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娱乐王朝

    《超级娱乐王朝》

    申汽豪华轿跑SUV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屋顶的天台并没有特别的宽阔。

      想想也是,毕竟又不是公寓,而且要是空间真的很大的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整修好,说到底只是将原本的小阁楼掀开改造了一番而已,但是视觉效果确实挺不错的,站在上面视野辽阔,就连周围的空间仿佛都扩大了一圈。

      “月亮出来了,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吗?”

      “今天的天色很不错,即使是晚上了天空中也看不到什么云,感觉星星都变多了,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类似的景色了......”

      “那边应该是天空树吧,是了,天空树是在墨田区的啊,一直以来都还没有好好看过呢,原来晚上这么漂亮。”

      ......

      桥本奈奈未的声调虽然依旧平淡,但是语句中却透露出了些许的欣喜与轻松,眼中闪烁着的光辉不仅仅是霓虹灯的反照,更透露着一些莫名的情绪在里面。

      抬头望去,远方的夜空中,东京天空树高高的矗立在城市中心,灯光是墨田区的区树樱花的粉色,逐渐漆黑的夜色中看不清楚许多钢铁浇筑的细节,朦胧中仿佛真的有一株高大的樱花树扎根于此,对比周遭车水马龙的场景,更加显得梦幻。

      白云山将手枕在脑后,吹着暮色下的凉风,悠闲道:“怎么样?”

      桥本奈奈未没有迟疑,点头道:“很不错。”

      “有多不错?”

      “我老家在北海道,北海道的函馆市号称百万夜景,我去看过一次,真的很漂亮。”桥本奈奈未注视着远方的天空树说道:“这里的夜景或许没有达到百万那么夸张,但十万也已经足够了。”

      “所以在这里看十次,约莫等于到函馆市看一次嘛?”白云山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摇摇头道:“只不过我宁愿你在这里看一百次夜景,也不愿意你去函馆看一次。”

      “为什么?”

      女孩偏过头看向他,有些不解。

      “因为太不吉利了。”

      白云山没有多做解释,而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桥本奈奈未则不由自主的蹙起了眉。不吉利?为什么会不吉利呢?有关于函馆市的夜景可是有着诸多美好的传闻,还有说法说在夜景中找到心形的话就能获得幸福的都市传说,这又怎么会不吉利呢?

      白云山像是捏小飞鸟婴儿肥的脸蛋一般捏了捏女孩下意识蹙起来的眉头,打断了她的思绪:“小孩子就不要想太多,这段话没有什么深意。”

      桥本奈奈未这次没有蹙眉,只是站在原地幽怨的瞪了他一眼,她很不喜欢白云山这种故意把她当小孩子般的态度,明明对方也不比她大几岁,说话却总有种老气秋横的感觉。

      白云山则勾了勾嘴角,得意道:“我好歹也已经成年了,这些就是属于大人的权利。”

      说完,他看向了远处熠熠生辉的天空树,说道:“看你一直看着那里,怎么,很想去天空树玩吗?”

      桥本奈奈未点了点头,认真道:“我以后一定要上去一次。”

      “以前都没有上去过吗?”

      “没有,麦麦恐高,除此之外也一直都找不到陪我一起去的人。”

      “那我以后陪你去看看吧。”

      “好。”

      约定的这么轻松,白云山忍不住好奇道:“这话可能有些冒昧,但我还是想知道,你上去之后想做什么?”

      “我想去看星星。”

      出乎意料的是,桥本奈奈未这样回答。

      “星星?”

      “天空树很高,在那里看星星,应该能看得更加清楚吧。”

      桥本奈奈未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如记忆中那般清晰明亮的星辰了,一颗颗铺展在上面,仿佛夏夜玩耍时手电照进河水里反射的银砂在闪闪发亮,静谧悠长。

      银河浩荡,这些星辰照顾了人间千万载,人类从愚昧懵懂,到聪慧伶俐。

      但有一颗照顾了女孩十几年,从牙牙学语到亭亭玉立。

      她相信有着这么一颗。

      星星那么多,她想去看看。

      ——那颗名为父亲的星辰。

      “在这里也能看得很清楚啊。”

      白云山忽然道。

      他伸出手,指向了天空的一角,说道:“那边像勺子一样的就是北斗七星,对着的那颗很亮的星星就是北极星,牛郎星在那边,织女星在那边,猎户星座则在另外一边,再旁边的地方就是双鱼座......”

      他如数家珍,将夜空中的坐标一一点明。

      桥本奈奈未顺着手指看去,努力的睁大眼睛,但却没有看见想象中波澜壮阔的星河,只能零星的发现几颗闪烁着的星星。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看见?”

