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妖娆

    《庶女妖娆》

    草莓.com视频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拦住了松下青苍的追击后,神乐顺着三井大佑他们离开的方向走了一个小时左右。

      最终在小路上遇到了等待的三井大佑一行人,他们看到神乐后也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即使明白神明大人怎么可能会失败。

      “继续赶路。”神乐没有过多解释。

      “是,大小姐!”

      不知道是不是叫顺嘴了,三井大佑竟然没有称呼为神明大人,神乐也没有在意。

      最起码在认识的神明中,大多数都被她砍过,从祸神三木辉到黄泉的伊邪那美,就没有一个神明和她关系好的。

      嗯,从这一点来看,她和神奈川神见真的可谓是知己,一个弑神的巫女一个鬼巫女。

      赶路的时间一如既往的枯燥,到了夜晚神乐带着惠离开了队伍。

      走了一天,惠可谓是筋疲力尽,但看神乐这架势,明显是打算趁着现在来进行训练,这让惠不由得暗暗苦笑了起来。

      “没有大点的地方吗……”

      走了半天,发现到处都是树木杂草,神乐忍不住撇了撇嘴,双手结印,饿鬼道秘术发动。

      吸扯力从手上的黑洞中涌起,周围好像刮起了飓风一般,树木被连根拔起,惠看着这一幕愣在了那里,她并没有感觉到任何风,这是神乐对饿鬼道操控到了极致。

      想在以前的时候,神乐都不敢随便用饿鬼道,太容易波及队友了。

      清出一片空地后,神乐撇了撇嘴,这些树木中的灵力还不如发动饿鬼道的消耗呢,当然要是把饿鬼道开到最大,直到吞噬这个世界的程度,那只要吞掉这个残片世界就足够她恢复到正常实力了。

      “师傅……”

      “不用多问,我只教你剑道。”

      神乐奉行一贯的不多解释,这个世界灵力太低并不适合修习阴阳术,就算学会了也只是街头卖艺的小把戏。

      “我没有适合的剑,先用这把好了。”神乐将净尘抛了出去,净尘明显有些抗拒。

      惠接住净尘,下一刻感觉自己双手立马失去知觉,就好像从根本上死去了一样。

      “师傅!我的手……”惠差点哭了出来,明明手还在那里,但却感觉不到了,就像彻底失去了一样的感觉让人非常恐惧。

      神乐一巴掌抽在净尘的刀身上,笑骂道:“调皮,你还有脾气了吗?”

      净尘微微闪烁了一下,然后就直接装死,惠感觉到了自己的双手回来了,但却不敢再拿着净尘了。

      “看把人家吓的!”神乐气愤的拍打净尘,那样子在惠眼中就好像疯了一样。

      教训了净尘一顿后,神乐把炎彻递了过去,无奈道:“放心,炎彻一直是个乖孩子。”

      惠怯生生的握住炎彻,拔出浸染着红色纹路的太刀,炎彻上的炎纹亮了一下,惠吓的直接把刀丢了出去。

      从炎彻上传来一股无辜委屈的情感,它只是在打招呼而已,这让它很受伤。

      “师傅!刀、刀……活的!”惠吓的说话都不清楚了,指着炎彻惊呼起来。

      “不要把手上的刀当成工具,否则它也会把你当成工具的。”神乐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说起来这种玄之又玄的话。

      其实这句话也没错,诞生灵智的灵刀也是会挑选主人的,就像净尘选择了她一样,当然也有原初鬼彻这种破刀。

      惠握住炎彻,将刀对准神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刀刃是对着神乐的,却给她一种斩不中神乐的感觉,这不是神乐做了什么,而是炎彻永远也斩不伤神乐,这是事实。

      神乐一刀斩出,只是很普通的一刀,惠挡开了这刀,神乐手腕一转,使出了影拔这种小技巧,净尘就像是直接穿透了炎彻的格挡一样,冰冷的刀刃停在了惠的脖颈附近。

      惠懵在了那里,神乐将炎彻收回,看样子惠的灵接受的只是她剑道浅层到中层的技术,再加上体质不像武士一样,在她面前就变得好像白纸一样脆弱了。

      “不要紧张,将身体交给自己的感觉。”神乐提醒道。

      要是那个在汤屋中打退了数位武士的惠,不会被普通的影拔击败,只能归于在恐惧中惠发挥出来了不可思议的实力,而平常却做不到。

      “非常抱歉……”惠失落的说道。

      神乐没有说话,只是再次挥刀进攻,她现在的目的就是压榨惠的潜力,她要知道惠到底在她的灵中得到了多少东西。

      五次对决后,惠跌坐在地上,神乐的刀对准的她,说实话也许是给予的期望太高了吧,神乐现在有点失望了。

      “退步都能摔倒,你真的是窥探到了我的灵吗?”

      “我的剑道,无物不斩,窥探到这一剑道却没有挥刀的勇气,你太软弱了,惠。”

      神乐收刀入鞘,今天就到这里吧,炎彻神乐并没有取走,至于用来做什么就是惠的决定了。

      “可是我觉得,伤害人是不好的……”惠抱着双腿缩成一团的小声自语了一句,大概是以为神乐听不见吧。

      背对着惠正在往回走的神乐脚步停下了瞬间,听见这句话的第一时间神乐的感觉是不屑,但是仔细想想神乐感觉细思极恐,什么时候她感觉用刀伤害别人才是正常的呢?

      这一瞬间,神乐心脏猛的一跳,好像有什么破碎了一般,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变化。

      神乐苦笑着摇头,暗暗自语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新收的徒弟一句话差点把我的剑道击溃。”

      刚才就因为这一句话,神乐的剑道差点被她否认了,斩之剑道,这种剑道只能用来伤害什么,哪怕是用来守护,也显得逾越了些。

      她这剑道本来就因为伊邪那美打断一次而受伤了,这次又直接被惠的一句话问心,感觉最近一直在倒霉啊。

      神乐回到营地后,惠没有多久也回来了,但却不敢看神乐一眼,三井大佑看出了不对,不过也不敢多问一句。

      他是不知道神明的徒弟到底要多么优秀,神明大人应该是很严格的,惠小姐没有达到要求吧。

      然而他却不知道,神乐感觉今天晚上是她输了,而且输得非常彻底。

      伤害别人是不好的,那她又为什么握住手上的剑?

      她的剑道是斩,斩开一切阻挡在面前的东西,斩就是伤害吗?那难道斩不是伤害吗?

      神乐一咬嘴唇,刺痛感将她从内心的争执中拉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