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英雄联盟

    《假的英雄联盟》

    孩子生父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穿越前的小故事……

      “欢迎来到转生之间,要来一场游戏吗?”

      “我死了?”看着眼前的蓝色头发的女神,白夜联想到了一个同样的睿智女神,重新定义女神形象——或者说下线——的大奇葩。

      “听的到哦,你们心里想的话,再我的感知里,与直接在我耳边大声喊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女神的头顶出现了非常漫画风的十字路口。

      虽然也确实是有这个家伙就是了……

      女神心底碎碎念着。

      普通的学校,普通的学生,普通的一天,普通的路边,普通的车祸,普通的……

      是的,车祸,就像无数小说的开头一样。

      那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下午,白夜按照每月一次的频率出去采购,顺便取快递。

      在他拿着本月的精神食粮回来的路上,看到了一个在路边玩儿球的小女孩。

      小萝莉手中的彩球掉落,拐角两道刺目的车灯与尖锐的喇叭声想起。

      (我的场上集齐女孩,皮球,卡车司机,发达陷阱卡——异次元转生!)

      接着是经典的救人,被撞,苏醒……

      (死者苏生)

      道友与我有缘,合该应此一劫。

      “虽然会让你觉得冒犯,但是我说过了,你的表层思维,对我而言与大声讲话没有区别!“女神不满的说到。

      ”另外,以你一般的非凡潜能,没有人专门害你,不过是一场意外罢了。”

      初始的天赋并不决定一个人的最终成就,因为人是具有无限可能的存在。(出生的时候因为世界砍去许多可能,成长过程中因为家庭环境砍去许多可能,数年后因为固定的三观与习惯再砍去许多可能.....但是人依旧具有无限的可能。)

      就算只是一块木头,也有可能成为沉香木,而一个树根,可能成为价值连城的雕塑一样。

      再不济,时间与磨砺会让价值增长,再廉价的破碗,也可以成为古董。

      但是,就像赌石的人一样,原石切开后的价值才是他们关心的,那个石头里切出来的东西,最后会不会成为某个宝物的配饰。

      与之后的加工相比,会不会成为某个传世珠宝的零件不重要,本身的价值才是关键,玉石的品类,种水,大小,杂质才是他们关心的。

      也就是女神的评价白夜能力一般的原因。

      而女神只是一个玩儿扭蛋的玩家,没心思培养杂鱼。

      “非凡潜能?”一般的非凡潜能很奇怪,不过如果含义是品级一般的超凡资质,那么自己其实是可以变异的。

      但是平平无奇二十多年,难不成还要打通任督二脉?或者进行觉醒仪式?

      “把妹手那种?”白夜不担心女神误解自己的含义。

      “不,只是相当于赌石中的那种,包裹着石皮的质量未知的玉。”

      白夜端正的坐好,接着问道:“所以接下来要开始一场游戏?”

      死亡的恐惧永远小于未知,而眼前也不是无法理解的克总发糖。

      女神的眼神微微波动,白夜这个时候幻想着的奇奇怪怪的东西的故事在她眼前闪烁,比如李亚林,比如杜克,比如冯雪,以及各种娘化本,阿库娅,姬骑士等....

      “我想和你玩儿个游戏,赌上你转世之后的外挂的游戏。”女神压住想把白夜人道毁灭的心思,直言不讳的说到。

      “那么我要付出的就是名为源石的天赋?这是解石的一部分?”白夜问到。

      “没错”女神干脆的点头。

      “哦。”白夜愣愣的回复。如果失败了,今天的记忆估计保不住,所以无所谓,白夜暗想。

      “不说什么了?”女神问到。“这可是赌上未来的游戏噢。”

      “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反正我也没的选择。“

      ”再说,反正倒霉也不是我,先爽再说。”(他世我非我,一如他我非我。)

      白夜像极了暑期日常摸鱼拖延,死活不写作业,仿佛明天的我不是我的咸鱼的亚子。

      “很好,那么开始游戏吧。来,跟着我一起念:向冥河起誓,开启黑暗游戏!”

      冥冥之中的河,不只是忘川,时间长河,历史长河(文明的记录,与时间长河存在偏差),银河,心河,爱河等等等等的概念集合,绝对自然,绝对公正。

      “向冥河起誓,开启黑暗游戏。”白夜此时脑中闪过现场印卡的口胡王,决斗者的一切都是注定的,包括印……抽卡。

      话音刚落,两道接引之光落在身上打断白夜的胡思乱想。很快,两人出现在一片荒漠之中。

      “游戏规则:我投掷硬币,你猜正反,猜中你获得胜利,不中我获得胜利。”

      “就这么简单?”

      “你十连的时候还会一个个看2星角色的过场动画?”

      “好吧,好吧,那么游戏开始。”

      叮~

      “正面。”白夜随意的说到,忽然感觉索然无味。

      “噢?真巧,你赢了。”

      “这都可以赢?你放海?”白夜不解。

      “啧,那么祝你好孕,轮回路长,好走不送。”女神没有回答,弹指将一张卡射入白夜体内,莫名的吸力传来。

      对于女神而言,低于一定价值的源石没有带回去的欲望。

      她要的,也不是赚钱,而是出货时的快乐。

      白夜不由自主的离开凉亭,快要走出凉亭之时,一个半透明面板弹出,熟悉的用户须知展开,白夜下意识拉到底,点击确定。

      “源石开始觉醒演化了吗?或许你能够带着记忆转世呢(主要因为凉亭里待了一会儿)。”女神微微一笑,继续看着凉亭外超长的队伍,等待下一个受害者/幸运儿。

      顺带一提,女神对于胜利的追求与对方筹码的珍贵程度成正比,并且是指数比。

      毕竟她的筹码只是类似短期工资或零钱的东西(普普通通的几亿岁富萝莉),而那些人持有的源石则类似手办,游戏角色,限定的物品……

      终归需求与渴求并不一样,爱好与职业也并不相同。

      另一边,白夜在冥冥之中的引导之下,他顺从内心的指引,走向庄严古朴的大门。

      穿过门的那一刻一道光芒闪过,意识仿佛在此刻停滞。

      不知多久之后,白夜听到了一个声音。

      “下一位。”

      “天赋,身份,世界,嗯,还有伴生物……可以了,转生请走这边。”转生女神微微卡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

      拿着另一个黑衣女神递过来的卡,白夜接过一片空白的卡牌。身体麻木而又机械的走向漆黑的漩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