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渡两朝

    《妃渡两朝》

    刁难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惨烈的搏杀从正午一直持续到天空中挂起黄色的幕布为止,瑟恩人多次攻入了他们曾经的主堡,但都被米尔甘·基里克亲自带领强壮的骑士挡了回去。

      但尽管瑟恩人的援军没有再出现,狮鹫之剑的士兵也已经很难再抵挡下一波进攻了。

      弩箭的弹药早就消耗一空,铁甲上遍布着锋利的痕迹,疲惫不堪的坐在地上,甲胄内的衣衫早已湿透了个便,随着夜晚的到来而渗透着一股股的凉意。

      两败俱伤——

      狮鹫之剑几乎减员四分之三以上的士兵,内堡中到处都是瑟恩人和这些入侵者的尸体,但斯迪的军队也不好受。

      上千名青壮士兵死在敌人的手下,虽然目前他还有一千多人的士兵,但他的马格纳之位并非父亲在部族会议中传下的,他没有老酋长那么强大的名望,也就是说,在瑟恩山谷中,他还能算是瑟恩的马格纳。

      可是一旦聚集霜雪之牙山脉中的瑟恩部族,一个削弱的,引狼入室的瑟恩马格纳会得到战士的认可么?

      老酋长向部族发出战争号召,随便就能征募超过八千人的精锐战士南下,而他却只能消耗自己领地的人口,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可悲的事实,如果他不昏了头让狮鹫之剑突袭瑟恩大本营的话。

      但现在已经晚了,他必须拿下敌人首领的头颅去掩盖这个消息,并且让其他的部族开始相信他的能力。

      因此不论拼杀到什么程度,他都要拿下这个叫做米尔甘·基里克的入侵者。

      战斧入手,戴上一顶兽骨头盔,斯迪已经忍耐不了了,他现在必须在今天之内消灭这些敌人,然后用父亲的遗体和敌人的首级去完成文章。

      “进攻!”

      剩余的瑟恩士兵吹响号角,再一次的发起对敌人的进攻,只是怒火上头的斯迪并不知道,瑟恩山谷外的托里克男爵也等不及了。

      黄昏日暮下,大量的步兵迈下山丘,来到平坦的山谷过道后,开始整顿恢复自己的状态。

      托里克男爵骑乘上自己的战马,用手挽起身后的幕临,庞大有型的弓身上,三道铁箭被臂铠套中的三指勾勒在箭弦之上。

      微眯左眼,瞄准战场中三个最靠后的瑟恩士兵,利箭长驱直入,径直刺入毫无防备的敌人身后。

      三名士兵的到底一下子让前方的野人惊恐的回过来,连锁反应之下,就连队伍最前方的首领斯迪也转过身。

      瑟恩山谷营地道口,整齐的黑甲士兵立于唯一的通道口,黑红色的旗帜飘扬而起,强硬的向交战双方的士兵表现这只队伍的身份。

      坦格镇的领主——托里克男爵。

      斯迪对于这个旗帜并不陌生,因为他在和先民村的战斗中吃了不少的苦头,就连一些强悍的战士也被敌人击败过多出,好在得以侥幸逃脱。

      但头盔都被敌人砍飞的米尔甘可不管这些,他只知道,这个野人杀害了他多少的兄弟和战士,而且事件的起源完全是对方咎由自取,故意的引导他发现这里。

      “不要管这些,拼死杀出去,去和铁剑库丹副团长会合,我掩护你们!”

      米尔甘下意思的压住小腹上的伤口,他的铁甲早在搏杀中被无数次攻击击破,这些凶猛的野人不顾一切的进攻彻底打断了他的安排。

      现在他已经没有能力冲出去了,只能用自己作为吸引,将野人们的目光牵扯过来,只要能够突围出一些战士,那么库丹就还有希望可以保留下狮鹫之剑的火种。

      大剑横斩,将最近一名下意思回头的瑟恩矛妇枭首,随后一脚踹在身旁反应过来的敌人的胸口,直接将他踢飞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几圈。

      作为狮鹫骑士团曾经的成员,他可不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弱鸡,如果不是瑟恩人的人数优势和相差较近的武器,他有信心将这些人全部留在这里。

      “快走!”

      独自冲杀进野人堆中,将敌人的怒火吸引住的米尔甘向着身后的士兵以及轻伤伤员呼喊到,他已经没办法离开了,现在他们必须脱离战斗。

      “你们的首领就死在我手上,怎么?不杀了我为你们首领报仇么”

      剩余的士兵从右侧木墙上翻越出去,他在尸体堆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头,随后用力挑起哈曼的头颅,将想要攻击逃离士兵的瑟恩人的怒火也吸引了过来。

      “来吧...野人,让我再亲手杀几个...”大剑上的血珠娟娟的流下,战场上破损的肢体遍地都是,米尔甘一人站立在营地中,等待着野人们的冲锋。

      “蓬——”

      长斧临身,精疲力尽的身体已经很难在支持他继续战斗下去,野人丑陋的面容吐露的一股股臭气让他恶心难耐,但格挡的距离也随着气力的衰弱而不断的逼近他的胸膛。

      这个野人想要用蛮力剖开他的身体——

      “啧...早知道还不如多杀几个拜蛇教呢...蒙托拉,,叔叔”

      利刃破开他的血肉,残缺的板甲已经早已被抛弃在一旁,死亡的阴影逼近着狮鹫之剑首领。

      但就在这时,无数声箭矢射出的声响嗡嗡的从天空发出,细密的箭雨让米尔甘很快反应过来,任由长斧划破他英俊的面容,躲藏在野人的胸膛下。

      下一刻,长弓手军团的箭雨快速的打击在野人们的中央。

      托里克男爵的步兵护卫着长弓手们,协同向前推进着,在抵达瑟恩外堡之前,就射空了最后半袋利箭。

      随后所有的长弓手将武器放回背后,取出木制圆盾以及腰间的长剑,一下子远程兵种转变为了近战士兵。

      “博古诺哈带可,奎恩”

      男爵胯下的铁骑一步步的逼近一下子少了一半站立士兵的瑟恩人,这些拼杀消耗了不少体力的敌人在面对长弓手们无差别的打击下,几乎毫无防备能力。

      看着一只手被箭矢穿透的青年野人,托里克收回左臂的坚盾,挑起臂铠对自由民的斯迪做出挑衅的动作。

      四指的铁指合拢,对准野人弯了弯手掌,随后按捺住长剑的右掌向后退了退,指示坦格镇的士兵让出一个位置。

      “别小看人了...下跪之人!”

      敌人不屑的姿态让弑父成功却惨遭双重打击的野人发了疯的冲锋了过来,战斧对准托里克以及他的坐骑劈砍而下的那一刻,夕阳的余辉自男爵臂下黯淡又明亮了一轮,长剑斜刺而出,以刁钻的角度刺入野人的喉咙,带出一蓬鲜血。

      托里克遥遥默默注视着手中的长剑以及剩余的野人,随意的取出一块抹布握紧剑锋,将之擦拭干净。

      那种随之即来的不屑是无法掩盖了,透过那顶黑色头盔的缝隙,甚至能够窥探到对方对于他们的一种不屑。

      一些曾经经历过那场惨败的中年野人似乎看到了那个象征着血色的身影,吞噬瑟恩人的生命的血色乌鸦,那种不屑简直如出一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