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贤妻良母

    《[综]贤妻良母》

    孟广美吻戏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江峰护着老娘,马不停蹄地向前奔驰。当坐下的马匹累了之后,马上就再换一匹。就这样四匹马轮流地换骑,到天明时已经离开那州府百十多里。

      这一路上江峰都在想,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可现在这种说法,对自已已完全不适用了。‘独臂龙’这名声已是广泛流传,只要自已一出现在人群中,就无法隐瞒自已的身份。独臂已成了自已独特的标志,也根本无法隐瞒和改变了。现在也只能去隐入山野,这也才是最明智的。

      看着初升的太阳,和那远方屹立着一座巍峨的群山。江峰把马停了下来,找一处空地和老娘坐下休息起来。小儿这时也醒了过来,江峰把他放在地上。他惊奇地发现一觉起来,竟然在这荒野之处。但这孩子还是显得非常高兴,跑到奶奶跟前。老娘一把把他搂在怀中,喂他食物,并不断的爱抚着。

      休息了约半个时辰,然后又继续上路。又走了一天,日暮向晚,漫天红霞,斜阳独挂西山。看到眼前的高山,山势险峻、人烟渺渺。江峰和老娘都认为,这才是落脚的好去处。

      又急奔疾走,过了山岭之巅。不久,他们抵达一座山谷中。江峰打量了一下这四周,看四周都是壁立高峰,当中是很大的一片的盆地。于是又往山谷里走了没多远,忽然眼前一亮。这山谷到是山云雾谷,只见山谷内到处都是草木茂密,郁郁葱葱,一碧连天。四周长满了与外面完全不同的奇花异草,群蜂飞舞、群花摇摆、鸟语花香,真是别有一番洞天。越往谷里走,越是五彩缤纷、层出不穷的花树迷得人眼花缭乱。这里的一番景色与外面完全不一样,可能是这盆地的关系,谷中却暖和如春,遍地绿茵中,杂生着各种奇花,五色缤纷,芳香袭人。

      江峰和老娘带着小儿又向谷内走了一段路,看那前面仿佛就又像是一个小村落,竹舍茅屋,流水潺潺。在一高处还有一间简陋的木屋,处处都显现自然之美,简直就是一处‘世外桃源’。这真乃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祖孙三人又向那木屋走去,要到那木屋处时,才发现木屋旁那大树底下站着一人。江峰不觉也微微一怔神,只听那人呵呵一笑说道:“欢迎远方的客人到这‘常春谷’来,刚才听到马的嘶叫声,就知道有人已经进谷来了。在下是住在这里的老猎户,名叫谢青。”

      这时又听到一声嘹亮的欢笑声传了过来,只见又有两个一高一低的人影飞跑而至。

      江峰暗暗忖道:‘没想到这山谷中,竟然还居住有人家。’于是举目瞧去,但见前面一人,是国字脸的中年汉子,身上也穿着一袭长衫,脸上犹有笑容。江峰忙将左手拱起笑道:“在下江峰,时入谷地,还望打扰。”

      这时那两一高一低的二人已到眼前,原是一年青妇人牵着也有三岁左右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子穿着一身窄窄的红色衣裤,生得柳眉星眼,非常可爱。她见老娘手牵着与自已年龄相仿的龙儿,就急忙跑了过来,口中还大声地喊着:“哥哥、哥哥,我们两个玩好吗?我叫凤儿。哥哥叫什么?”说道就拉住龙儿的手。

      龙儿看这小妹妹热忱地过来找自已玩,也非常高兴。见这里有小伙伴,毫不见生地特别开心。便对她说道:“我叫龙儿,以后我们两个天天在一起玩好吗?”

      “好的,我以后天天和哥哥在一起了。”说道高兴地又蹦又跳。两人幼小的孩童就无忧无虑地玩耍起来。

      那谢青说道:“这位大娘和江大哥,这谷内已有很久没有外人来过了。你们初来乍到,现在天色已晚,不如先到舍下休息,日后再做安排可否?”

