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天才

    《我真不是天才》

    赔偿【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饭桌之上,速把从柳、弦处听来的,今日仲兄在县衙之上大发威风的事,添油加醋说了出来。

      跃捋着胡子,呵呵笑着。

      虽然在当年的征战中跃落下了病根,这么多年也未曾治好,整个人显得有些销售,颧骨高高地凸了起来。

      但是那双眼睛却是极为明亮,眉宇中仍显威严。

      与跃的反应不同,喜的阿母燕,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担忧。

      那毕竟是县衙啊!

      而且好像还惹得一个吏臣不开心,喜儿以后该不会受到刁难吧……

      想着,燕狠狠瞥了喜一眼:“你个不孝子,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听到阿母耳朵斥责,喜也没有反驳,只是笑了笑。

      白鸿有些奇怪地看了喜一眼。

      没有引经据典,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但听到后面,喜连答县丞十几题之后,燕脸上又露出了一丝自豪的笑容。

      变脸变得极快。

      天底下,也就只有母亲的情感来得最直接了吧。

      吃着吃着,胃口大开的同时,话匣子也打开了。

      在这信息高度匮乏的年代,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聊的。都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无非就是谁家多了个爵位、谁家母牛又下犊子了、谁家的地种得好,来年肯定能得奖。

      一家人言笑晏晏,唯有喜看着那盏摇摇晃晃的灯发呆。

      “怎么了?是不是今天跑累了?还是什么地方不舒服?”

      白鸿看着身边的喜,总觉得今天的他有些不大对劲。

      平常这时候,他不应该出来谈论什么家国大事吗?怎么今儿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没事。寻常日落之前,我早已归家。今日却是发现,整个平舒里都没有几家点灯了,往日的万家灯火啊!这突然就熄灭了。鸿,你说秦王政为何会同意让郑国主持修建横贯泾河、洛水的大渠。”

      喜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这一开口,白鸿就确定了。

      他肯定无事,说的还是家国大事,还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听到喜这话,燕也停下了那些家长里短的话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点也戳到了她的心窝里。

      菽脂贵如金啊,还有几家点得起灯?哪里还有什么万家灯火。

      她也听说了,隔壁那一伍伍长家大公的小叔的妹妹的丈夫就是在那水沟子里服徭役。

      据说啊,那叫郑国的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每日晚上都说要勘察。有时候大晚上的还让人挖水沟子。整个渠子夜夜点着灯,亮如白昼。

      乖乖呦,这得费了多少菽脂?

      那黄澄澄的菽子就是这么被浪费掉的。现在不仅是贵,坊市里都没见几家卖菽子了。

      有钱都买不着喽!

      “你是否觉得挖水渠太过劳民伤财?”

      白鸿反问道。

      听白鸿这话,喜就知道白鸿肯定还有完全不同的想法,但喜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在一条大渠上浪费十载,不是劳民伤财是什么?

      白鸿叹了一口气,说道:“秦王政,何等雄才伟略?吕相,能说出奇货可居,又岂是什么目光短浅之辈?你觉得你都能看出来的事,他们会没有察觉?”

      喜皱了皱眉,这话倒是不假,但还是顶嘴道:“秦王政自幼便在赵国做质子,前些年刚回秦国。今年才坐上王位,你又怎知他乃雄才伟略之王者,而不是吴王夫差之流?”

      “这个不重要,是不是雄才伟略,你日后便知。”

      白鸿笑了笑,伸手纤纤细指,在自己的碗里蘸了点菜汤,直接在桌上画了两条竖着的平行线,下面又画了一道横线。

      “喜,你瞧,这两条线,西为泾河,东为洛水。下面这道……”

      “渭河!”喜看着白鸿这抽象画,说道。

      “没错,正是渭河。”白鸿笑了笑,又蘸了蘸菜汤,在泾河、洛水、渭河三者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圈。

      “此处地势平坦,本应极为适合耕种。但是离这三条河水都有一定的距离,取水困难。导致这一大片地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我称这个圈里的地方,为关中平原。”

      说着,白鸿在泾河、洛水之间划了一道线。这条线从那圈的正中间直接穿过。

      “这便是现在正在修筑的郑国渠。渭河以南,地势西北略高、东南略低。这条郑国渠正好可以借助地势,西引泾水东注洛水。之后,再沿着这郑国渠周围挖掘一些干渠。”

      白鸿一边说着,一边蘸着菜汤,从表示郑国渠的线向周围画出了数条线,呈辐散状朝周围延伸。

      “这样一来,这两条河便可福泽整个关中平原。只要渠成,两河之水可溉泽四万余顷。你算算,能多产多少粮食?这关中平原届时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沃野。”

      四万余顷?

      喜都听呆了,掰着指头算着这能多出来多少粮食。就算一亩地产一石粮食,这可就是四万石!

      至于其他人,速还小,听不明白。而跃和燕的表现不比喜好上多少,听得两眼全发直。

      “鸿,若真是按你所说,此处为何不设干渠?那样岂不是会有更多良田?”

      喜指了指那圈中的一块空白地。

      “那是山,你去挖啊!就凭一双手,你还想把山给平了?再说了,山上的地势不利于耕种。剩下的平原就已经够了。”

      白鸿白了喜一眼,这人怎么一点地理常识都没有。

      要不要找个时间,给他画个地图出来?

      虽然那些城镇自己不知道,但是山川地势……两千年应该也不会改变多少。

      喜可不知道白鸿心底在想着给自己弄好东西,得到白鸿的回答,喜又指了指另一片空地。

      “那这呢?”

      白鸿叹了一口气,说是憨货,还真是憨货。

      “你还记得你为什么反对挖掘郑国渠吗?”

      “劳民伤财!”

      “没错!我说了,这平原西北高,东南低。借助地势,水自然而然就会灌溉这一整片土地。何必多此一举呢?”

      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白鸿说的这些,他在书卷之上可从未见过。真不知道是哪来的这些学问。

      “这么说,这郑国渠还真是一个好东西。不对,此渠在我秦国,为什么要叫郑国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