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厕所是个神

    《我在厕所是个神》

    正确与错误的选择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季老师,就是季国红,西州大学设计学院院长,艺术设计学教授,西州省艺术设计协会副主席,东国艺术设计协会荣誉会员。

      这些称呼代号,只要一打开西州大学设计学院的官网就能看到,搜度上一搜艺术设计学,也会出来。

      可以说,季国红绝对是整个西州省的设计专业的大咖级人物,所有学设计的,或者艺术方面要融合设计创作的,甚至一些公关公司都会去拜访他,求教他一些设计方案。

      这个设计当然并不是说画个图纸,量一下尺寸那么简单,里面所包含的学问可深了。

      季国红现年57岁距离退休也只有几年时间了,能够有如此的成就,确实非常厉害。

      据说他还有提前退休的想法,然后西州省的好几家大的公关公司都有意向邀请他去出任要职。

      说到底,就是看中他的能力,公关公司能够有这样的大佬牵头,解决危机的能力自然有目共睹,生意就绝对只会多不会少。

      叶芷晴之所以认识季国红,还是因为她在读研的时候,就跟过季国红一年的时间,从他那里,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才为后来能够进入大兰国学习设计奠定了夯实的基础。

      最为重要的一点,当时学院去大兰国的人选只有三个名单,其中她的资格也是季国红特地推荐的。

      所以对于叶芷晴来说,季国红就是自己的人生导师,是他令自己的人生变得不一样,若不是有他的帮忙,自己现在可能只是一个在广告公司负责一些简单的广告文案,而并非如今动辄就是几十上百亿的大项目设计宏图。

      “你……你是季老师的女儿,她们……她们难道……”

      叶芷晴虽然很不愿意去想这种事情,但是多少她还是猜测到了什么。

      只是最后还是欲言又止,毕竟这里是公众场合,说出来,可能会影响很大。

      “芷晴,要……要不就算了吧,我们走吧。”

      范雅馨轻轻地扯了扯叶芷晴的衣袖,窃窃私语的说道。

      她的眼睛都不敢正眼多看叶芷晴一下,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鹿,刻意要躲闪。

      罗洁也小声说道:“就……就当什么都没……没发生吧,我……我们回去吧!”

      说话结结巴巴,必然心中有鬼。

      这就更加断定了叶芷晴心中猜想。

      她怎么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想当年,自己跟季国红之前,其实就听到有师兄师姐说季国红这个人什么都好,但总是与自己的女学生有各种说不清的关系。

      这也让她一度不想去跟他学习,好在后来同一期的有一位男同学跟她一起,她才有勇气去找季国红。

      然而当她遇到季国红之后,发现,其实季国红并不是那种传闻中的那样行为不检点。

      相反,给叶芷晴的感觉,季国红更像是一个和蔼的父亲,他对学生是真的关心爱护。

      传闻当年有个女学生为了他要跳学校景观水池那件事,其实就是那个女学生暗恋他,却被他拒绝之后,因为不甘心才到处抹黑他的。

      也因为这件事,本身有望成为西州大学院长的季国红就失去了这次机会。

      后来季国红的老婆因车祸去世了,他就更没有心思去竞争什么院长了。

      在叶芷晴跟他学习的一年时间,他对叶芷晴他们一帮同学都非常的负责,根据他们的各自特地,进行专业的指导,让他们在设计这一块上面发挥出很大的价值。

      他看好叶芷晴的是她对房屋建筑设计的那份浓厚兴趣和天赋,所以特地推荐叶芷晴去大兰国学建筑设计,他看好叶芷晴的一个师兄方俊对设计风格,文案创意的理解和热诚,就推荐他去印第安合众国去学商务公关。

      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是非常厉害,如今,叶芷晴是本地一家上市集团的首席设计师,主要设计豪宅的建筑,工资高不说,还非常有名气,圈内人都想目睹一下设计师界的新星翘楚。

      方俊,更是成为了清江市一家非常有名气的公关公司执行总监,每天负责各大企业,各种名人的公关事务,也是行业内声名大噪的人物。

      所以,对于季国红,叶芷晴更多的还是对他的敬佩,以及那份知遇之恩。

      正因为这样,很多女生都会认为季国红对她们有想法,于是就不惜以身试险,为了达到某个目的,主动与季国红发生点什么。

      叶芷晴是理智的,她会将感恩和以身相许分的清清楚楚,但并不表示其他女生就可以做到。

      尤其是眼前这两个自己的学妹又是闺蜜,没有人比自己更加了解她们了。

      从生活中的点滴,就不难看出,她们是属于那种为了一点小恩小惠就不惜做出一般人无法接受的事的。

      今天他们让自己联系周涛去找工地进行实习调研报告,在她们见到周涛的那种反应,其实就很明显了。

      如果今晚要他们陪周涛睡一晚才能够进入工地,估计她们都愿意。

      因为这算是一笔交易,一个投资。

      当她们的论文完成之后,可能所换取的利益完全可以令她们衣食无忧,毕竟有些论文的价值那可是天文数字。

      “看样子,今天还是我们理亏了。”

      叶芷晴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不由地把头凑到了周涛的耳边,小声嘀咕道。

      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架也打了,吵也吵了,事情也大致清楚了,如何收场,这倒是一个头痛的问题。

      对于周涛而言,想走肯定还是可以的,但是叶芷晴和另外两个女人怎么办?

      对方绝对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这件事要解决,可不是随随便便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的。

      “咳咳!”

      周涛清咳了两声,然后往前再走了两步,直接来到季思涵的面前。

      “季小姐是吧!”

      “不要喊我小姐,我担待不起!你厉害,一个人可以打几个!不过我告诉你,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季思涵明显有些忌惮周涛,就怕周涛再来一个耳光,所以说话的时候都有些遮遮掩掩,躲躲闪闪的。

      周涛摇摇头,淡淡的说道:“那你到底想怎样?”

      赵天昊现在不敢轻举妄动,只得站在季思涵的旁边。

      他见识到了周涛的厉害,到现在周涛没有打他,也是他的幸运了。

      因此,到了这个时候,他开始选择不说话,先看看季思涵的态度再说。

      他当然也怕事情真的闹大了,到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里的事情,可能还勉强压得下来。

      但是一旦升级成为什么大型斗殴事件,或者闹出人命,那就不好办了。

      毕竟刚刚说打死自己负责的话,也不过是一时气话而已。

      “怎样?这两个女人做过什么,自己心里非常清楚!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我爸都比你们父亲的年龄都要大,要恋父就滚回去抱紧你爸!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算了,但这两个女人以后绝对不可以出现在我爸的面前!她们能做到?”

      季思涵的态度非常明确,看来她今天所做的一切还是为了自己的老爸。

      不得不说,她还有点孝心,并不是单纯的小太妹。

      “可是……”

      “还可是什么,你们嫌丢脸丢的不够吗?你们爱怎样就怎样!我懒得管你了!”

      叶芷晴彻底生气了,没想到范雅馨和罗洁居然还要犹豫,这让她自己都觉得脸上无光。

      只见她手一甩,怒气腾腾的走向了换鞋区。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为刚刚出手太用力而道歉!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他们的医药费算我的!”

      说完,周涛也不想多待一刻,拉着范雅馨和罗洁,就此离开。

      “这就让他们走了?”

      赵天昊明显不服。

      季思涵却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事,让他们走吧。”

      说着,她还莫名的扭了一下头,看向了周涛离去的背影,那是一个非常有男子气概的背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