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国

    《酒国》

    空无一人的徐氏集团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怎么可能?”

      看着新磁遁失利后,没有使出更强力的术,只是如同面对刺眼的阳光一般,漫不经心的挥手一挡。

      在这个过程中,完全不似一名强的可怕的忍者应有的举措和谨慎,毫无反应的,就被他膨胀而起的毫火球吞噬。

      宇智波炎本能的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三勾玉写轮眼疯狂转动,扫过身前每一寸空间,乃至空气中浮动的每一粒尘埃,不放过任何一丝细节。

      下一刻,豪火球发出一声惊人的爆炸,剧烈的火光中扑出大量火焰,疯狂吞噬氧气,化为一道恐怖的高温,在小小的南贺神社中,剧烈扩张开来。

      面对被火炎毫不留情摧毁的南贺神社,宇智波炎没有丝毫在意,一是南贺神社本就是掩人耳目之地,毁掉也无关紧要,二是他心中不祥的担忧,随着一股浓浓的凛然气息升腾,正在逐渐如同实质一般,出现在他眼前。

      “嗒!嗒!嗒!”

      漫天的火光被一双大手撕裂,随着一声声清脆的脚步声,有条不紊的由远及近。

      新从毫火球融金化铁的炙热炼狱中,身披一件淡红薄纱,刺鼻的白雾缭绕,浑身一片赤红的漫步走出。

      大量岩浆一般的铁水,随着他消融的肌肤,从体表四处流溢而下。落在地上“嗤”的一声,就将南贺神社的地板灼穿,烧出一大片焦黑的坑坑洼洼。

      宇智波炎目光盯着那宛如人形岩浆,仿佛从熔岩地狱归来的新,难以置信的说道,“豪火球之术被磁遁挡住了吗?不可能,即使铁砂能够阻挡豪火球的正面冲击,也不可能……”

      “没错!”

      新看着自己糟糕的模样,非但不以为然,反而事不关己般望向宇智波炎,若无其事的侃侃而谈,“如此狭窄的空间,若是换做旁人,即使能够躲开毫火球的正面攻击,也会被膨胀而起的火焰一瞬间抽干身边的氧气,陷入宛如重击的昏阙。哪怕这个过程只有稍纵即逝的瞬间,对忍者而言,也足以是命丧黄泉的破绽。不过可惜的是,高温与火……这一套针对常人生理展开的巧妙战术,对我这样的特殊存在,没有丝毫意义。”

      “高温与火遁毫无用处,你究竟是……”

      宇智波炎难以置信的看着新,随着铁水逐渐被冷空气凝固,新赤红一片的体表,露出精密、可怖的黑色钢铁结构,身上被豪火球灼化的肌肤,也随着细腻的黑色铁砂贴上去,眨眼就恢复刚才毫发无损的模样,似乎自始至终都未曾受到一点损伤。

      新活动一下手脚,目光看向一双写轮眼凝固的宇智波炎,露出轻蔑的冷笑道,“不仅仅是火遁和高温,任何忍术都被我免疫,宇智波一族的强者,可以说普天之下的忍者,数之不尽的忍术,都对我毫无意义。在这之中,也包括你们宇智波一族的血继限界。”

      “你究竟是什么人?刚才那是血继限界?还是针对身体的改造?”

      宇智波炎总算知道那一股非人的冷意,究竟由何而来,新更本已经不是人。

      唯一让他疑惑不解的是,新若不是人的话,又不是什么呢?

      当宇智波炎以写轮眼想起看清,新究竟是什么并对其能力加以分析的时候,新看了眼南贺神社滚滚而起的浓烟,眼中闪过一抹锐利,“看来想要玩一玩,也没有时间了,一瞬间结束这场战斗吧。”

      “这是……”

      宇智波炎听到一声急促的破空声,写轮眼中传来两道冷芒,连忙飞身极跃,两根黑色的尖锐长矛打破音障,在他跃起的瞬间,从身边擦身而过。

      “滴答!”

      一缕鲜红的血液,从宇智波炎右肩,落在洁净的地板上,如同朵朵红梅点缀。

      宇智波炎写轮眼中透出前所未有的凝重,大口喘息的半蹲在地上,仰望数丈之外的新,脸上心有余悸的说道,“好快,这就是磁遁真正的力量吗?”

      “体术不错,配合写轮眼的极致洞察,居然躲开了磁遁的突袭!”新赞叹一声,然后身体一个俯冲而出。

      宇智波炎眼中赤红闪烁,新迅疾如电的身影映入眼帘的身影,写轮眼中那三枚轮转不朽的勾玉,仿佛脱离他的眼睛,投射而出,“魔幻·枷杭之术!”

      “这是……幻术!”

      新脚步僵住,一双三勾玉写轮眼映入意识,身体周身一空,如同陷入沼泽一般,不断往未知的深渊下沉。

      想要挣扎,数根尖锐的巨大木头,又从天而降将他关节和肢体贯穿,就随着一股痛觉深入骨髓的袭来,浑身被死死钉在地上,仿佛砧板上的鱼肉,动弹不得。

      一股绝望和无力感,这内心中无限放大,喷涌而出,不断吞噬他的精神、意志……

      看着处于任人宰割状态的新,宇智波炎眼角流出一缕血液,仓促之下,超越瞳力极限的催化一道幻术,让写轮眼和精神都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双重压迫,不堪重负。

      “虽说已经丧失反抗意识,不过,对这样的存在,可不是能够掉以轻心的时候。”

      宇智波炎将眼角的血液抹去,看着停止在原地的新,射出三枚凌厉的苦无,自身也拔出一把忍刀,万般力量寄予一片冷芒的刀刃,朝新的胸膛刺去。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本应该陷入幻术的新忽然睁开眼睛,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就在刚才,你已经掉以轻心了。”

      “什么?”

      苦无被无形的力量弹开,宇智波炎一剑刺向新的忍刀,也被新粗暴的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剑刃,难以寸进。

      猝不及防之下,宇智波炎本能的想要注入火遁的查克拉性质变化,形成高温、膨胀的斩击力挣脱,却发现自己身体突然就像生锈一般,僵硬呆滞,竟完全不听他意志的使唤。

      新嗤笑一声,“你的幻术不错。在写轮眼的增幅下,任何人都会猝不及防的中招吧。只不过对于非人、非神、非鬼的特殊意志,任何术都是没有丝毫意义的。”

      “既然如此,刚才一切都是你……”

      宇智波炎分外不甘的看着新,身体就像瘫痪的病人一样,“噗通”一声,回天乏术的摔倒在地板上。

      他已经明白过来,刚才他使出幻术后,对方也发动了这诡异的禁锢之术。

      新摇了摇头,抬脚“嘭”的一声,将瘫痪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的宇智波炎踢飞出去,“写轮眼虽然有着全面而优越的瞳力,但本身也有两大缺陷。一是太过完美的瞳力,让你们不知何时只执着于眼前的东西,更容易忽略视野之外的危险,二是当你们使用瞳力的时候,精神也被专注于瞳力之上,即使危险贴近,就像刚才的你,不但无法察觉,反而主动投身真正的危险,而不自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