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星陆隐

    《踏星陆隐》

    炼化狴犴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这是一把电一的大师局,除了庄梦这个假大师,个个都是真才实学的。

      因为在前几个赛季,有一名女性玩家,使用男朋友的号在峡谷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风,有她在的局一般被称做四个倒霉蛋和五个幸运儿。

      所以官方更新了规定,所有钻一以上玩家必须自觉上交身份记录,以免出现扰乱游戏环境的情况。

      一旦战绩和英雄与平时相差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的话,就会被取消峡谷之巅资格。

      这一措施也被玩家吐槽,不少主播练习新英雄时突然没了峡谷号,节目效果足足的。

      当然也有不少峡谷之渊的玩家表示,你只许高玩炸鱼不准癌症玩家炸高玩是吧?

      于是官方从善如流的表示……对的。

      癌症玩家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吧。

      第一把,庄梦选择的是自己最自信的ez。

      毕竟是玩了最久的英雄,又是首次打这种高端局,自然会用自己最谨慎的状态来应付。

      辅助是个风女,头上挂着某某直播平台点某某风女。

      庄梦切开tap栏,十个人里有五个主播,不由得感到咋舌。

      “这么多主播的吗?高岩做主播要面临的竞争也太大了。”

      水子哥不以为然。

      “这算啥。哥们揍的就是主播,人强就完了,自然会有粉丝。而且也有很多娱乐主播的。”

      庄梦点头表示理解。

      帮助打野开野后,正式开始了和对面戏命师加女坦的对线。

      一开始对线,和铂金钻四局差距就体现了出来。

      无论是对面的选手还是自己,都感觉比较势均力敌。

      换血虽然还可以小赚,却已经不是铂金那种比较容易就打崩的类型了。

      女坦拼着被庄梦的ez点了三下,强行帮戏命师a兵,成功抢到二级。

      试图指人的时候,庄梦的ez早就毫不犹豫的后撤了,直接放弃了两个兵的补刀。

      “妈的,真的稳!”

      女坦玩家无奈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也只能想方设法在线上扩大优势了。

      然而风女也是个精明的主,ez风女和女坦戏命师不过完全不能对拼,但是前期对拼能力太弱了,稍微失误就容易被双杀。

      此刻见到这个路人ad果断的后撤,风女被上头ad坑的头皮发麻的内心居然有了一丝丝慰籍。

      而庄梦对于补塔刀可是老有心得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铂金段位的辅助想干什么。

      明明下路对线优势,强行学职业选手跟打野去对面入侵,然后送头,这种事情庄梦碰到太多了。

      所以他经常需要补塔刀,没办法,一个人怎么可能推线推的过两个人?

      所以他的塔刀稳的一批,风女的垫刀做的也非常好,补刀没有落后多少。

      这时候就开始捷报频传了,对面打野卡蜜尔试图二级抓中,奈何己方打野跟中单可是双排的,打野直接放弃了去上半区。

      当对面卡蜜尔和中单发条的一波操作被劫险险的躲过的时候,劫果断的给卡蜜尔挂上点燃,己方打野的豹女一标命中卡蜜尔。

      跟闪扑拿下一血。

      上路对线虽然有些劣势。不过也没有到对不了线的程度,塔刀和庄梦一样,稳的很。

      接下来就是一段时间的中野节奏秀。

      风女老老实实的待在下路帮助庄梦稳住了对线,己方打野和中单去入侵野区,即使因为下路没线权,但是真要清线去支援,风女一个蓄力q就可以帮助庄梦快速的清掉一波兵。

      因此戏命师即使放弃了兵线去支援,庄梦也会毫不犹豫的跟上。

      水子哥有句话说的特别好。

      你不一定要比所有人肥,你只要让对面对位的发育比你惨就好了。

      所以戏命师不要兵庄梦也不要,就紧跟着你去支援,反正我们中野比你们中野优势,我怕什么?

      于是戏命师和女坦只好放弃支援的准备,试图对线上将庄梦击溃。

      可是庄梦太油了,一直到十几分钟,硬是没给女坦找到机会。

      这个时候,中单的劫已经摸出来了第一件神话装。

      打野的豹女帮助劫清掉中路进塔的兵线,劫迈着飘逸的步伐直直的走向下路。

      风女早就换掉了扫描,将草丛的视野清理一空。

      因为豹女中路露头,所以戏命师根本没想到劫已经来下了,因为之前六级的时候劫也没来。

      所以正当戏命师压着庄梦的ez打的爽的时候,女坦也已经交了点燃和eq,试图造成击杀的时候。

      视野阴暗处突然出现一个带有幕刃的劫,此时戏命师的心里是绝望的。

      都上大师了,劫的操作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何况女坦只剩下一个大招。

      凭借日女的大招想控住劫,真的有些异想天开了。

      wreqa点燃。

      戏命师不甘的倒在了地上,这不公平啊!

      然而对于劫来说,上路都已经回家了,你下路还敢这么压,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ad咳嗽老不好,用幕刃牌肾宝!

      幕刃属实是杀ad利器,近身后那一发极高的减速,基本断绝了没闪现ad的操作梦。

      去他妈的操作!

      接下来就是拿下小龙,随后又控到了峡谷先锋。

      二十七分钟,中路集结团战,即使劫先手被对面反手控住,但是他还是极限的开出了650块的秒表。

      上单剑魔进场,豹女一标标中开r的发条,即使发条将庄梦方三人拉起,也已经无力回天。

      因为ad已经被劫的r炸死了。

      团战刚开始打,ad没了,这可真是盖了帽了我的老baby。

      庄梦的ez疯狂输出,即使开局被压了一点补刀,不过对于ez来讲完全无伤大雅。

      二十七分钟,在团队经济的反哺下,ez也已经强势的四件套了,虽然本来ez装备也便宜。

      先收掉吃标的发条,e脸青钢影,水银解掉青钢影的钩锁眩晕,wqa一套打到残血。

      风女蓄力的q吹过来,青钢影对着ez交出大招,却被风女w命中,同时在ez身上出现了风女的盾。

      即使青钢影的发育不差,也被一套集火直接打死。

      至此,中野ad都倒了,团战已经是一边倒的趋势。

      回城拿下大龙,随后直接逼中。

      二十九分钟,再次团灭对面,赢得了比赛的胜利。

      庄梦喝了口水,从紧张的竞技状态中退出来,喝水的手微微颤抖。

      他眼睛亮亮的,“这就是高端局吗?好好玩。”

      这种势均力敌然后酣畅淋漓的赢下比赛的感觉,是多少把碾压局也给不了的。

      水子哥微微点头,这把庄梦的发挥,算是达到了他心里的及格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