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要来日方长

    《我们不要来日方长》

    貌合神离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那伙猪啰见刘飞尘用双眼开始逼视他们。心想你独单一人,还想闹出个名堂来,呸!可惜那个青楼女子给你怂人当配角,大煞风景。

      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想在李三公子面前表现自己,以后好让他多喊自己喝杯酒。他板着一脸的横肉,呲牙咧嘴,冲上刘飞尘的面前,声也不做,飞也不出,一棍子打去。

      刘飞尘吸取了教训,他没有后退,一个腾空,双脚踩在两个猪啰的头上。

      那猛地的一击,把站在一边的三公子门牙打断了两颗。这下还了得,众猪啰皆破口大骂道:看三公子如何收拾你……

      那人一惊一吓,既委屈,又悔恨起自己。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是……是打……他的。

      这时,没有谁站出来替他解释。

      刘飞尘双脚一抡,发了千钧之力,只见两个人眼珠子暴了出来,挂在眼眶下还轻轻的转动着。那长长的舌子几乎掩盖了下巴,血从舌根上滚到舌尖,一滴滴的往下掉。

      众人见到这种场面,有人唏嘘道:这回三公子遇到了强人高手,貌不惊人呀!……

      他这么一说,众人堆里有更多的人说开啦。有好心点的人,更是劝李家三公子马上收手,收拾残局离开这里。

      这时,那女子也从紧张害怕中开腔了,她说:大伙都看见了,是他们逼着我哥哥,迫不得已才下此下手的。

      三公子怒火冲天,骂道:这儿没有你说话的份,滚开!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你这祸水,祸水……

      她不怕他们,又继续说了下去。

      三公子扒开护卫着他的几个嗦啰,一手抓住她的长发,想拧几圈。

      刘飞尘大吼一声:住手!不然我叫你的脑壳碎的像西瓜。

      也许是威严的声音,也许是刚才看到了那一幕,他松开了手。

      她拢了拢零乱的头发,忍着疼痛,对刘飞尘说:哥哥,没事的,妹妹还挺得住。

      刘飞尘听到他这话,心里明白他刚才下手很重,要不然她会说还挺得住。

      李大公子来了,他见跟着三弟混的两个人尚存一丝气息躺在地上。向旁边的人问明事情的原委后,抱拳走到刘飞尘的面前,说:这两个人你怎么办?

      刘飞尘一瞅那两人,不作声,拿着拐杖,围着他俩转了三圈后,沉沉的说:片刻之后把他们抬回去,三天之后就没事啦,不过,从此以后,不要耍威风,仗势欺人了,脑震荡一翻,谁也救不了他俩。

      他把话说完,蹲下去把那两人的眼珠子轻轻的拔进眼眶,又将那舌子灌进口腔。随即在他俩人的面前画了三道符。

      众人见状,瞪着眼睛,周围一片寂静。

      刘飞尘走到那女子的面前,对她说:妹妹,离开青平县城,随哥而去——

      那三公子刚才把话说的那么狠,其实他心里很喜欢她。现在他不敢说什么了。沉默了片刻,见刘飞尘拉着她的手快要离开人群时,他大声的喊着:大哥,请你出面,把那女子留下来,请到府上去,为我们献艺!

      李家大公子是个识相之人,他没好气的说:你有本事,你去留。我们李家的颜面被你丢尽了。要不是爹临终前说的那番话,今日我让他把你捶死不可!

      这件事情,就算这么平息了。

      李家三公子找到邱先生,请他给自己算一卦。

      邱先生拿出两枚骰子分三次掷于地上,得出卦数,便说出签诗:

      黑夜里,勿前往,一有值,

      要着慌,牢牢记,须结党。

      三公子根本不明白诗意,便请邱先生释签。他沉默了一会,歉意道:银两呢?

      要多少?

      五十银!

      我等下送来——

      不可,一手交钱,一口释签。

      好吧,我派人马上取来。

      不一会儿后,邱先生得了五十两银子,便说道:黑夜闻信。为坤器相逢。坤卦为土,化巽木回头克主,凶兆。近日不可舟车,不论白日还是黑夜,必结伴而行。这个伴,当然是你的铁哥们——‘’死党‘’。那女子己行去西南,没必要去追,伤财劳神,甚至惹祸招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