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萧晨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萧晨》

    为什么对面在吃红烧鱼而我们在吃饼干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马平川不由一挠头:“这个···我也不清楚。”

      郝晓梅顿时急道:“我听说窦主任的儿子还不到十岁,根本没有独立能力,如果窦主任出事了,孩子由谁来管呀?”

      马平川微蹙眉头:“晓梅,你安心养好自己的伤,别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

      郝晓梅心里一急,又要挣扎坐起来。

      马平川赶紧制止:“晓梅你不要命了?”

      郝晓梅重重喘了一口气:“你如果要想让我安静就必须去找一找那个孩子。他不能没人管呀。”

      马平川很是不解:“晓梅,是窦纯燕把你害成这样的,你干嘛还关心她的儿子?”

      “不管她怎样对我,孩子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无辜的。”

      马平川不由苦笑道:“晓梅,我算是服了你了,你真是太善良了,处处为别人着想。”

      “我希望你也是,快去找一找那个孩子吧。”

      “你放心吧,那个孩子肯定在家里。”

      “可窦主任家里没有别的亲人了?”

      “我见过那个孩子,独立性很强,懂得照顾自己。”

      郝晓梅不由苦笑:“他就算再独立,也毕竟是一个孩子呀。他如果没人照顾,会是很危险的事情。”

      马平川心里也有些不踏实,只好站了起来:“那好吧,我现在就去他家看一眼。你要乖乖躺着别动。”

      “嗯,你一定要安顿好那个孩子。”

      马平川在离开医院之前,对值班的医护人员是千叮咛万嘱咐,这才安心离开了。

      郝晓梅已经睡不着了,躺在床上对这件事情千思万想,可怎么也不认为窦纯燕会真的要对自己杀之而后快。

      就在这时,值班的护士给她来换药了,她立即试探询问:“我听说那个害我的凶手也受伤了,是在您们医院吗?”

      这名值班护士也是白天参与抢救郝晓梅的人,可以说见证了一切,于是点点头:“是的,警察本想带走他,但由于他身体上多处骨折,而且还有粉碎性骨折,一旦动了,就可能是终身残疾。所以,只能留在医院里的监护病房。不过,请你放心,那里有警察守着呢,还对他进行审问了呢。

      “哦,他向警察坦白了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听说他并不是想杀你,而是在你的呼叫下过分紧张,才失手伤了你。”

      郝晓梅回忆起那一幕,不由蹙眉道:“可他毕竟带着凶器到我家的。”

      值班护士思忖一下,又讲道:“之前你的病房来了一个女人,听说是凶手的表妹,也是主谋。”

      郝晓梅点点头:“我知道她是谁,但想不到她会这样对我。”

      “姑娘一定是得罪她了吧?”

      郝晓梅不禁苦笑:“就算是吧,她也不该这样做。”

      “那个女人也许不想杀你,只是想找人吓唬你。结果那个人情急之下失手了。”

      “哦,这是她亲口说的吗?”

      “嗯,她当时就跪在这里,苦苦哀求照顾你的那位领导。可那位领导非常在乎你,根本不原谅她,并逼她去公安局自首。”

      “她人呢?”

      “她···当然是绝望离开了,而且双腿发抖···随时都可能摔倒。我和同事们看到那可怜的一幕,心里都不落忍了,尽管她是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

      “你说她会去自首吗?”

      “我看她充满了绝望,不再抱有任何侥幸心理了,说不定会想不开呢。”

      郝晓梅心头一震,不由失手道:“你···你担心她会自杀?”

      女护士自知失言,赶紧掩饰道:“应该不会吧?你就别替她操心了,还是安心养伤吧。”

      郝晓梅哪里还能安心养伤,在无比焦虑中询问:“现在几点了?”

      女护士看一下手表:“现在是九点一刻了。”

      “我的老板走多久了?”

      “差不多两个小时了吧。”

      “那么久了···一定有事情发生。”

      “你不要把所有的事情想得那么坏,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唉,但愿如此吧。”

      女护士眼前一亮:“你是不是很想那位领导陪你呀?”

      郝晓梅心里一动,目前的她需要一个男人在床边呵护,但刘成凯的身影又悄然闪烁在她的脑海里。

      她的内心悲叹一声,随即平静回答道:“我只是希望他早一点出现,因为有很多的疑问需要他来解答。假如他越是不到,就说明越有大事发生。”

      女护士一看她有操不完的心,只能安慰道:“你不要想得太多,还是安心养伤吧。”

      郝晓梅心绪乱成了一锅粥,已经没有心情聊下去了,闭上了痛苦的双眼。

      女护士一看她不搭理自己了,便知趣道:“你要是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假如你需要帮忙,就按一下床头的按钮吧。”

      郝晓梅无动于衷,只是默默地躺着,默默地流泪。原来,她在这个时刻不仅是担心这个,牵挂那个,也同时想刘成凯了。她想到自己上一次需要照顾的时候,就是他守护在床边。如今,她自己又倒下了,可自己的守护神在哪呢?也许正陪他的恋人花前月下呢。唉,造化弄人呀。这一夜,她的眼泪不知流了多少,枕巾被浸湿了一大截。

      当时间到了午夜,马平川终于回来了,当悄悄推开病房的房门时,郝晓梅立即被惊动了,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紧紧盯着他。

      马平川显得有些不安:“晓梅,我吵醒你了吧?”

      郝晓梅摇摇头:“不,我一直等你回来。”

      马平川一愣:“为什么?”

      “还用问吗?我想知道窦主任和她的儿子怎么样了?”

      “你就这样关心她们?”

      “难道她们不该被关心吗?”

      马平川一耸肩膀:“唉,我真服了你了,都这么晚了,还为人家牵肠挂肚呢。”

      “你回来这么晚,说明她们肯定出大事了,我还心安理得吗?”

      “好吧,我现在就让你把心放在肚子里。”

      “嗯,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

      “关于这件事,我没有必要隐瞒你什么。辉辉···就是她的儿子已经被我送到窦纯燕的姨夫家了。”

      “哦,你还知道她的姨夫家?”

      “当然了,我对她的姨夫是再熟悉不过了。”

      “是吗?”

      “当然是了。她的姨夫就是轻工业局的二把手。我能不熟悉吗?”

      郝晓梅不由一怔:“窦主任居然有一个当官的亲戚?”

      马平川鼻孔一哼:“就算再大的官救不了她!”

      “难道你恨窦主任?”

      “她差一点害了你,难道不该恨她吗?”

      “可她之前帮你那么多?”

      “一码归一码,无论谁敢动你,就是我的不共戴天仇人!”

      郝晓梅不由叹了一口气,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马平川又补充一句:“她就叫自作自受,不值得可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