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手语魔法师

    《网游之手语魔法师》

    新世界的格局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大学时期的悠闲相对比高中时的时间紧迫,争分夺秒,完全是两种极端。

      下课铃声响起。

      大批学生从各自上课的教室鱼贯而出。

      萧玫和林媛媛也混在人群中。

      两人边走边聊着,林媛媛往后看了一眼突然道:“玫玫,看后面,刘孟龙又追上来了。”

      萧玫头回也没回,表情微冷,脸上挂霜:“别管他,我们走。”

      “哦……”

      花不惹人,人却恋花。

      刘孟龙声音从后面传来:“萧玫同学,林媛媛同学,下午没课了,你们打算怎么安排呀?”

      林媛媛扭头看了看自家闺蜜,樱桃小嘴一努,咯咯着笑起来。

      萧玫瞪她一眼,暗骂她没良心的,竟然还笑自己,岂不知这个行走的荷尔蒙渣男前世把你这妮子可害惨了,现在笑得多开心,将来就得哭的多难受。

      此渣非良人,不,非人!

      回想到前世,关于刘孟龙和林媛媛的那段往事,她就想转身给叫住她们的这个家伙一个回旋踢。

      前世,开学没几天刘孟龙就开始追求自己,当时她觉得这家伙太虚伪,而且推测其还是个死颜控看脸党,就懒得搭理。

      可是没过多长时间,她发现闺蜜林媛媛行迹可疑,时常背着自己鬼鬼祟祟的出去不知道做什么。

      之后,等到事情败露。

      这妮子才满脸娇羞地向她交代跟刘孟龙好上了,她觉得闺蜜所托非人,劝了不止一次,可对方也没当回事,最后被骗了身子还被甩。

      不止如此,事情到这儿还没完。

      俩人分手第二天,此渣就跟班里另外一个女生好上了,还在跟朋友炫耀的时候“一不小心”散播出林媛媛虽然看上去很文静,可是在那方面很奔放。

      不管在什么时候,两性八卦都最为畅销,一时间,林媛媛算是风头无两,兴许也是因为这件事才促使脾气如小绵羊温顺的林媛媛开始成长吧。

      当时整天看着闺蜜以泪洗面,萧玫就差没撸起袖子锤爆他狗头了。

      此时,一如曾经。

      周详情知,今生萧玫还能给此渣伤害小绵羊的机会?

      “好狗不挡道!”

      性格刚强的关中女娃不好惹,拥有爆裂脾气的关中女娃更不能惹,参考被逼的轮回的周正可想而知。

      “萧玫同学,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怀有恶念?我做错了什么?我们好像上大学才认识,而且……”

      “没有为什么,就是单纯的看你不爽。”萧玫拨开拦路的刘孟龙。

      拥有校花之姿的萧玫以及有潜力冲击系花级别的林媛媛,无论走到哪儿,永远都不会缺少关注。

      刘孟龙察觉两旁还有一直关注着这边儿的同学,没敢再逼得太紧,只是缓步跟在二人屁股后面。

      萧玫对此渣的厌恶至极,感觉他在自己五丈之内,那空气中就会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泔水味。

      等路上人少了,刘孟龙又赶上来。

      “萧玫同学,我们之间如果有什么误会有什么冒犯的话,你直说也好呀,毕竟以后都是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你现在一直跟着我们,就已经让我感到极大的冒犯。”萧玫终于爆发,把手上的书都递给林媛媛,纤细晶莹的食指都快戳到他的额头:“你这个人是不是荷尔蒙冲昏了头脑,黄河的水流进了血液,浑身都散发着动物世界的气息,无处发泄校外找公主去,别跟个苍蝇……蜜蜂一样围着我们嗡嗡作响。”

      她这一番话说完,高挺的胸脯起伏不定。

      不只是刘孟龙懵了,就连林媛媛都看傻了眼,路过的人将目光齐齐投射在刘孟龙的身上。

      当事人见旁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莫名之色,似嘲讽,似鄙夷,似厌恶,连忙逃也似的远离这个伤心之地。

      这次之后,估计他这辈子再追女孩都有阴影了。

      小绵羊嘴做O式:什么情况?玫玫为什么这么激动?

      以前追玫玫的人也不少,可今天太反常了吧,就跟吃了枪药似的,虽然她也感觉刘孟龙一直跟着确实挺烦,但是此时她竟莫名感觉这……好惨一男的。

      若让萧玫知道自家闺蜜的心理感受,恐怕得气的吐出一口老血。

      然后狠狠地拍两下小绵羊的后脑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地对她一阵舌绽莲花,口吐芬芳。

      ……

      “嘶!”

      “健利哥,我能提个小小的建议吗?”

      “说!”

      “能不能别这么大力,我疼啊!”

      “这不使点劲怎么行,马上就好了,你再忍忍。”

      “嘶,啊~”

      周正扶着墙,回头看向面目逐渐狰狞的二姐夫,满脸的生无可恋。

      过了会。

      二姐夫才抹了把汗,长舒一口气。

      “先去冲冲吧,看你这都是灰,要不用劲搓哪能搓下来。”

      “嗯,一会你帮我也搓搓。”

      “呃……哦。”

      周正看着都快搓掉皮的肌肤白里透红,暗自感叹,现在的自己还是肉嫩,根后世那皮糙肉厚的油腻大叔,完全不似同一个人。

      两人从浴室出来叫了两个按摩师。

      绝对的正规场所,不提供龌龌龊龊的特殊.服务。

      “三子,以前没听说过你还懂古董啊?上学的时候还教这个?”

      趴在隔壁床的二姐夫说道。

      周正示意按摩师大力点道:“谁说我懂了,我就是单纯看着好看。”

      “就为看着好看?”

      “不然呢?”

      “……”

      易健利沉默了。

      小舅子的败家程度,随着他赚钱的速度以爆发式成长。

      求问如何阻止败家,在线等,挺急的,一天两万钞呢!

      花的不是自己的钱他也心疼啊。

      这小子太不会持家了,亏自己以前还认为他是个会过日子的主,眼瞎呐。

      “你现在还年轻,赚了钱……”

      “就得花是吧。”周正抢着说,见二姐夫表情不善,又讪讪道:“健利哥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其实我就是感觉柱子的瓶子花纹生动,看上去很舒心,像是老物件,再说两万块里面不还有柱子的工资嘛。”

      自己几个月的货源,全凭靠柱子一人负责,平时还整天客串他们的专职司机,一个人干两份工。

      他要是当时连这两万块都不舍得出才真的会让人寒心,况且柱子这人他用着顺手,说不定以后共事的时候还长着呢。

      再说,他此行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拉拢人心吗?

      二姐夫无奈道:“唉,我也管不住你,你自己觉得不亏就行。”

      周正默默无言,心里却想着:一箭三雕,我亏吗?

      亏心倒还有点可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