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强从三十一岁开始

    《变强从三十一岁开始》

    在蜂巢心上扎刀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温子安浑然天成的冷,生的羸弱却又高不可攀,更容易激起男人最原始的征服欲。

      花孔雀男见多了京都之中大方得体知书达理统一复制的世家名媛,忽然看到这么一位高冷之花,眼睛都要直了,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他觉得自己的春天来了。

      今晚来参加这样的宴会,其实也是各大家族变相的相亲宴。

      正站起身打算靠近她身边,面前就出现了一双修长的大腿,一身休闲服也遮挡不住的好身材,肩宽腰窄,气质出众,特别那张被半遮半掩在面具之下的盛世美颜,哪怕身为男性,也会忍不住内心一阵悸动。

      他......他不会是第一个同时爱上女人,又爱上男人的男人吧?

      颜缺看都不看他,直接走到温子安身边,“老婆,久等了吧?”说完握了她的手,“手怎么这么冷?”抓起来直接往自己胸口放,“这样好一点吗?”

      “要不我们待会看完李老爷子的表演,就回去,嗯?”

      温子安不自然的点点头,底底的应了声。

      花孔雀男被虐的体无完肤,他看中的男人跟女人是一对,他心碎了,留下只会自取其辱,为了挽回最后的面子,趁他们撒狗粮的时候,悄悄的踉跄着步伐走了。

      “好了,他走了。”温子安看他走了,送了一口气,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颜缺没有第一时间放开,而是更用力的握在自己胸前搓了搓,“好了,现在暖和了。”那小丑唯一的价值就是给他提供了亲近子安的机会。

      “长得那么丑,还好意思出来学人家搭讪,我要是他肯定在家都不敢出来。”没看他一个眼神都没设施吗?

      温子安失笑,“你长得倒是好看,好多美女都在看你呢!”

      颜缺立马表明立场,“除了你以外,其他的女人在我眼里都是丑八怪,放心,我不会看她们一眼的。”

      “哦,谁是丑八怪?”

      南宫玉的声音在身后凉凉的响起。

      颜缺暗骂一声,电灯泡,声音同样凉凉,“你说呢?”

      南宫玉今晚心情不好,不想跟他打嘴炮,挽了温子安就走,“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路上遇到车祸,对方居然是那个奇葩男,害我迟到了,真是气死我了。”

      “要不是今天晚上我有事情,肯定跟他不死不休,奇葩男,铁石心肠,死脑筋。”

      南宫玉喋喋不休的抱怨,光明正大的霸着闺蜜,让颜缺跟在身后,坚决发扬电灯泡最亮的价值。

      李老爷子的老年乐队登台,将一首正气浩然的军中之歌改编成轻松摇滚的风格,加上舞台灯光跟乐队的烘托,别说效果还真的不错。

      加上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自家辈份最高的老爷子在台上载歌载舞,追求这辈子的终极梦想,下面坐着的都是家里小辈,哪怕在难以入目,也只能摇旗呐喊,好在老爷子们还不错,经过颜缺一番临时指点,舞台风更稳,一时间台上台下热闹非凡,氛围被供到最燃点。

      颜缺趁着南宫玉嗨在其中,赶紧拉起老婆的手,偷偷的溜走了。

      “我们就这样离开不太好吧。”温子安第一次尝到任性的自由,好像上课偷偷逃课的学生。

      “没事,她有手有脚还怕丢了不成。”敢跟他抢老婆,生气。

      “子安。”李景荣一直注意着两人的动静,看他们离开,也跟着追了出来。

      颜缺喜好分明,“阴魂不散。”

      李景荣已经走到两人的跟前了,温子安目不斜视,只能当做没听到,“景荣,你怎么出来了?”

      “我送你......你们回去。”李景荣停顿了下,不想让温子安觉得他针对颜缺。

      颜缺无所顾忌,“不用,我们有开车来。”

      “再说今天是你爷爷的八十大寿,你身为李家唯一的孙子,不在家好好招待客人,单独送我们两个回去是什么意思呢?”

      “要是待会阿你妈再来过问,我们可担待不起。”

      老婆好好的来李家拜寿,居然还受委屈了,他正好愁没地方讨回公道呢。

      被颜缺阴阳怪调的被刺了的李景荣礼亏,无法可说。

      温子安本人倒没有放在心上,“颜缺说的没错,你是主人是不好提前离场,我们自己回去就行了。”

      “改天,我们约个时间再聚。”

      说到这个份上,李景荣也不好再说什么,颜缺把温子安送到车上坐好,然后又倒退回来,两个身高差不多,气势决然不同的男人,站在暮色中,各有千秋,不分伯囧,脸上完全没有在温子安面前表现的那么和谐。

      “要是子安知道你的另一面,她还会喜欢你吗?”李景荣警告。

      颜缺笑意不减,靠近一把抓住他的领口,奶狗子伸出狼爪,“老子的占有欲就是这么强,我的就是我的,别动,被碰,别抢,懂?”

      “那就各凭本事。”李景荣拉开他的手。

      “哼,你没有机会。”颜缺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开门上车踩油门一气呵成。

      车子绝尘而去。

      李景荣目送车子消失在视线里,站在原地好久才转身回去。

      “幼稚。”

      颜缺带着温子安直接驱车回了医院的别墅。

      两人洗漱一番,颜缺给温子安泡了蜂蜜水,他则去厨房熬点粥,等他把粥品端上来的时候,温子安又扑在了工作上,认真的样子很迷人。

      她想守护温家,而他想要守护她。

      “今天晚上我看你没怎么吃东西,现在太晚了,吃别的怕消化不好,我熬了点粥,喝点垫垫胃。”

      收了抓牙的狼狗,变回居家奶狗,又暖又贴心。

      温子安打完最后一行字,关上笔记本电脑,颜缺则细心的帮她把台面上的资料文件都收起来,两人动作默契,好像结婚多年的夫妻,又像工作多年的同事。

      今晚的夜晚风很平和,两人安静的用了粥,颜缺收好碗筷,带着温子安走到阳台消食,“今晚对不起。”温子安先开口。

      颜缺不解的看她。

      “我不知道李爷爷他......”虽然李老爷子是为了她好,故意试探颜缺,但是温子安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你受委屈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