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秦时明月第四部剧情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对目前的安维斯而言,四阶以下的敌人,没有本质区别,几乎都是看一眼的事。

      至于四阶以上,那动手的就会换成公爵派给他的秘卫。

      随着安维斯的意念,悬挂在贵族少年腰间的银白法术书自行飞起,飘浮在他的面前。

      面对营地中央的丛林猎豹石雕,少年包裹着纯白手套的修长手指轻抚在书页上,银色的页面在他指间一页页翻动,最终定格在第九页上。

      高雅银白色的页面中央,一道复杂的土黄色秘法阵纹微微亮起。

      在一阵强烈的大地魔力波动中,丛林猎豹身下原本坚固的一小块地面,忽然如同潮水般波动起来。

      五阶变化系魔法——【液化地面】

      咕嘟一声,被石化的丛林猎豹瞬间没入其中。

      这个魔法的效果,是在法术生效期间,令法术作用范围之内的地面,化为类似水面一样极度柔软的性质。

      法术的作用范围可以根据施法者意愿调整,范围越小,深度就越深。

      这次,安维斯将法术范围调整成了最小的半径两米。

      这样的话,深度大概有四十米。

      感觉丛林猎豹差不多到底了后,安维斯结束了施法。

      失去魔力效应的作用,大地重新恢复了原本的坚固。法术作用范围内的地面变得异常水平,不留一丝坑洼起伏。

      一条龙下葬服务,讲究——

      习惯性的拍了拍手,拍掉并不存在的灰尘,安维斯忽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我好像也才二十几级。

      理论上来说,如果我还是一个玩家,并且没触发过什么奇遇,现在应该是打不过这头丛林猎豹的。

      那么最后走个流程。

      【策划的马】-1

      .….….

      处理完一点点小意外后,安维斯来到营地一侧,一个泥土状态与周围相比明显崭新的小土丘旁。

      在这里,末代龙裔亲手埋了任务对象与委托人。

      取下负在身后的法杖,安维斯右手握住笔直银白的杖身,向地面轻轻一顿。左手快速变幻了几个手势,而后高高握起。

      不知从何而来的风逐渐开始涌动,吹动少年垂至额前的一缕浅金碎发。

      在那湛蓝神秘的眼眸深处,似有幽蓝的魔力光辉闪烁。

      法术成型,杖尖的幽蓝晶体猛地亮起。一股压抑的魔力波动,快速向四面八方扩散。

      “隆隆隆隆——”

      环境中的土元素开始躁动起来,大地产生了剧烈的颤栗。

      一道道裂缝自峡谷底部裂开,被这些裂缝所包围的地面中央,整体由灰白的泥土与砾岩构成的土石巨拳拔地而起。

      仿佛地下有着一头被困的山岭巨人,愤怒向着天空挥出一拳那般。

      四阶塑能系魔法——【大地之拳】

      下一刻,安维斯高高举起的左拳缓慢张开。

      与安维斯的动作同步,大地之拳紧握的五指同样张开,露出了里面的物品与骨骸。

      令人惊讶的是,土石大手内部的一切物品都干净异常,表面甚至没有一丝浮土。

      “魔力操控的精细程度又提升了一些。”

      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安维斯意念一动,一件物品被无形的魔力效应托举而起,悬浮于他的面前。

      那是一串看似普通的黑铁项链,表面由于受潮,显得略微黯淡无光。

      但在安维斯的感知中,这串项链却在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无比奇异的混合波动。

      其中,绝大多数是安维斯十分熟悉的,命运力量的波动。

      余下的极小部分,则是一种充满晦涩与阴冷之感的死灵系波动。

      自胸前的口袋中,拉出栓在银色链条上的水银之瞳。安维斯将其置于左眼前方,一丝魔力注入其中,水晶般的镜片无声镀上了一抹银白。

      在水银之瞳激活的命运视角下,整根项链正在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光泽。

      尤其以心形的项坠最亮,简直如同一颗闪烁的星星。

      “执念素材吗?可惜了……”

      明白了项链变化的根源所在,安维斯轻轻摇了摇头,感到有些惋惜。

      执念素材,是一种在极端特殊的条件下,才能生成的素材。

      与各类天材地宝的形成方式不同,执念素材的前身,有可能是任何等阶的物品。

      但这些物品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原主人生前最为珍视之物。

      当携带者由于一些意外而死亡,其临终时强烈的执念,将会化为无形的特殊力量。

      并裹挟着携带者的部分灵魂碎片一同,寄托于某件物品之上。

      一些更加强大的职业者,甚至能将自己的一部分乃至完整的灵魂寄托在该物品上面。

      当物品原主的执念被化解时,寄居其上的灵魂碎片便会自然消散。

      失去灵魂控制的力量将会融入物体中,形成纯净的炼金素材。

      这,就是一件执念素材完整的诞生过程。

      .….….

      格洛瑞亚帝国民间广泛流传着的:一些平民少年在集市中闲逛/在野外探索时,无意间找到了寄托了灵魂的项链、戒指、书籍、手镜等物。

      而后在老爷爷/小姐姐的帮助下强势崛起,一跃成为贵族阶层的传奇人物传记,往往就是以这些物品为原型所改编。

      当然,改编不是乱编。

      故事中对寄宿着灵魂物品的描述,以及其最终的下场,同样也是现实中执念物品的写照。

      .….….

      安维斯手中的这件执念素材所带有的命运属性,意味着女子生前身具预言天赋。

      令安维斯感到惋惜的,是她的这份天赋并未尽早被发掘出来。

      否则,一名未来的预言师,可比一份低阶预言系素材有价值的多。

      女子会不顾一切的去寻找她的爱人,大概率也正是因为这份天赋。

      精通预言学派的施法者有一个特性:当与自己有关的重大事件将要发生,预言师都能对此产生一定程度的感应。

      尽管她只是个普通人,但她的预言天赋同样会产生模糊的示警,例如夜晚有关爱人身亡的噩梦。

      很可惜,她想要找到自己爱人的期盼,终究还是落空了。

      作为扭曲干扰命运之网的代价,青年佣兵的灵魂早已在那场秘法仪式中彻底消散。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尸体在负能量环境中放了很久,却仍然没有转化成死灵生物的原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