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之忍暗继任

    《木叶之忍暗继任》

    有了就生下来好吗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回主人,属下已经将您的记忆还给您了……”

      或许牵扯到一些秘密,当老和尚提起记忆之前,脸上闪过一丝纠结之色。

      记忆已经还给自己了吗?

      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呢?

      白晨宇的眉头深深皱起,仔细在脑海之中搜索着所谓的“记忆”是不是被藏在某个角落。

      然而,思来想去,脑海里面也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未来的“记忆”。

      等等!!

      忽然间,白晨宇想到了问题的关键点。

      老和尚说的记忆,并没有特定的说出那究竟是个什么形式存在的。

      也就是说,可以是隐藏在脑海深处某个地方,也可以是身体外的某样东西。

      甚至,也有可能只是一个古朴的木盒。

      想到之前发生的种种,白晨宇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比如当时他要把盒子给打开,老和尚紧张的模样,还说他要毁了白龙寺。

      再比如,在火葬场的时候,老和尚当时说的是如果木盒在的话,就不用那么被动了。

      再往近了说,女警沈珊珊说知道白晨宇在什么地方,并且扬言让他等着要来找他。

      而木盒现在就在女警沈珊珊的手中。

      还有老和尚刚刚说的那些话【一旦她来了,事情就要重新陷入一个死循环中,你还会变成你不想成为的人。】

      往简单来说,沈珊珊过来之后,会将木盒一并带过来,然后通过木盒,白晨宇觉醒未来大魔头的记忆,从而走上后路,继续当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

      要怎么选择呢?白晨宇有些犹豫了。

      “灰心,你说我在白龙寺里,在你面前做出个至少十次的决定,其中八成是等沈珊珊过来,二成是选择了离开是吧。我想问你一句,在你的经历中,等待沈珊珊过来的时候,是不是发生在最近的几次。”

      在白晨宇喊出灰心二字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打算,等!等着沈珊珊过来,等着她把记忆“还”给自己。

      至于钳制那些重生者属下的手段,他觉得没有必要去多问。

      一来显得他心虚,让人误以为他在害怕什么。

      二来,一旦那些“记忆”回来,那他也就不用再去过多的担心什么了。

      “是!”当老和尚听到灰心这个名字时,顿时打了个激灵,原本跪在地上的身躯毫无征兆的颤抖起来。

      这模样,就好像那个大魔头真的已经站在他面前了一般。

      当然,为了确定自己想的没有错误,索性还是多问了一句,直到从老和尚的口中得知未来的记忆就封存在木盒中的时候,才悄然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做好了选择,白晨宇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思绪也开始朝着乱七八糟的方向延伸而去。

      比如说,老和尚称呼女警沈珊珊为主母。对于这个称呼,白晨宇也算是第二次听到了。

      第一次就是之前在火葬场时那个声音甜美清脆却看不到模样的“人”。

      第二次就是灰心刚刚说的沈珊珊了。

      加上杨馨儿,这已经算是三个了。

      “唉,人呐,真的不能太优秀了,三个已经差不多了,再多将来肯定会吃不消的。”

      不经意间,白晨宇竟把心中所想给嘟囔了出来。

      闻言,老和尚偷偷瞧了他一眼,同样嘟囔了一句,“吃不消?或许将来你真的吃不消吧,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当然,老和尚顾忌白晨宇,声音很小,除了他本人,压根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听到。

      “主人,您已经做好打算了吗?”或许白晨宇那声灰心,让老和尚选择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他不在以老衲自居,也不再已施主相称。

      “对,我已经做好打算了,与其被你们这些重生者跟溜猴一样的玩弄于股掌之间,我更喜欢自己掌控自己命运,我命由我,不由天!”

      “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安排相关的事宜。”见白晨宇已经打定主意,灰心慌忙站起身来。

      在征求了白晨宇的意见之后,也没去详细的解释什么,而是快速离开了禅房。

      不大会功夫,老和尚灰心就去而复返。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在这里躲灾的大明星杨馨儿。

      “听大师的意思是,你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不等老和尚灰心开口说些什么,杨馨儿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起来。

      白晨宇点了点头,“不错,大部分情况我已经知道,现在,就要等我的记忆送回到我手中了。”

      “等你的记忆送回到你的手中?”杨馨儿有些诧异,继而扭头看向老和尚灰心,“大师,您没有跟他说明白吗?”

      “主母喊我灰心就行了,不要再以大师相称,毕竟,主人觉醒之后,我就再也不是老和尚,而是灰心了。至于主母所说的问题,属下无权干涉,主人已经打定了主意。”

      老和尚灰心不仅仅对白晨宇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对待杨馨儿的态度亦是如此。

      杨馨儿与老和尚会心的对话,白晨宇一字不落的听着耳中。

      只是,他忽然觉得杨馨儿变的有些奇怪,不论是说话的方式跟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气度都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难道就因为老和尚灰心叫他主母吗?

      “你真的已经做好了打算要拿回自己的记忆吗?”跟老和尚灰心短暂的交流之后,杨馨儿的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白晨宇的身上。

      白晨宇点了点头,“属于我的东西,我自然是要拿回来的。”

      “既然是这样,我支持你的决定。”杨馨儿甜甜一笑,朝着白晨宇微微躬身,虽算不上什么毕恭毕敬,但她对白晨宇的态度也是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说完,杨馨儿又看向老和尚灰心,“去准备一下吧。”

      “属下遵命。”老和尚灰心恭敬应了一声,再次离开了禅房之中。

      “我怎么觉得你有些奇怪呢?给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

      待老和尚灰心离开之后,白晨宇这才不紧不慢的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因为你的缘故,就在刚刚,我也拿回了我的部分记忆……”

      “白晨宇,你给我死出来!”

      杨馨儿的话音刚刚落下,又一个饱含怒意的女声由外传了进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