      江峰高兴地说道:“太谢谢兄弟的情意,愿听兄弟的安排。”

      于是跟着谢青去了,那妇人赶忙搀扶着老娘随后而来,二个孩子是又蹦又跳地来到其家中。

      晚饭间,谢青疑道:“你们祖孙三人,何以到这荒僻的山谷来?”

      江峰道:“兄弟,你有所不知,我们也是无可奈何才躲到这荒僻所在。我们原居住在州府,一切都相安无事。不想前几日有一恶妇看中我这小儿,硬生想把他抢走,被我强行追回。故怕日后我在明她在暗,对孩子有个三长二短,所以心中极其不安。这孩子是我们的心头肉,我们不能失去他,这才不顾一切地躲到这深山里来。如果兄弟不嫌,我们可否以邻相处,不知意下如何?”

      谢青到豪爽地说道:“大哥,你这话差异,你们愿住在这里,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我岂能嫌呢?大哥,即然我们有缘能聚在一起,你就把我当兄弟。我就把你当大哥,大娘就是我的老娘。我们就是一家人。”然后转身对自已的妇人说道:“秀儿,这大娘就是我们的娘,这大哥就是我们的大哥。你喊一声娘和大哥。”

      这妇人也是满心喜欢,很爽快地喊了一声娘和大哥。这一下可把那老娘高兴的不得了,两家在一起那可是其乐融融。

      江峰到处看了看,见谢青的住房不远处,还有一处房屋,并没有看到有人迹。可能这里曾经有人居住过,那木屋里还残留有一些简易用具。于是决定在这定居了下来,从此可以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

      就这样江峰一家三口,就在这世外桃源住了下来。也不去理会那山外烦锁之事,与谢青一家为邻。寒暑易节,春去秋来,三、四个年头匆匆过去。

      在这三、四个年头里,只要一有空闲的时候,江峰就教这二个孩子读书认字。跟他们讲那生活知识和常识,以及古今中外的奇闻趣事。江峰的知识本就非常渊博,什么都能侃侃而谈,这到让谢青夫妇两人非常佩服。

      现在看到这两个小儿都有五、六岁时,江峰就开始着手教他们扎马步,开拳脚。教受他们一些武功的最基本动作,讲授一些动作的规范和要求。

      看着小儿一天天变大,江峰更是满心喜欢,恨不得把自已的毕生功夫倾受到给他们,以了确自已多年的心愿。

      老娘见自已的龙儿和那凤儿,两小无猜健康活泼地成长,也更是感到心慰。见龙儿灵巧机动,更像他大伯的侠义心肠。那小女凤儿,天真可爱,尽得其娘亲的秀美乖巧。

      “龙儿,看你满头大汗的,让奶奶替你擦擦汗吧。”老娘看着炼完功的孩子,拿着手巾说道。

      “奶奶!大伯今天教了我很多东西哩!”小龙儿蹦蹦跳跳的跑到奶奶身边。

      奶奶替孙子抹去汗水,内心充满着慈爱。

      “奶奶,大伯也教了我很多东西!”小女孩凤儿也高高兴兴地跑过来对奶奶说道。凤儿的样子也十分可爱,眼珠溜溜的流转,额前的浏海上下起伏,煞是好看。

      “呵呵,好孩子,以后大伯还要教你们刀法和剑法。好了,你们去玩去吧!”老娘高兴地说道。

      龙儿和凤儿手牵着手,跑向那山间的林中。谷内薄如清纱的雾,蔓延在这清秀幽静地山中。偶尔有一两只不知名的鸟儿,在树枝上清脆的叫着,给这寂静中添上了一丝灵动。

      走在这如仙境般的山谷中,两小儿在尽情地玩着。忽然,一动听柔弱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公子,小公主,你可是迷路了吗?”

      龙儿和凤儿抬头一看,只见一身穿青衣的美丽女子,笑喜喜地站在面前,竟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凤儿见这陌生女子,感到又惊奇又欢喜,也笑着说道:“阿姨,我们没有迷路,我们就住在这里。”

      那女子说道:“啊,你们肯定是迷路了,刚才我到你们家去玩,你们的爸妈正在到处找你们哪。这山里有许多野兽,十分危险。这样吧,我送你们回家去,你们跟我走就是了,好吗?”

