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士修世录

    《修士修世录》

    这也算年纪轻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海蒂和尤莱相互望了望,见剑无痕说了一声之后,立即先走了,海蒂便连忙应了一声,跟了上去。

      尤莱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加速追了上去,来到了剑无痕的另一边,稍微落后剑无痕半步。

      剑无痕、海蒂和尤莱三人来到了五星级酒店的一楼,由于时间还早,人并不多,随意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来三份中餐!”,剑无痕吩咐了一声。

      后厨。

      年轻店员回到这里,脸上满是羡慕,中年厨子老放见了,一边无比熟练的炒着菜,一边随意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趣事吗?”

      年轻店员用羡慕的语气说道:“外面刚来的几位……啧啧……真的是金童玉女……”

      “哦,来了对小情侣吗?”中年厨子淡淡问。

      “呃……一男两女……”

      中年厨子:“…………”

      中年厨子默默地、无比熟练的处理好了精致典雅的饭菜,正小心翼翼地做最后的修饰……

      而这时,年轻店员端起做好的饭菜放在精致的餐盘上,缓步走了出去。

      ……………………………………

      剑无痕还在想着昨天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沉凝,剑无痕考虑了良久,才缓缓地吩咐道:“记住,今天之后的事情一定要听我的!”

      由于剑无痕为了不引起其他事情,言辞很是谨慎,装作很是一付高冷的模样,吩咐着,“之前的事,你做的着实有点不想话!后面的事,我不交待,你就不要说话,懂了吗?!”

      尤莱由于要注意环境,不想让其他的客人注意到这边,家丑不可外扬啊!只得轻轻地点了点头。

      年轻店员满脸微笑的将三份精致的中餐放了下来后,默默地退了出去。

      看到了这里的情景,听到了点点谈话,在回到了后厨之后,“也不怕翻船了……”年轻店员酸酸地说道。

      中年厨子云淡风轻的解释:“放心,你不懂!现在的小年轻就喜欢这样的,就做什么霸道总裁!他越是这样就越会收欢迎……”

      不一会儿之后,剑无痕和尤莱、海蒂商量了一下之后的一下事,就一块走了出去,海蒂、尤莱如同小鹌鹑一般的乖巧的跟在剑无痕的身后。

      收拾完餐具的年轻店员目光呆滞地看着“相敬如宾”的三人,一脸懵逼……

      年轻店员回到后厨后,很是震惊地看着中年厨子道:“放哥,你这也太神了吧。”

      中年厨子云淡风轻地摇摇头,“哎,哥经历的太多了,看到这种画面下意识就能猜出结果,当年我也如你这样没见识过。”

      “那嫂子呢?……”

      “去年嫁给了一个大她三十多岁的富商,但我不怨她,毕竟她说这辈子最爱的人只会是我。”

      “哥,你还好吗?”

      “没什么,就是风沙迷了眼睛……”

      “家门不幸啊!”

      ……………………………………

      剑无痕吩咐尤莱、海蒂两人先多休息一会儿,让她们等到下午之后再来。

      剑无痕自己先去,率先接触一下高层和相关“案情”,避免初始时便可能出现的纷争,也避免事情进一步扩大!

      哦……还有“‘裴历’傀儡……”(难道我还没被遗忘?)

      “我妹妹已经被我安排好了,我哪?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今天哪?我是来证明我妹妹的清白,顺便也要调查阿尔卑斯圣学府学生们的事情的,毕竟你们不能偏信一方,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才行!”剑无痕语气淡淡。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阿尔卑斯圣学府的雪诺校长。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雪诺校长满脸愤慨,但是形势比人强啊!

      “阿尔卑斯圣学府的面子我们给,我们也绝不愿大动干戈,但是,事关我妹妹的清白,你们阿尔卑斯圣学府无论如何也得给个交待!”

      雪诺校长声色俱厉道:“你表妹杀了元素相生学院中的亲师妹,还想要我们的交待,做梦!”

      剑无痕挑挑眉,这雪诺校长还不错,收回了已经架在雪诺校长脖子上一会儿的长剑,微微一笑道:“老奶奶,民应该也清楚我是带着城意来的。以尤莱表妹的为人,您信吗?”