      女孩沉默了下,转头发问。

      白云山看向她,表情古怪的理所应当道:“因为我早就把它们记在了心里,星星抬头是看不见的,只有记在心里才看得清楚。”

      把星星记在心里。

      桥本奈奈未怔了怔,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

      白云山却又捏了捏她的眉间,将皱着的眉头捻开,淡淡道:“还是那句话,不要想太多,没有什么深意。”

      女孩斜着眼鼻子里不满的轻轻哼了一声,看似是回应,实则在想你总是这么说,但却又总是说些有意思的话,怎么可能不多想?

      白云山则继续道:“有关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这个传说我向来都是不相信的,因为比起星星,我更喜欢月亮。”

      “星星亘古不变,距离我们太遥远了,哪怕距离我们最近的恒星太阳也有一点五亿公里,这么远的距离,使得它们高高在上,什么变化都看不出来,一点人情味也没有,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所以我喜欢月亮。”

      “月亮阴晴圆缺,就像人的喜怒哀乐一样,这样才真实,我看见满月就开心,看见缺月就期盼它变圆,就像生活一样,生活总是需要一些盼头的,没有目的的浑浑噩噩,早晚有一天也会变成那些看不出变化的星星,这样的星星,就像沙漠里的沙子,乏味又无趣。”

      他平静地诉说着,仿佛置身于世外,但眼神却变得比月光还要清冷。

      桥本奈奈未静静的看着他,好似能够感觉到对方挥之不去的孤独感,这种孤独与他口中嗤笑的沙子没有区别,即使身边拥挤着数之不尽的沙子,组成了绵延不绝的沙漠,但是位于沙漠中的这一颗,却依然是孤独的。

      她想要开口安慰,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孤独的人抱团取暖,但沙子哪怕聚集的再多也无法温暖起来,月光洒下,便又变得寒冷无比。

      好在白云山这种情绪没有维持太久,便恢复了懒散的神色,忽然转头问向女孩:“想要把月亮摘下来吗?”

      桥本奈奈未微微一怔,下意识点了点头。

      白云山笑了笑,转身便下楼,从庭院旁的地窖里挖出了一罐梅子酒,随后端着杯子与酒便上了楼。

      清冽的酒液倒在乳白色的瓷杯里,夜空中的明月便被拘束在这一方天地之中。

      就连梅子酒散发着的淡淡幽香,都仿佛来自九天之上的月宫一般。

      “怎么样?”

      白云山得意的看向她,就好像七八岁的孩童买了一件新奇的玩具一般向身边的朋友炫耀,挑了挑眉。

      桥本奈奈未被对方洋洋得意的表情逗笑,翘着小指的右手捂着嘴笑了片刻,随即偏了偏头娇嗔道:“这种幼稚的把戏我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已经不玩了。”

      说是这么说,眼神中含着的笑意却比酒液还要醉人。

      白云山也是一笑,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继续说道:“那就说些不幼稚的,有一个农场,鸡的数目是鸭的四倍,但是鸭又比猪少九只,鸭跟猪的数目加起来是六十七只,请问整个农场所有动物的脚一共有几只?”

      桥本奈奈未眨眨眼说道:“这个问题好像在哪里听过?”

      “这是川后问过我的问题,连和田都尊称为桥本老师的桥本奈奈未,也肯定听过这个问题吧?”

      “那当然。”

      “答案呢?”

      “不告诉你。”

      “骗人,你一定不知道才不肯说吧,我可是很清楚你们,学习好的就没有几个,填问卷时就看出来了,可别想骗我。”

      “我才没有骗人,我的数学可一直都是强项。”

      “有多强?”

      “强到能够算得出,从刚才上来到现在为止,白云桑一共问了我十二个问题;强到能够算得出,从刚才上来到现在为止,白云桑今天的心情应该不怎么好;强到能够算得出,从刚才上来到现在为止,白云桑一直都试图安慰我。”

      桥本奈奈未神色静谧,如同天上弯月一般。

      空气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白云山沉默了会儿,随即开口道:“这是记性强,不是数学强。”

      “嗯。”

      “心情不好是因为今天是缺月,不是圆月,原因前面说过了。”

      “嗯。”

      “想安慰你也是真的,我知道今天是你父亲的忌日,有关他的事......我多少了解一点。”

      “嗯。”

      白云山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叹气道:“你不会生气吧?”

      桥本奈奈未静静摇头,看着他身旁的那罐梅子酒,突然开口道:“我想喝梅子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