      “好的。”凤儿听这女子这么一说,就有些胆怯地回道。然后拉着龙儿的手,跟着那女子走去。走了没多远,一直没开口说话的龙儿突然说道:“凤儿妹,你看这么快就要到我们家了,我都看到家门口那棵大树了。”

      那女子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地楞了一下,然后又四周看了看。不知是她弄不清方向,还是迷了路,站在那里犹豫不决起来。想了片刻问道:“小令郞,你可知道谷口在何处?”

      龙儿马上应道:“我知道,我知道。姑姑,我带你去吧!”

      那女子十分高兴,并说道:“好吧,我们先找到谷口,再带你们回家去。”

      这龙儿带着这女子在林子里东绕西绕的,没多一会就把那女子绕的晕头转向,已分不清楚哪是东南西北了。

      这凤儿见哥哥龙儿在林中乱绕就问道:“哥哥,你这是到那去呀,谷口在那边。”

      龙儿马上接口说道:“我带姑姑走近路,你不要乱说话。”说着并用手揑了她一下。那凤儿看了他一眼,仿佛懂了什么似的,就没再说话。

      可这女子顿时就起了疑心,并故意说道:“两位令郞,可能你们也走错路了吧。我记的谷口在那个方向,你们走反向了吧。”说着抬起手随便一指。

      龙儿语气甚是幼稚回道:“姑姑,没错,我天天在这里玩,我认的路。”

      “对的,哥哥带你走的是近路,不会错的。”凤儿也急忙付合道。

      这二个孩子这么一说,这女子这才放下心来,但还是在不停地判别方向。

      走着走着,见前面有几只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龙儿就对妹妹凤儿大声说道:“妹妹,你看那几只蝴蝶多飘亮呀,你快去抓只蝴蝶给姑姑玩好吗?”

      这凤儿也是十分机灵,听哥哥这么一说,马上就蹦蹦跳跳地跑上前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喊着:“噢,抓蝴蝶啰,抓蝴蝶啰。抓住蝴蝶送给姑姑玩。姑姑好喜欢蝴蝶哟,姑姑像蝴蝶一样飘亮,我和哥哥都喜欢这个飘亮姑姑噢。”

      坐在家中正与谢青夫妇闲聊的江峰,突然听到屋后不远处,凤儿在喊叫抓蝴蝶给姑姑,不由地一楞。这里那来的姑姑?这时又听到龙儿也在大声地喊道:“风儿妹,快抓住那只大的蝴蝶,飘亮姑姑喜欢那只大蝴蝶。”

      江峰一听顿觉不好,知道二个聪明的孩子正在向自已报信息。于是忙起身对谢青说道:“谢兄弟,可能有生人进到了谷内,你们可要多加小心。”说着就冲了出去。

      正在跟随孩子走着的女子,看着他们天真活泼的样子,心中也是十分高兴。内心不由地心花怒放,正想着美好的未来。走着走着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住房,这时从住房里窜出一个人来,并飞速地冲了过来。这女子不由地大吃一惊,现在才知道自已已被这二个孩子戏耍了。

      忽然,眼前一花,只见那江峰已挡在面前。这女子也是眼快手快,还没等他开口,便急伸手一把把龙儿抱起夹着身上。龙儿被抱起后想挣扎下来,可这女子微微一用力,就已无法挣脱。

      江峰看到此情不由地大怒,高声说道:“冷欣呀冷欣,你怎么阴魂不散,老是要和我江峰作对是吗?快给我把孩子放下,否则不要怨我手下无情。”

      这女子原来是冷欣,她看着江峰冷冷一笑道:“好一个‘过江龙’,好一个‘独臂龙’,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你当初答应把这小儿让给于我的,事后你又反悔,还无故地杀了我二个手下人。你让我千辛万苦地找了三年,你让我朝思暮想思念我这小儿,你让我茶饭不思、夜不能入眠。你这个无耻之徒,悔不该当初一剑没杀了你。今天你让我好好地带走我的小儿,我们来个即往不咎,否则我让你永无宁日。”

