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渣攻叔叔后我暴富了

    《嫁给渣攻叔叔后我暴富了》

    adc在线播放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屋内针锋相对剑气跋扈,屋顶墨骁眉峰紧蹙,手已附上腰间利刃静待时机,墨骁想着帝梓潇回头一看一愣怔,帝梓潇正咬着不知从哪里顺来的冰糖葫芦,突然眉峰一皱“嘶”了声,神情并茂碎口念叨“好酸~”

      “…”

      帝梓潇瞅了眼盯着他的墨骁,若无其事的挥了挥手中的冰糖葫芦,无视墨骁额头上已经开始冒起的青筋,闲情逸致道。

      “墨伯伯,我给你说啊!就这姑娘刚刚所说的王酸那可是个厉害玩意儿,是由着HCI浓盐酸和HNO3浓硝酸按体积比例三比一组成的混合物,要是沾了那么一点点,简直不得了哦…”

      “…”

      “噢,还有那姑娘说得数理化比这还恐怖呢,想当年我就是深深臣服在数理化的裙下,始终没能抬起头来,现在想起来…唉…真是惆怅…真是惆怅得很啊…”

      帝梓潇说得绘声绘色,墨骁脸黑了又黑,因为完全就听不懂他家三皇子在嘀咕什么,眼下北堂墨都快被随时咔嚓了,偏生他家三皇子还有心情在这里感叹人生?!

      “三皇子!!!”

      “啊?你也觉得很惆怅是吧?”

      “…”墨骁险些一口气没上来,憋红了脸强制压低自己想要以下犯上狠揍帝梓潇的冲动道:“你就不能认真点吗?”

      “认真?”帝梓潇扬眉瞅着墨骁气急败坏的模样,心里憋笑,面上很是认真的点头道:“我很认真呀!”

      “…”

      见墨骁不打算再理会自己,帝梓潇撇了撇嘴,这老人家就是不经逗,可自己也不能太过了,毕竟墨伯伯这人他还是很喜欢的,想着帝梓潇凑到墨骁耳边讨好道。

      “墨伯伯,你说我这开场是惊天泣鬼式?还是肝肠寸断式?又或者缠绵悱恻式~”

      “什…什么…”

      “好…那就神马浮云式…”

      “啊?…三…三皇…”

      墨骁话还未说完,就见帝梓潇一个纵身跃下屋顶,停在静安殿外仰头看向自己,抬手就朝自个儿头上一阵乱抚,眉宇渐渐染上哀伤,惹人怜悯的眸中浮现水汽,正当墨骁看得不明所以时,帝梓潇深吸一口气,两手一张毫无章法的推开殿门,震惊夜色的狼嚎哀啸同时响起,哭得墨骁差点从屋顶下直接摔了下去…

      …嘭

      “呜呜呜呜…我可怜的二哥啊……”

      一声响彻静安殿的哀鸣幽怨缠绵随同突如其来的推门声,惊得殿内争锋相对的北堂墨和庆毓光同时一愣,转头看向冲进殿内直扑帝无羁棺材而去的赤红身影。

      “二哥啊!你说你年纪轻轻…咋就永垂不朽了啊…”

      “…”

      “…”

      帝梓潇哭得见者流泪闻者伤心,偏生殿内安静得出奇,帝梓潇抽泣半晌忍不住透过遮住自己脸颊的袖袍偷偷瞄向正看着自己的两人,一个警惕诧异,一个僵硬呆傻,心下暗道难道是自己出场的方式没对?又或是声音不够荡彻心扉?琢磨了会儿,帝梓潇越想越有道理,猛提一口气一拍棺材板,再次凄厉哭喊。

      “啊…我二哥啊…你死得好惨啊…”

      …哐当

      嵌着撕裂强度的立体环绕哭喊音震得北堂墨浑身一抖,手一松惊翼直接掉到了地上发出沉闷嗡鸣,庆毓光低头看了眼惊翼,瞟过周身已无剑气释放的北堂墨,满心疑虑压制心底,抬头望向趴在棺材上哭得声泪俱下的帝梓潇,稳了稳被帝梓潇吼得些许分散的意识,轻咳沉音。

      “帝三皇子?”

      “呜呜呜呜呜…”

      帝梓潇听在耳中不作回应,全然一副深陷哭泣无法自拔的模样,瞧得庆毓光也是泛滥起一丝不忍,压低了嗓音温和道。

      “帝三皇子”

      “…”

      庆毓光缓步走到帝梓潇身后,上下打量起传闻中常年卧病在床弱不经风的东临三皇子,见其身躯斜靠棺材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颤抖,乌发凌乱披肩,脸上哀痛欲绝,连呼吸都时急时缓像是随时都能晕过去般虚弱不堪,倒真有几分传闻中的样子。

      “逝者已矣,还请帝三皇子节哀顺变”

      “呜呜呜…”

      帝梓潇吸了吸鼻子,缓慢抬头看向庆毓光,白皙脸颊上泪光闪烁,娇弱致美,瞧得庆毓光身躯微晃,其后北堂墨更是彻底惊呆了。

      …oh my god!

