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别怕我

    《乖,别怕我》

    23当你看透了事物的本质时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太子殿下立于山峰之巅,距妖族圣子‘袁烈’百丈,行剑礼,出一剑。剑势如虹,天地变色,此剑一出,如银河落九天,剑未落下,其势斩万里巍然山巅......。”

      说书先生稍作停顿抿了口茶,周围看客听得入木三分,一听声儿没了,着急到:“继续呀,然后呢!”

      “列位看官别急,且听老朽儿慢慢道来。”说完,说书先生双手一供,前排的客人着急的往店小二端着的盘里扔些钱财,就连假装在茶楼门口站着歇息的人们也不禁摸了摸兜,再三犹豫,忍住了这股冲动,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说书先生讲的是学宫一战,此战刚过去两天,几乎整个东洲的人、妖都想知道过程和结果。如此高的热度,自然少不了各地的茶楼借机发挥。

      醒木一拍,说书先生一声大呵,众人聚精会神的看着。

      “嘿嘿,要说咱们太子殿下,那可是真是人中龙凤,且不说五洲都知晓的大帝之姿,绝世容颜,就单单说那巍然山巅,太子殿下一袭白衣,对着外界众人、妖道出‘何为夏人’。”

      说到这儿,说书先生双手一挥,仿佛再问自己一般,不时摇摇脑袋,又点点头,嘴里叨唠着:何为夏人。这可看坏了周围的人们。

      “何为夏人,我们就是夏人,夏人乃东洲霸主!”有武夫着急的说道,试图提醒台上那墨迹的说书先生。

      “哼,十万年前,大夏而立,建立龙雀,于大夏帝关外舍生取义、建立稷下学宫,为当今人族第一圣地、建立镇妖司,威慑妖族十方圣地、大夏十三军,镇守边境,护我等平安......。”

      “夏人,夏国乃礼仪之邦,天朝上国,我等夏人生来便高人一等!”

      说书先生看着在场众人争吵的脸红耳赤,举起双手,众人停止争论。

      “那时皓日当空,战意冲破云霄,整个学宫寂静无声......”压低了嗓门,说书先生犹如穿越到了学宫,亲身经历那一战一般,他继续说道:

      “孤不是夏始皇,你也不是旧圣朝之主......孤乃夏人!所谓夏人,不过是、敢舍骨血弑鬼神,只怕天地不翻涛!”

      话语刚落,众人心潮澎湃,不断叫好!

      “好!殿下说得好,我辈夏人,应当如此,理当如此,才不负家国养育之恩,我辈修士,才不负万民栽培之恩!”

      “殿下万岁!”

      这种情形在整个东洲每一处人烟之地蔓延着,尽管人们从说书先生口中再现学宫一战,得知殿下未胜,但夏人们依旧自豪。

      第一日,山峰已碎,交战两人血流不止,殿下伤一百零七处,骨断十三根,妖族圣子受伤十三处,腹部中一剑,一人一妖七窍流血不止,染红战场。

      是夜,双方再次碰撞,太子殿下出招,第三百六十六剑宛如上古剑仙,演化浩荡人间,剑意凌冽整个京城,妖族圣子化身为兽,手中之棍变大百倍,迎剑而上,电光火石间两人脚下形成千丈沟壑,尘烟直到三更才散。

      第二日清晨,山腰已不见,巍然大山一夜间化为万里平地,殿下左臂已断,双目失明,妖族圣子右腿被斩,心脏被白虹击穿。

      下午,万里大地裂开,形成万里峡谷,一人一妖仍在交战,此时场中无一树,无一石,尘土化为黄沙。

      伴晚,殿下全身骨头已碎,跪倒在地,右臂骨爪死死握着剑,支撑身躯,妖族圣子发出最后一击,直上云霄,返祖百丈之躯从天而降,危急时刻,殿下在现五万年前叶良辰剑仙绝招,阴阳剑篇出世,殿下金色灵魂手持神剑,从眉心而出,钻入妖族圣子眉心,双方同时失去意识,学宫大能联手妖族大能宣布此战结果,是以平。

      ......。

      当外界众人得知此战结果,震惊的已不能言语,他们的殿下虽未击败对手,但也没让他们失望。

      此时的灵均,彻底改变了他在大夏人民,修行者眼里的纨绔模样,无数年轻人把他视为偶像,远离千万里宣誓效忠。

      更有甚者说出:以观天战知我,此战乃太子殿下胜!

      也有人摇摇头道:修行之战,生死由天,无境界之说,殿下血战两天一夜,已不输于人,假以时日,必能傲视群雄。

      ......。

      一时的输赢对于天骄圣子圣女们来说,算不得大波澜,没有谁可以顺风顺水,所谓绝世天资,也要摔倒无数次才能屹立山巅不倒。

      上古时代有人称仙道祖,可在称仙道祖前呢,也是在路上不断跌倒,沐浴鲜血而起,对于绝世天资的妖孽来讲,世间最可怕的是心,若无法战胜自己的内心,你终究会被历史掩埋。

      大夏太子灵均,此人很恐怖.......这是所有天骄们的感受。

      一个天骄跌倒十万次,只要有一次爬不起来,很有可能便再也起不来了,因为一次爬不起来,要么身死道消,要么下一次继续躺着,躺着躺着,便沦为常人。

      而跌倒千万次都能站起来的人,哪怕天资差一点,只要不死,终有一日必能登上王座,俯瞰世间。

      这一战,灵均打出了他的威风,打出了他的道心,人亦道心,人不倒,道心便不会倒,你还在坚持,你的道心便不会消失。道心,有形亦无形。

      大夏地宫,灵均浸泡在灵液里已经两天呢,受伤的躯体在不断恢复,数位大能联手治愈。

      对于修行者而言,只要灵魂还在,便还有救。

      老夏皇与护道者们守在灵均身旁已有两天,不曾合眼,望着被灵液包裹的灵均,他们年老的心再次年轻起来:或许,大夏真的有可能出一位比肩甚至超过老祖的帝王。

      乾华宫内,宁凝烟宁玥吵着要去看望灵均,被陆幼雪阻住:“慌什么!本宫还在,夫君没死,便是无恙,泱泱大夏还治不好我们家夫君吗,都给本宫在乾华宫待着,谁也不许离开乾华宫半步!”

      身为从小在宫里成长的三女,她们是知晓的,大夏皇族护道者尚在,她们夫君不可能有事儿。但有一点,大夏十万年,只有当代君主以及继承人才知晓大夏地宫,就算贵为皇后,也绝不能询问有关皇族护道者半点消息!

      这两天,三女夜里已经抹过无数次眼泪,特别是一想起学宫演武台上,灵均跪在地上,双目空洞,身躯残断的样子,便独自哽咽,眼泪如下山的泉水,淅淅沥沥,止而不住,从小到大,她们舍不得灵均受到半点伤害,哪怕灵均摔倒了她们也会心疼半天,可这次......。

      但即便这样,三女白日里依旧要拿出大夏女主人的样貌来,不能让人轻看,因为她们是灵均的夫人,未来大夏帝君的女人。

      她们有信心,也有这份实力,甚至愿意再吃一万倍的苦,以求灵均安稳一生。

      但雏鸟总要学会飞翔,才能在天空俯仰万物,展翅翱翔,她们也要学会忍住心疼,雏鸟才愿意离开温柔的港湾,向世界发出自己铮铮有力的声音。

      陆幼雪清楚的知道自家夫君顽皮的模样下那份一统天下的决心,她也知道一个简单地道理:

      为人皇者,只要还有一口气。

      那就天由你来背!地由你来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