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生游戏里扌……

    《在逃生游戏里扌……》

    九幽之门下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李斌感觉睡了好久,昏昏沉沉的特别累,四肢有点酸麻,慢慢的睁开眼睛,四周很安静,刚刚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他脑子有点乱,但是还可以清晰的回忆起梦中所发生过的一些事情。

      好象他回到了战国时期,自小离家在外求学,机缘巧合得遇奇人,在一个山洞里跟一个仙风道骨的师付学了很多的谋略之术。

      一日师付有事外出,他自行修习养生的时候忽然就睡了过去,然后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就醒来了。

      正在他努力的回想着梦里的情节的时候,感觉房间门开了,进来一个人。“先生醒了?”

      老李转头一看,一个古装打扮的男孩子站在他面前,他吓了一跳,什么情况?还是在做梦吗?还是在拍电影呢?

      他赶紧坐了起来,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上也是穿了一粗布长袍,一幅古代汉服的打扮,老李这回真的有点懵了,不是已经睡醒了吗?怎么会这样,还是这样的一身古代装扮?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老李整个人都已经乱了,有点手足无措的问道。

      “这是白家村,我叫公孙忌,大家都叫我忌娃。”小男孩儿冷冷的回答他。

      我怎么会躺在这儿呢?老李完全不懂了。

      “昨天我上山放羊,看见你昏倒在路边,就把你背了回来。”

      “那你看见了一个小姐姐吗?脖子上挎个相机的。咱们两个身上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白家村是在哪?”李斌急切的一边串提问着。

      “我只看见你一个人,没见过别的什么人,白家村自然在楚国,难道你不是楚国人吗?”公孙忌觉得眼前这个人挺烦的,自己好心把他从山上背回来,他一睁眼就是没完没了的问题。

      “我还要去喂羊,你要是没什么事就休息一会儿吧。”说完就冷冷的转身出门去了。

      李斌完全愣住了,用手掐了自己一下,挺疼,不象是在做梦。

      可是梦和现实的交叉错觉已经让有他些思维混乱了。他试了一下,自己身体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就是刚睡醒的感觉,赶紧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院子里公孙忌正在把羊圈起来,李斌走过去说:“小兄弟,谢谢你救了我,刚才有点着急,别生我气。”

      “你刚才是在哪看到我的?我想再回去那看看。”

      “等我把羊喂好的,我带你去。”公孙忌还是一副冷冷的表情。

      “家里就你一个人吗?家里人都去哪了?”

      “我没有家人,从小父母就不在了,是村里人把我养大的,”公孙忌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小声嘀咕着。

      把羊弄好,公孙忌去后面牵了一匹马出来,把缰绳递给李斌:“路有点远,你来骑马吧,我跟着你跑就可以。”

      李斌看见马这次彻底有点信了,牵着缰绳出了门,外面的村落完全是一副先秦时期的建筑风格。村子里面的人也都是古装打扮,“去哪呀忌娃?家里来了客人了?”村里人见面都会跟公孙忌打招呼。

      这孩子人缘还是不错的,看来村里人都很喜欢他。可是这么真实的场景,看上去不象是拍电影啊,这难道是真的?是我穿越了吗?还是我接着在做梦呢。

      “骑上去呀,你不会骑马吗?”公孙忌问他。

      “噢,我会的,我是觉得这样不太好吧,你怎么能跟得上马快。”李斌将信将疑的上了马。

      他刚要说怎么走,公孙忌已经快速的跑在了前面,而且是光着脚,李斌赶紧拍了一下马背,在山路上骑马飞奔起来,但是却始终没有追上公孙忌。

      两人一前一后跑了大概能有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到了一个山上,看上去这些山的形状有点面熟,但是又有哪些不太一样的地方,李斌想了想还是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

      前面转过弯的地方看见一个突兀的山峰。到了,就是这里,公孙忌停了下来,指着前面的山脚那个土坡。

      李斌看着这周围的环境,还是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忽然他好象想起什么了,冲着公孙忌兴奋的问道“小兄弟,这里你是不是经常到这来?前面应该有一个山洞的吧?”

      “对呀,你怎么知道?听老人讲,前面的半山腰那有一个山洞,里面住着一个老神仙。但是从来没人见过他,也没有人找到洞口在什么地方,因为没有人能上去。”

      李斌好象点明白了,这里就是自己进去过的那个金字塔入口,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座山就是那个千年金字塔被两千多年反复山体运动后的泥沙埋在了下面,表面看就是一座山峰,实际下面是那座千年的金字塔。

      李斌想来想去,但是又有些更糊涂了,这里是楚国?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虽然之前看过很多的科幻电影和小说,对穿越这种情节很是好奇,没想到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思维完全混乱了,没有了时间和思想的定位和判断。

      “两个徒儿回来的还是挺快的,我在这等了一会儿了。”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两个人身后传来,说话的时候明明听着是在挺远的地方,转眼一个银发白须老人站在二人面前。

      别说李斌,公孙忌也惊奇的看着眼前的老人不知所措。

      老人笑呵呵的看着他们:“随我来吧,我告诉你们想知道的一切。”

