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侯再生

    《桓侯再生》

    何晴来当说客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朱敏听到王岳这样说,立刻道:“王将军,扶我回去吧。”

      王岳道:“你没明白我在说什么。你现在之所以功力无法恢复,就是因为心脉上的被钩吻断肠散的余毒压着,无法运气。这余毒就是石垢。方才进谷的时候我发现这谷里遍地是硝石,水里有硫磺。硝石和硫磺遇石垢会化为水硝,这潭水中若有水石英,就能够将你体内的水硝吸出来。待到余毒被清干净,你就能够立刻自如使用真气,功力也能够立刻恢复……”

      朱敏厉声打断他道:“王将军,不要再说下去了。”说着,眼中似乎有一丝恐惧的神色掠过。

      王岳问道:“你难道不想恢复功力?”

      朱敏浑身颤抖起来,道:“周子渊肯放过我,是因为我已经是个行将就木的废人了。若是堂主知道我这次背叛了他,非但没死,功力还恢复了,他是不会放过我的。我没有小虎那样的功力,也没有他那样的勇气。我只有我自己……”

      王岳道:“可是现在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朱敏望着王岳,轻声叹道:“哦,是吗?”

      王岳道:“王爷在,小虎在,芙儿在,我也在。你到底在怕什么?”

      朱敏颤声道:“你不明白……堂主他……就让他以为我死了吧。让我这样继续当个废人,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好了。王将军,别让我恢复功力……我可以走的,我不会连累你们……”

      王岳看出这次朱敏真的是在怕了,于是伸手扶着他的肩膀道:“朱敏,我和芙儿跟随王爷多年,王爷待我们如同一家人。王爷,芙儿,还有我,我们一路风雨走来,互相照顾彼此,互相扶持。如今王爷既然决定要接纳小虎和你,这个家庭就多了你们两个人。我一定倾尽全力,保护你们的周全,因为你们是王爷的家人,也是我的家人……”

      朱敏听到此处,两行仓促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他不想让王岳看到,便起身道:“王将军,我朱敏一生形单影只,不配有什么家人,也不配有人垂怜。”

      王岳道:“你以为我在可怜你?你以为逃避就可以解决这一切吗?你以为一直当个废人,魏铮云就会放过你?别做梦了。你跟他朝夕相处这么长时间,你可曾见过他饶恕任何人了?你口口声声叫我王将军,至今不肯称我一声王大哥。你说你比我更清楚我自己的底细,所以你应该知道,我王岳平生做过的哪一件事情不比魏铮云狠绝?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你又究竟在怕些什么?”

      朱敏扑通一声跪倒在王岳面前,一字一句道:“王将军,我求你,请不要再说下去了……”

      这时一个吱吱呀呀的声音从梅花丛中响起:“可叹可笑,可叹可笑。没想到你们两个魔星,一个血手,一个血衣,还真是般配啊。”

      王岳朝声音处望去,见到一个坐着轮椅的木偶从梅花丛中滑行了出来。他扶起朱敏,瞪着那木偶道:“孙誉,你好死不死的在这谷里整出这些便宜儿子来,就是为了帮你说风凉话的吗?”

      那木偶咯吱咯吱地笑了几声道:“我自然不如王将军会说话。如此良辰美景,佳人当前,不如让我的儿子们与王将军过两招,助助兴。”

      说着,竟然从梅花丛中滑出了几十架一模一样的轮椅木偶出来。

      王岳将朱敏往旁边一推道:“你先走。我和儿子们过两招。”

      朱敏低声焦急道:“你方才真气未能完全收敛,刀也不再身边,功力只有三成不到。”

      王岳道:“让你先走听到没有?你说这话我功力就能到十成了?”

      那几十个木偶齐声说道:“到阴曹地府去说你们的体己话去吧!今天一个也别想走!”

      说着,便一起发动,朝王岳冲了过来。

      王岳飞身连环踢飞几个木偶,但是其中一个竟然抬手拉住了王岳的腿。王岳当即抬掌劈断了木偶的手,但谁想手臂又被另外几个木偶死死扣住。正在与这几十个木偶缠斗的时候,王岳看到有几个木偶已经将朱敏逼到了潭水旁。其中一个伸手扼住了朱敏的脖子,将他架了起来。只见朱敏两脚离地,额头上青筋毕露,拼命挣扎着。王岳想要过去解围,却又挣脱不得。朱敏双眼圆瞪地看着王岳,伸手冲王岳的方向不住地抓着,最终停止了挣扎。那木偶见朱敏已经停止了挣扎,就将手一松,朱敏便如断了线的木偶一样落入了潭水之中。

      王岳大声喊道:“朱敏!”心神一散,不防备被面前的一个木偶也紧紧扼住了喉咙。

      只见那木偶在王岳面前不断地开合着嘴,发出咯吱咯吱的笑声道:“怎么样,王将军?我此时说这风凉话,岂不是更便宜?

      王岳拼命挣扎着用手去拉扼住自己脖子的手,而呼吸却变得越来越困难,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在王岳耳旁:“放开我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