      …这男人美起来还真就没女人什么事了…

      …怪不得帝无羁百媚不侵…

      …我要是有这么个弟弟!

      …我北堂墨也能!

      面对两人的惊心迟疑,帝梓潇心里清楚但绝不苟同!他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爷们!眼看两人从上至下从左往右将自己看了个数遍,帝梓潇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终于忍不住抽泣道。

      “我二哥…他…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帝梓潇偏头做柔弱状,一双眸子秋水盈盈,庆毓光蹙了蹙眉,看了眼棺材中的帝无羁。

      “前几日南祁春季狩猎,帝皇子被发现时已没了呼吸,还请帝三皇子节哀顺变”

      “呜呜呜…我听说我二哥是晚上才被发现的,青天白日的你们南祁都没注意吗?”

      “狩猎期间均是各自行动,至于丛林中去不得的地界也已提前有所告知所有人”

      “所以你是说我二哥去了不能去的地方?”

      “确实如此”

      “哇…呜呜呜呜呜…”

      “请节哀”

      庆毓光说得简洁,他本就没想多做解释,更何况帝无羁被发现时已没了气息,但那日丛林中的转瞬即逝,庆毓光至今都心存疑虑,再说这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帝梓潇,何时离开的驿站又何时进的宫自己竟然毫无察觉,思绪疑虑间庆毓光沉眸不语。

      帝梓潇余光扫过站在庆毓光身后盯着自己发愣的北堂墨,目光往下寻得北堂墨低垂的右手掌内鲜血淋淋,顺着手臂抖动一滴滴溅落地面,念及二哥嘱咐计上心来,低头看向棺材里的帝无羁,幽怨哭呤。

      “呜呜呜…我二哥生前最喜欢安静了…”

      “…”

      “…”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落入北堂墨耳中扎心刺痛,她当然知道帝无羁喜静,抬眸看着帝梓潇哭得浑身颤抖,北堂墨呡了呡唇,抬手抹掉滑落脸颊的泪珠,弯腰捡起惊翼,回头恶狠狠的盯了眼庆毓光,转身离开了静安殿,并非她认输就此作罢,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她确实不是庆毓光的对手,而且方才那股突然爆发的力量此刻已荡然无存,力量涌现时她明明能感觉到却无法驾驭,就像此刻手中如同死鱼般毫无生气的惊翼。

      出了殿门的北堂墨心乱如麻沮丧至极,迎着月色麻木的走了一会儿,猝然停下脚步,目光不自觉看向因掌心震裂而不停发抖的手掌,想起庆毓光身上那股被剑气逼出的药香,瞳孔一睁脚步一转,飞也似的狂奔向贺君诚所在的宫殿。

      北堂墨一走,庆毓光目光投向帝梓潇,帝梓潇所幸直接靠上棺材,也不避讳庆毓光的视线,他这副身体虽因体弱不曾习武,但却有一目十行的天才记忆,所以对武学派别及招式极为敏感,自然也能感应到庆毓光所携武力非凡,虽不及他二哥但与墨伯伯正面交锋还是能略胜一筹,左右权衡之下,帝梓潇哀怨的叹了口气。

      “唉…想我一路昼夜不停从东临赶往南祁,拖着这副柔弱之身,连与我二哥独处都不能啊…”

      “…”

      “唉…”

      “帝三皇子这话可说得本将军惭愧,看样子倒是我南祁照顾不周了”

      帝梓潇偏了偏头又一声沉重喘息,摸了把眼眸处滑落的泪珠,妥妥病娇样儿摆头叹道。

      “将军言重了,南祁岂会不周?天上地下都护得周全,就差没送个美人给我暖被窝了…”

      “…”

      说话间帝梓潇故意朝庆毓光抛了个媚眼,低眉颔首间更是眸光流转情欲宣扬,寻得庆毓光神情突变,帝梓潇乘机而上话锋一转

      “当然…若此人能是将军,那就完美了…”

      “…”

      说着帝梓潇作势就要扑上庆毓光,庆毓光眉心一震连退两步,本能的握紧了双拳,再看帝梓潇满脸藏不住的失落和那双盯着自己哀伤娇柔的眸子,深深沉了口气拂袖而去。

      “…”

      “…”

      帝梓潇瞅着庆毓光远去的背影,转头冷哼一声,抬手一撩自己散落肩头的乌发,忍不住仰头自叹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啊!可怎么了得哟!想着帝梓潇忍不住瞟向棺材前摆放的牌位,冲摆位上帝无羁的名字挑了挑眉,二哥啊!今日小弟为了你连色相都牺牲了,改明儿你踢我的时候,可记得脚下留情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