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能绔少

    《潜能绔少》

    刻意遗忘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克鲁山脉位于艾希卡林斯东南部。连绵不断的高山峻林,高低起伏较大,高山处白雪皑皑,而低谷之处山林翠绿。

      “克鲁山脉群的温差真奇怪,刚刚还在山林现在就要走雪山。”叶卿狂四人在高耸的雪山上俯冲而下,跳入丛林。

      “此地气候落差较大,魂星之力波动较为奇怪。就连我也搞不清这里究竟为什么会这样。”赶了很久的路,艾卡翁虽然法力强大,年纪大了不面身体还是吃不消。气喘吁吁的跟在三人身后。

      “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叶卿狂叫住了安布尔与艾瑞特,两人看了看艾卡翁,点了点头。

      “魂印:波动!”艾瑞特清扫出来一块空地,安布尔抱起了旁边一些树枝,两人准备生火。

      “你俩这是?”叶卿狂奇怪的问道。

      “烤肉啊。”安布尔憨憨的答道。

      艾瑞特在储物袋拿出已经切好的不知道什么肉,又拿出了几瓶酒坐在地上就准备给几人分食。

      “你们这是去打沧龙还是野营?”叶卿狂瞪大双眼看着艾瑞特。

      “大惊小怪,已经赶了三天路了。艾卡翁不是说过,还要几日才能到达血炎炼狱么。这一去不知死活,还不趁着这两日快活?”艾瑞特斜着眼睛看着叶卿狂。

      叶卿狂苦笑了一声,看了看艾卡翁。

      “哈哈,说的对。这一去凶险万分,而且现在不打紧的。”艾卡翁嘿嘿一笑,也跟着坐到了篝火旁。

      “这沧龙被我以大阵困住许久,恐怕现在已经炼化了一部分龙星之灵。交战之时一定要多加小心。恐怕它的伤恢复的差不许多了。不然这克鲁山脉也不会受其影响连我都难以打开这空间之门。”艾卡翁表情严肃,目光里隐隐也有些担忧之色。

      “沧龙可有什么弱点,你正好趁着现在给我们讲讲”艾瑞特开口问道。

      “沧龙浑身坚硬如磐石,龙鳞具有反弹魔法之力。最主要的,它可以吸收法术之力,化为己用。这也是我拿他没什么办法的主要原因。”

      “还有呢?”艾瑞特喝了口酒,迫不及待的问道。

      “它具有急速的恢复之力,短时间内若不能连续的重创或者直接击杀它的话,它会耗死我们所有人。”

      “有什么好办法对付它嘛?”叶卿狂也拿起了酒,边喝便开口道。

      艾卡翁摇了摇头,端起酒壶灌了一口,呛得咳了几声。

      “你之前说过,需要我的星源魔眼。”

      “嗯,的确,只有星源魔眼可以看穿沧龙后背之上的逆鳞,那是沧龙最薄弱之处。你以剑插入其身,催动星源之心吸收其龙星之力。如果你能吸走它大部分的力量,那么我们便可以趁机将其斩杀。不过..”艾卡翁停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艾瑞特皱了皱眉。

      “风险很大,若是你的星源之心不够强大的话,也有被其反噬的危险,所以我们最好先重创它,然后再去吸取它的力量。当然,如果成功了。恐怕你的力量会提升的空前绝口。”艾卡翁吧唧吧唧嘴,有些心虚。

      “你之前可没告诉过我,还会有被他反噬的风险?”叶卿狂眯了眯眼,看了看艾卡翁。

      “放心好了,老朽就算拼了命,也会保你平安。不过,若真的我有所不测。请你一定要帮我将艾琳带走,最好将其带到白星原交与你师父。”艾卡翁看向叶卿狂。

      叶卿狂点了点头,没有言语。艾卡翁拿出一些药剂分发给了几人,并且还给没人分了一些奇怪的木制球形物体。

      “这是什么东西?”安布尔喝得微醺,摇摇晃晃站起身。

      “收好了。关键时刻会有用处的。你这酒是在我酒窖中偷来的吧?臭小子!”艾卡翁脸色红润。手指向艾瑞特。

      “这可不是我拿的,是安布尔拿来给我的。”

      “是艾瑞特让我去拿的。”安布尔挠了挠头。

      “罢了罢了。老头子的酒可是精灵神酿,那都是神仙酒。”艾卡翁越说越激动。

      叶卿狂看着三人头有些疼。

      “安布尔等除了沧龙你有什么打算,要不要跟着我回白星原。我拿好酒给你。”艾瑞特站起身走到安布尔身旁,与之抱在一起。

      安布尔连连点头。

      叶卿狂笑了笑,这家伙带坏了这个淳朴的兽人。

      “年轻真好啊,若是老家伙再年轻几十年一定与你们打成一片!”艾卡翁感慨道。

      “艾瑞特,喝好了就赶紧休息。我守夜,你们三个休息。明日早点赶路。”叶卿狂没有多喝,收拾一下就跳上树枝闭目休息。

      “切,真没劲,要是有几个妞就好了。”艾瑞特喝得有些多,倒在一旁呼呼大睡。安布尔也倒在一旁。

      艾卡翁笑了笑,盘腿坐在一旁也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一夜无话,清早几人醒来便开始匆忙赶路。

      一路上十分平静,甚至连山林野兽都难以得见,越靠近血炎地狱愈发的可以清楚的闻到浓烈的血腥味。

      “怪不得叫做血炎地狱呢。还真是够血腥。”艾瑞特闻到如此浓烈的血腥味,不由得感慨道。

      “此地以前的名字叫做炼狱谷,上古时期经过一场异常惨烈的战争。据说鲜血将炼狱谷淹没,浓烈的血浆甚至可以被火点燃。所以后世这里就被改名成为了血炎地狱。”艾卡翁为其解惑。

      “原来还有这么一说。嘿”

      “四周的泥土与山石已经越来越红了。”叶卿狂开口道。

      “呼!准备好了嘛。已经快到我布置的阵口之处。”艾卡翁双目望向远处。

      “在哪呢,什么都看不到啊。”安布尔用力的看向远方,但似乎除了血色的雾气什么都没有见到。

      “四周都被我以阵法下了禁制,阵幕会随着环境隐藏起来。而且这血炎地狱四周都是血雾,肉眼很难看得到远处。”艾卡翁握住权杖,站定身子不再向前。

      三人随之停下脚步看向艾卡翁。

      “我们已经到了阵口之处,我决定在大阵内与它决一死战。若是阵法被破沧龙少了限制恐怕就算不敌我们逃跑还是不成问题,而它一旦逃走后果不堪设想。”

      “就依前辈!”叶卿狂深呼了一口气,缓缓抽出逆流剑。安布尔严阵以待双拳紧握。艾瑞特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模样,表情严肃的握住魂剑。

      艾卡翁将法术权杖插入身旁,双手伸开向前。

      “开!”四人顿时身形一颤被吸入大阵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