      雪诺校长:“……(我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雪诺校长也很是无语,我也很无奈啊,正在安安静静的处理杂事,正头疼着哪,突然就有道身影一闪,就有一把长剑递在了她的脖子之前。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倒霉催的!

      “放心,我们自由神殿本来就号称是“世界警察”,这种影响极其恶劣的案件便由我来接手了,我一定能帮你们阿尔卑斯圣学府查一个水落石出出来!”

      “还有,这是我之前的工作简历……信任可靠,童叟无欺!”

      “当然,算上这件事,共三件案子,之前我和你们阿尔卑斯圣学府‘高层’的协定依旧有效。”

      (“如若这次是琼斯家族冤枉了你们阿尔卑斯圣学府,琼斯家族可以在未来阿尔卑斯圣学院遭遇到危难的时候,以不触犯琼斯家族根本利益为前提下,免费帮助阿尔卑斯圣学府出手一次!

      如若阿尔卑斯圣学府开出的那些莫须有的罪名是假的,那就是阿尔卑斯圣学院想要意图谋害琼斯家族的天才,琼斯世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那时阿尔卑斯圣学府就必须答应琼斯家族一个不算过分的要求!一个不算过分小要求!

      否则,阿尔卑斯圣学府和琼斯家族则必须战上一场了……”)

      “这样的话,只要让我们查,无论结果如何,都能结一份善缘!但如若不让我们查的话,那便结死仇了!”

      “我想您应该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得太大吧?而你们你也又没有什么擅长破案的人,还不如让我来快速解决了这件事,还能消除一些坏的影响”

      “您说是不是呢?”剑无痕拿出一个干净的布帛擦了擦手中锋利无比的青色长剑。

      “呃……”雪诺校长无语。

      你问我!你把这一切都拿出来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不过,虽然早就知道这位来自琼斯世家的青年实力超绝,但是绝没有想到竟然达到了这种层次,无声无息之间便直接制服了自己。

      并且,在他面前,自身的浑身气力好似都凝结了,竟使她完全提不起体内丝毫的星力……

      “我知道了,我也真是傻了,你应该做不了主,算了……”

      雪诺校长感觉有被侮辱到,好气哦:“…………”

      雪诺校长虽然也知道这件事,可能是事实,但你直接说出来,也未免太过于不给人面子了吧?

      雪诺校长的涵养还是很不错的,深呼吸了两口气,勉力压下了火气。

      雪诺校长觉当然也是觉得:如若不是当了副校长那么长时间被那些不争气的女孩门气的习惯了,抗性比较好,她就要暴走了。

      等了一会儿之后,剑无痕抬头看了一眼雪诺校长,无奈道:“看来您还是要走一遭喽……”

      佩里院长:“……(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吗?)”

      佩里院长心中是崩溃的,因为她收到了一封密信,来自阿尔卑斯山脉最深处……

      剑无痕嘴角轻勾,到了至强者的地步,已经没有了太多世俗的亲疏之分,只要有足够的“相对利益”,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这也类似于帝王无情!

      ………………………………

      另一边,阿尔卑斯圣学府的高层们已经安排妥当,疏散了围观的学生。

      其余人都按照分配的任务离开了,只留下了元素相生学院的一众人。

      而此时,在元素相生学院里,佩里院长也正在哀嚎大哭,眼泪流个不止,口中不断喊着“家门不幸”!

      “佩里院长您也是老人了,怎么能这么说哪!?”身为多年“好闺蜜”的雪诺校长来了,刚到门口,便先声夺人。

      “这不是……家门不幸……还能是什么啊!”佩里院长满脸泪水,哽咽着哭诉道。

      “佩里院长你为什么认为这事一定是你的大学生尤莱做下的?”另一道男声传来。

      众人一愣,抬眼望去,只见一名风神如玉的白衣男子正缓步走来,正是剑无痕。

      一时之间,一众人面色皆是有些怪异,也不知道现在剑无痕对于之前的事了解到了多少,现在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

      剑无痕之前就在雪诺校长身后,缓步走来,继续说道:“这件案子虽然发生在阿尔卑斯圣学院之中,但是毕竟涉及到了我们家族的重要人物,所以才应当有此一问。”

