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大暴走

    《校服大暴走》

    EX、平安夜圣诞篇(815)来自阿尔戈的过往记忆(56)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擎源派大长老?你竟然得到了这位高人的衣钵?”罗婵儿觉得不可思议。

      “没错!”陈星河用力点头,煞有介事说道:“我不但得到了这位大长老的剑诀残篇,还清楚他在万宝钱庄留下的家当。另外,还得到了他三门剑法,一门内功,一门拳法,一门掌法。”

      “对了,还有一门轻功,不过不适合我。”

      “你这孩子不会疯了吧?你怎么不说擎源大长老是你爹?”罗婵儿一万个不相信,擎源大长老如此舍己为人,图什么呀?

      另外师弟压根儿没去过擎源峰,距离山脚下很远就晕了,听说擎源大长老身中剧毒还能拼死多位准一流高手,二者之间根本没有交集。

      “我和这位大长老没关系,不过擎源第三真传许松有啊!他手中那口擎源剑就是大长老行走江湖的佩剑,留在钱庄中的家当一分为三,其中就有许松一份。”

      罗婵儿突然想起来,师弟之所以受伤,正是因为参与了围攻擎源第三真传的战斗,而且还是唯一幸存者。

      陈星河心中高兴,虽然不能将自己的异状和盘托出,却可以串联一下与师姐分享,点苍剑法漏洞太多,可以修习沙长老那几套剑法。

      罗婵儿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叮嘱道:“这等隐秘再不可向他人提起,咱们点苍太弱,一旦你出问题,很难出面袒护!江湖上为了一部秘笈就会掀起腥风血雨,你竟然拿到了擎源长老的全部衣钵,要是叫人知道还不疯掉?对了,那个蔡四六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所以要杀你。”

      “他不知道,只是胡乱攀扯想求荣华富贵,结果死了个稀里糊涂!那个断臂才是狠人,暗中指使一切,找个机会将他除掉。”

      “断臂?”罗婵儿无比震惊,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断臂一脸忠厚,跑前跑后照应着,竟然是谋害师弟的主谋真凶。如果信了他,指不定生出多少歹运,想想就不寒而栗。

      陈星河一笑:“我这条命可是师姐救回来的,老话说滴水之恩需当涌泉相报,往后掏心挖肺在所不辞。”

      “就你小子搞怪,好端端的装死,不过这份机敏倒也应该。既然要演戏,那就演全套,今日开始不准踏出房门半步,一切由我在外间打理。”

      “呵呵,师姐与我心有灵犀,自然要演全套。”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罗婵儿将重点放在心有灵犀四个字上,只觉得有些心乱,心中又有些甜。

      这时,陈星河深深呼吸,身体猛然散发出一层热气,借助房间中的寒意降温。

      “这是剑法?”罗婵儿难以置信。

      “不知道算不算剑法,反正需要外物相佐,整套流程下来并不容易,若非师姐那颗丹药无比强悍,怕是没有机会借助这间厢房祛除火毒。”

      提及厢房,罗婵儿诧异:“没有听说这座院落属于擎源大长老,你怎知这间厢房可以练功?”

      陈星河早就打好腹稿,此刻张嘴就来:“这等隐秘自然不愿外人知晓,若非擎源派到了覆灭边缘,也不会传给许松。谁想这位擎源第三真传宁折不弯,生生战死在龙雀台上,我也不敢保留那些东西,死记硬背确定烙印在脑子里,立刻烧掉免除后患。”

      “对,你做得对。”罗婵儿大为赞赏师弟这般做法,实在是人心叵测不得不防!

      “师姐,如今你知道了这般隐秘,必须与我一同抵抗风险。”陈星河计上心头,笑道:“拜月轻音剑法,观潮止水剑法,还有半套三魂剑,这些师姐一定要背好,另外紫霄筑基神功可谓根本所在,也要想办法练起来。至于暴猿通背拳和乱絮飘萍掌,可以拿来借鉴。”

      “你……”罗婵儿吃了一惊:“你要将这些绝顶功法与我分享。”

      “哈哈,师姐想岔了,什么绝顶功法?也就漏洞少些,关键还看谁来修炼,江湖上对于这些功法的推崇太过了,天下这么大,一山总比一山高,擎源派大长老如果真的无敌,现在我们还能住在他这座别院?”

      “师弟,师姐不如你。”罗婵儿貌似很快调整好心态,不过心中如何想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陈星河并未察觉师姐眼中那一抹甜美异样,老神在在说道:“拜月轻音剑法,我先背诵一遍剑法总纲,咱们逐字逐句深入。你说也有意思,这位擎源大长老所修剑法好像都偏向女性。”

      罗婵儿搬来椅子盘膝而坐,说道:“这一点我倒是知道,擎源大长老身材矮小,所以他另辟蹊径钻研那些适合女子修炼的剑法,不过料想施展之时完全不同,否则无法成就他一身威名。”

      “竟有此事?”陈星河自然知道底细,却并未过多表现,实在是借尸还魂这种事太过匪夷所思。

      罗婵儿又道:“对了,修意门和天梯院为了紫霄筑基神功这部内功剑拔弩张,我们修炼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让人看出痕迹。”

      “全听师姐的。”陈星河感觉这种分享秘密的滋味相当不错,不过也就罗婵儿一人,随着年岁阅历增长,青葱岁月必然不再。

      罗婵儿心中美美的,却不敢去想未来,因为她这张脸实在愁人,不知道应该如何与师弟说。

      “正心,屏气,凝神……”陈星河正襟危坐,再次背诵功法,期间掺杂讲解,由浅入深道明奥妙。

      虽然这般叙述远远不如“借尸还魂”感同身受,却也强过点苍那些师长多矣!毕竟整个点苍门慢说一流高手,就算准一流都没有,而高度决定眼界,无形之中产生巨大差距。

      这一夜对于罗婵儿来说可谓脱胎换骨!

      不是身体上的脱胎换骨,而是她对剑法内功的认识脱胎换骨。

      以前许多想不通的地方迎刃而解,以前不曾思考的方向跃入眼帘,早上她关上房门迫不及待去尝试,自然没有忘记偷偷弄些吃的给师弟。

      师弟暂时还需昏迷几日,要是这么快好了,而且活蹦乱跳与大家一起晨练,栓在院里的黄狗都知道有问题。

      等到师姐离去,陈星河“啪”地一声拍开床板,盯着黑洞洞入口发呆。

      按照沙长老的记忆,这下面曾经存放不少财物,两年前就已经清空废弃了,不过倒是练功的好地方,等会儿下去看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