人的样子,真的是蛮黏的,估计陶老板时间久了真的是受不了。一个老婆就知道烧香念经拜佛,一个是一直粘着自己不给男人空间,一个小孩子还怕被袭击,陶老板这老板真的不好当啊,就家里情况够喝一壶的了。

      “弑儿魔,哪里跑!”外面忽然传来了这个声音,啥?弑儿魔人来了?

      我听到之后赶紧往外跑,这时候那对夫妻也傻了,赶紧跟着我一起跑了出来。只见一个身影抱着一个孩子在高墙上飞驰,弑儿魔不是勾走小孩魂魄么,咋还需要这样夹着,果然装神弄鬼,林队长在墙下紧紧跟着,还布置队伍拦住弑儿魔,这事我也帮不了,看林队长花头了。

      最紧张的明显是陶老板和二夫人,毕竟小孩子在高墙上,这墙面,一看就有现代的三四层楼高,一个小孩子摔下来真是不死也残啊。果然是说到啥来啥,那个影子看看逃不掉了终于露出了真容,和我脑补的弑儿魔形象如出一辙,不过戴着副面具,没给正脸。只见他松开手,从另一侧下墙。

      “我的女儿啊!”陶老板赶紧跑过去找女儿,他这手一松,陶老板可是心一紧啊。林队长则是紧追不舍,继续找弑儿魔,我看分成两队了,也赶紧先去看看小孩子的情况。因为松手的时间点和侧方面都看的不真切,还找了一会,找到的时候这个就完全是个惨状了,小孩子一看就砸歪了头,肯定是救不活了。我和鲁肃跑过去只能观赏陶老板抱着女儿零散的身体痛哭的表情了,于是我换方向,去追林队长和弑儿魔,鲁肃说了句节哀,也就马上跟着我冲了过来。

      当我过去的时候弑儿魔被林队长已经团团围住,林队长亲自冲过去压他于身下撕开面具,弑儿魔怒目圆睁盯着林队长,还没开口林队长已经挥起了大刀。

      “刀下留人!别急着杀!”我边跑边喊,可是手起刀落,林队长一刀已经砍了这个弑儿魔,弑儿魔死不瞑目的骇人表情滚到了我的脚边。

      “好了,解决了。”林队长很轻松的提刀从我面前走了过去,还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鲁肃也气喘吁吁的赶来,来的时候看到弑儿魔的尸体,惊讶的对我说,“这。。杀了?”

      我缓缓的说,“是的,这里只剩下这具没有头的尸体了,简直就像当初我看到孙将军屠杀的画面一样。也许,子敬的生意,要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