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女配在线吃瓜

    《佛系女配在线吃瓜》

    深入敌后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失去鞭结的鞭子就无法像软鞭一样柔韧由于的左右逢源。

      妲斯琪看着阿库什僵硬的鞭子,她用泥土封住对方的鞭子并不会让对方失去武器。

      妲斯琪顶多能让阿库什失去灵敏防御自己刀片组的能力。

      现在对方的钢鞭充其量也只是条弯不动扭不直的丧气玩意。

      阿库什这一轮特攻失败,轮到妲斯琪。

      在妲斯琪组织新进攻的时候,阿库什一直在控制自己的钢鞭挣脱黏土,最初他的努力还有回报。

      但是随着一些黏土的细屑掉落,阿库什在取得阶段性进展的同时妲斯琪的刀片组也接肘而至。

      没有灵活钢鞭保护的阿库什陷入死战。

      阿库什没想到妲斯琪整出了台榨汁机。

      而妲斯琪也没想到阿库什就地取材用钢筋拧了条钢鞭结出来。

      妲斯琪和阿库什的对决,说到底就是比创造力比创意。

      妲斯琪没想到阿库什这么坚硬的鞭子竟然可以打出这么柔的鞭花。

      而阿库什也没想到妲斯琪用她的泥土一糊就把他的鞭子弄得半身不遂。

      好嘛,他们两人可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妲斯琪和阿库什你来我往见招拆招,就在他们掐斗得焦灼时妲斯琪久违的感受到自己兑换机的能量波动在呼唤自己。

      妲斯琪心中大惊,在阿库什使她的兑换机陷入僵死的被动状态后,妲斯琪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自己兑换机的能量波动。

      难道她的强攻让自己的兑换机突破了阿库什的控制?

      渐渐感受到阿库什看似全覆盖的支配隐形弱点的妲斯琪开始越战越勇。

      为了夺回自己的兑换机还有搭档的钥匙能力载体的主动权,妲斯琪开始尝试联系西因士。

      想让阿库什的钥匙能力载体崩盘光靠妲斯琪一人无法实现。

      但是如果妲斯琪加上西因士形成两股合力,他们定能在一定时间内造垮阿库什。

      为了造垮阿库什早日休息,妲斯琪准备上重炮。

      正当阿库什准备迎接妲斯琪的不讲道理刀片组时,他依然没想到妲斯琪竟然把那东西都了上来。

      考场上有巨物膨胀变大,巨物的阴影笼罩考场,就连西因士在激战的方位也颓然觉得光线一暗。

      妲斯琪在控制生育与大地之母掌管的土地。

      比起使用兑换机的得心应手,妲斯琪在控制土流还略微手生。

      但是随着妲斯琪越玩越多花样,她发现地母是一个她多敢想象就有多能的能力。

      在生育与大地之母的庇护下,妲斯琪连创佳绩。

      阿库什处于完全精神侦查的状态他无法看到那个体积一大再大的加大榨汁机底座。

      他只是感知到妲斯琪控制的物体在不断扩容。

      妲斯琪觉得自己用刀片组扎阿库什太费精力,她决定用巨大的榨汁机底座像盖章一样一盖盖下去杜绝阿库什所有的躲避可能性。

      这是妲斯琪仅用片刻想出来的对策。

      造垮阿库什的控制防线,解放自己的兑换机还有西因士的蝴蝶夫人魔发。

      妲斯琪一挥手,那个巨大无比的榨汁机底座一顿后突然加速前压碾向阿库什。

      如您所见,阿库什如果不躲开,他极有可能会被这密度是水的三倍的土流底座压成人肉印章。

      如果阿库什的肉体不得不出逃那么妲斯琪把自己的兑换机夺回来的胜算就大了。

      你不错,但我更棒哦~

      ……

      妲斯琪开始开动脑筋暗中蓄力反击,而西因士和拜芝尼这边也不逞多让。

      拜芝尼脑子里也就那点货,她想的远远没有西因士多。

      脑子不好真的不要紧,幸好拜芝尼艺高人胆大。

      西因士目前在考场上也没能采取什么有有效的方法拿制衡她。

      西因士从小除了自己他还没见过什么人可以这么恃才放旷。

      现在面对天高任鸟飞的拜芝尼他总算知道外人是怎么看自己的,他总算知道什么叫做楼外青山楼外楼。

      拜芝尼这娘们,她的作战意识没有战略主导思想也是一星半点也没有,她脑子当真就充其量是个器官。

      她只会没有章法的乱踢,她只会使劲蛮干偏偏西因士还真的不能拿她怎么样。

      麻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为所欲为?

      拜芝尼一脚跺下去,她脚踏之力引发的考场地面坍塌险些让西因士站都站不稳。

      看着自己四周围被踩得蓉蓉烂烂的地面,西因士心里想他若不召唤疯蝎子他极有可能徒手掰不过拜芝尼这条大腿。

      屑特,学到用时方恨少。

      西因士看着拜芝尼快人快脚的模样,他很想知道妲斯琪刚才与之周旋的秘诀。

      妲斯琪刚才还像模像样的和拜芝尼你来我往了一段的时间,这让西因士从心底里羡慕。

      失去魔发控制权的蝴蝶夫人等于被砍了双腿的人,她大体是废了。

      对付拜芝尼仅凭蝴蝶夫人双腿双手是远远不够的。

      虽然西因士知道他重新启用魔发的机会渺茫,但是他还是希望妲斯琪与控制魔发的那位主缠斗可以让对方松懈魔发的控制权。

      妲斯琪那头越给力,西因士这头和控制者抢夺魔发控制权的成功率越大。

      就在西因士心中软饭的想着时,他只觉得自己眼前的视线一暗。

      察觉到自己眼前的光线明暗变化得离谱后,西因士自知这不是女神之眼的视觉调节。

      这是天真的暗了下来。

      因为这突然间乌云压顶的既视感,西因士竟忘记了搭理拜芝尼,而拜芝尼也像傻了一样动作慢了不知道多少拍。

      西因士犹豫了,直击前线的拜芝尼脑袋放空了,观众不叫了,阿库什骂娘了。

      妲斯琪的榨汁机底座直接碾过去了。

      随着西因士感到天黑了没多久,他就听见重物碾压而去猛烈撞击再到物质分崩离析的轰然土石声。

      那个地崩山摧的气势让还没来得及目睹画面的西因士战兢得全身毛孔闭合寒毛竖起。

      拜芝尼的表情很有层次,光从对方围观的面部动作西因士几乎可以窥探到他背后一定发生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妲斯琪好好打,蝴蝶夫人的魔发就全靠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