      这时老娘和那谢青夫妇也赶了过来,那谢青妻子赶忙过去,把自已的女儿凤儿紧紧地抱在怀里,生怕被这恶女抢走。谢青手拿着守猎的钢叉,怒视着那冷欣。

      老娘见自已的孙儿又被这恶妇抓抱在手里,那真是心急如焚。忙走向前想抢回自已的孙子。这冷欣一见老娘过来,忙拔出剑随手舞了起来,不许她靠近。

      这时江峰见孩子在她手上,想上前硬抢,可又怕一不留神,会伤到孩子。又怕她来个狗急跳墙、玉石俱焚,那可不是自已想要的,也是极其危险的。这可真让江峰是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急的是浑身发颤。

      龙儿可能被冷欣夹抱着有些不舒服,就听他说道:“姑姑,你抱抱我吧,我这样好不舒服。”

      那冷欣一听小儿这么说,心疼地赶忙把他立起抱在怀里。这龙儿好像挺喜欢这姑姑一样,抱着她又是亲又是吻的,把个冷欣高兴和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这孩子又用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头部,把自已的小胸脯贴在她的脸上,装作十分亲热的样子。

      这时冷欣的脸是完全贴在小儿的胸间,两眼已被完全蒙住,对四周都视而不见。人仿佛完全沉静在这幸福之中,人也像麻痹了一样。

      这时江峰见时机已来,飞快地冲向前去,左手迅速地点了冷欣的几处穴道。冷欣一下子被点,人也顿时僵持不能再动。江峰又以闪电般地速度从她手中抢过龙儿,马上把他递给了谢青手上。又以极快的速度一把夺过冷欣手中的剑。

      这冷欣人虽是僵持的,可心里却十分明白。没想到自已在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先后二次栽倒在这乳臭未干的小儿手中。心里是又急、又气、又恨、又爱。

      这时见江峰用剑指着冷欣说道:“你这恶妇,我现在杀你是易如反掌,但看你对小儿不是恶意,故饶你不死。这小儿现如同是我的亲骨肉,任何人休想把他从我身边抢走。所以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否则不要怪我反脸无情。如果你诚心爱这孩子,那可让孩子把你认作亲姑姑,这样也算了此你的心愿。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冷欣身子虽不能动,但嘴还是能讲话。听江峰说完后,心里也在一直地作盘算。看来今天想要带走小儿是没有希望了,要想呈强自已也难以取胜,或者说更本就没有任何一点把握。不如先来个缓兵之计,待以后再想办法。于是说道:“即然你们也是真心实意的疼爱这孩子,那我也就不强求了。但现在必须让他认我这个亲姑姑,你们也必须确认,日后不得反悔。否则不要怪我阴魂不散,我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江峰觉得这事能这样解决也是最好不过了,怨家宜解不宜结。能把这事了结了,免除心头大患。于是笑着说道:“冷欣妹,即然话都说透,那我们就一言九鼎。就这样办,免的节外生枝。那就让小儿来拜你为亲姑姑,他就是你的亲侄儿。我们也就是亲戚关系,以后都不得反悔和赖帐。”江峰说完就出手解了她的穴道,让冷欣又恢复了常态。并把龙儿抱过来,让他给冷欣跪下,拜她为亲姑姑。

      冷欣这时到真是高兴地抱起龙儿,又是亲又是吻的,疼爱非常。把他完全当成是自已的骨肉一般,喜爱的不得了。老娘见这事能圆满地解决好,也十分欢喜。谢青夫妇也消除了心中的疑虑,可以说是皆大欢喜。江峰又说道:“今天也算是我们大喜的日子,请姑姑到寒舍一聚,共同庆贺一下如何。”

      冷欣也高兴地说道:“这也是我求之不得的好事,岂有不去之理。”

      席间冷欣对江峰说道:“江大哥,这几年经我明查暗访,基本查明杀害肖昆一家的罪魁祸首,就是那黑虎山的恶匪和神威镖局串通所为。现在他们还不死心,还在到处查防你们的下落。他们的目的就是想斩草除根,还想要杀害龙儿。大哥你们可千万要小心,以防不测。”

      对冷欣的诚心相告,江峰十分感激,并发誓一定要把龙儿培养成人,让他为家人和镖局几十口人报仇血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