      众人:“…………(我们是想知道这些吗?我们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哎!”雪诺校长报怨一声,扶起跌坐在地的佩里院长,并小声解释了一番。

      佩里院长:“(我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山水有相逢,这才是真正的“好闺蜜”。

      听到了雪诺校长的解释之后,佩里院长的神情哀落了下来,“家门不幸啊!真没想到,我佩里院长竟然教出了这么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恨啊!愧对祖宗,愧对先师,愧对元素相生学院,愧对我们阿尔卑斯圣学府啊。”

      “佩里院长真的认为这事就是你的大学生尤莱做下的?”剑无痕再一次问道,眼神一直盯着佩里院长变换不定的脸色。

      听到剑无痕的问话,佩里院长猛地抬起头犀利的盯着剑无痕的眼睛,“剑无痕小友这是何意?”

      “我就是想问问佩里院长,毕竟佩里院长是尤莱的老师,对自己学生的心性应该了如指掌才对。”

      “不信,但却是我几个学生亲眼所见的事实。尤莱为我的大学生,天分极高,我一直将她当做下一任院长来培养。但是,我太注重她的法师修为上的修行,却没注重到她的心性,致使她做出这等天理不容的事情。我这个做老师的,也是难辞其咎啊。”

      “佩里院长您的几个学生亲眼所见?那她们为何没及时制止哪?”

      “我那几个学生见到的时候,君儿已经被她杀害了。但现场只有尤莱一人,除了她还能是谁做的?剑无痕小友为何如此问?莫非剑无痕小友以为老妇故意陷害自己的学生么?”

      “佩里院长先别羞恼,尤莱在不久前被我“抓”了,但是,她却一直在喊冤,“求“”在下替她伸冤。你们应该相信我的人品,我最看不得有人蒙冤受屈了。”

      众人:“…………”

      “虽然尤莱和元素相生学院都属于阿尔卑斯圣学院,但阿尔卑斯圣学院也是在我们“自由神殿”管理的职责之内。所以,在下才来元素相生学院才欲来这里查明真相。”

      “这是我们阿尔卑斯圣学府元素相生学院的事情,是你想管就管,想查就查的么?”剑无痕话音落地,对面的二学生伊迪丝不忿的喝到。

      “住口!”佩里院长瞬间脸色大变,神色一阵变化之后,突然变得坚定起来,仿佛下定了个决心。

      立即厉声喝止了自己的二学生,“只要在人族的疆土之上,任何发生在世界上的不平事,“自由神殿”都有权插手。你休得胡言乱语,还不向剑无痕小友道歉。”

      剑无痕很意外的看了佩里院长一眼,原本以为佩里院长应该也非常排斥自己介入查案,现在看来,她很配合么?

      直到剑无痕看到了雪诺校长投来的暧昧眼神,剑无痕心中才了然。一定是雪诺校长以一种她不知道的方式又和佩里院长做了交流。

      “老师,那天晚上的事我们都亲眼看到了,不是尤莱还能是谁?老师,七师妹死不瞑目的样子您还记得么?”说话间,伊迪丝的眼眶之中通红一片。

      “要让死者瞑目,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出真凶就地正法。对佩里院长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雪娜珂君是佩里院长的学生,尤莱就不是了?只有真正的凶手才希望尤莱就是真凶尽快的被就地正法。因为只有尤莱被正法,她才能逍遥法外。我想,只要是无辜的,都希望在下能查清事实真相吧?

      伊迪丝小友,你就这么迫切地认定尤莱是凶手,又千般抵触我查明真相。莫非,你才是真凶?”剑无痕语气无比的凛冽。

      “血口喷人,老师,我看这个自由神殿的剑无痕根本就不是来查案的,根本就是来为他的表妹尤莱开脱的!”伊迪丝声色俱厉的大喝。

      “闭嘴!”佩里院长突然暴怒的站起身,一掌拍碎了手中的扶手,眼神凌厉,语气凛冽的说道:“剑无痕小友聪明绝顶,实力高强,曾经在自由神殿中也屡破大案。为师也相信,她能找出真相,还君儿一个公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