      老人转身向山上快步走去,二人稍愣了一下,互相看了看也随着向上走去。

      刚到那座山峰下面,老人用手一挥,刚才明明是杂草丛生的一片山坡露出一个一人多高的石砌洞口。

      “随我进来,”老人在前向洞内走去。

      到了这里,李斌已经完全看明白了,这就是自己和莉莉发现的那个金字塔的入口,可是莉莉哪去了?自己怎么会到了这里,他狐疑的边想边跟着老者进了洞内,公孙忌也紧随其后,这孩子看上去愣愣的,完全没有其他孩子那样胆怯和好奇,好象他天生的野性,对这一切没有任何的不理解和不适应。

      洞内完全是李斌记忆中的样子,只是有了不知道哪里来的亮光和简单的桌台之类的器具,那个中央位置还是放着那个巨大墩实的石雕棋盘。老者已经坐在了棋盘边上的一个石墩上。

      过来坐下,老者招呼李斌二人围坐在棋盘周围,棋盘上面和之前不同的是已经布满了很多的棋子,黑白对弈,看上去已经进入着胶着状态。李斌一脸蒙蒙的样子,公孙忌依然是一脸愣愣的面无表情。

      老者看了看李斌,笑了笑:“为师方才出去与人论道,回来发现你被几个师兄耍闹抬出了山洞,没有给你服下丹药就提前下山,突然离开这禹王神台内,你体内尚没有能力可以抵抗住这时空旋力的冲击,结果一下子就经过了2000多年,去到你未来之世。”

      “为师回来看他们闯了祸,才将你抬回洞内放置玄幻之地使你回转过来。只是经此一劫,你意念尚未恢复,又浑浑噩噩外出采药,昏倒路边。机缘巧合把师弟带了回来。”

      “你现在马上也要进入棋局了,此次出山入世需用为师所授经纬营谋之道,顺势而为,辅佐所处之列国之首的强秦。依棋局入攻方,为秦相。助秦惠文王定夺江山,张仪你可听清楚了吗?”

      “张仪“?历史知识很丰富的李斌听到这个名字惊诧的目瞪口呆,这个战国时期的一代名仕,竟然就是自己的前世?

      听了老者的一翻教训,更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以然。一部春秋战国史,竟然是这位老者的一盘棋。而且他是我的师傅。

      难道他就是那个神人一般存在的谋略、兵法祖师爷“鬼谷子”?

      老者微微一笑:“想来你是还停留在2000后的那段记忆里呢,把这粒丹药服下去你就知道自己是谁,为师所说何事了。”

      说完拿出一粒药丸递给旁边的公孙忌:“把这个给你师兄,”公孙忌虽然也是没头没脑的听个稀里糊涂的,但是听闻老者吩咐他,本能的去接了过来。

      把药递给李斌的时候心生好奇,此药是何仙药,竟可出入前后千年轮回之地,好奇心使然,把那粒药丸用力稍稍的掐掉了一小块儿留在掌心,然后把药丸递给了李斌。

      接过药丸,李斌没有多想,一口吞下药丸,顿感天旋地转,日月交互仿佛轮回万千次一般,直至光旋静止,眼前星光闪耀渐渐光明一片,时光停止,异常的安静。

      慢慢地他睁开眼,突然如醍醐灌顶,一下子清醒起来。看见面前盘坐老者,慌忙跪下叩拜:“弟子学为不精,意念失散,愧对恩师教诲数载。”

      老者依旧闭眼盘坐:“此事不怪徒儿,想我鬼谷子在这禹王神台隐居数百年,受天命在此布棋局推演华夏后世数千年之国运。先后已有两百多弟子出山入世进入棋局,今日发生在你身上之事也是天意安排,提醒老夫,世事有其天道,我即布局者,当也有天道所循,当自醒自慎。”

      “弟子张仪谨尊恩师训导。听从师付吩咐,即日下山入世。”

      “师傅是否还有需交待弟子之事?”

      “你的此生命局已定,刚才为师已经和你说过,入秦出相,接商鞅未竟之任,相秦东出,为下一步的一统华夏再垫根基。”

      “张仪,今日机缘巧合你带回的这孩子,也不是偶然,为师也早已为其布好棋位,日后他师成下山入秦为将,可助你东出平定六国,行武功之事。今日离开此地后,你将不可再回此处,一切皆任由天道自然,直至往世之日。”

      鬼谷子转头看着公孙忌:“为师已经等你数载,今日由张仪师兄带你到此,也是你们师兄弟二人有缘。他先行下山,做合纵连横之局,待你学成下山可同朝为臣,助他事秦战功。”

      你命局也已早定,将战功惊世,名留后史。公孙忌之名“忌”,此名有“心”不适用于你将来的行为声名,为师替你改名去“心”加行走天下之势,名“起”。公孙忌年纪虽小,但是天性灵敏,悟性极强。结此仙师奇缘,立即跪倒叩谢。

      “弟子公孙起谢师傅赐名。”

      “你出身白家村,也算是结缘此地,虽无父母,也要尊生养之恩,日后行走天下可以“白起”为名。”

      “弟子白起记下了,”公孙起再行叩谢大礼。

      张仪收拾行囊辞别众师兄弟,拜别鬼谷子仙师。出得禹王神台。行到山下再回望洞口已全无痕迹。内心有所伤感,但是想到此行肩负兴华夏重任,不敢耽误,冲禹王台方向遥拜之后,快步向山下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