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盛似锦

    《一路繁花盛似锦》

    女女是没前途的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谢陛下。”

      “。。。娘娘,陛下已经统一了整个大陆,您还有什么烦扰呢?”

      “唉!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就是不知道到底少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呢?星空下整片大地都是陛下的,而本宫又希望得到什么呢?”皇后娘娘眉头紧锁,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皇后娘娘,夜已经很深了,今晚陛下应该不会来了,娘娘还是先行休息吧,凤体要紧,若娘娘凤体有个闪失,奴婢们就是有百个脑袋都承受不起啊!”

      “月儿,此时的陛下在做什么?”

      “回禀娘娘,刚刚小柳子来报,陛下此时正在批阅奏折,可能要到半夜一二点才能休息。娘娘您先休息一下吧,若是陛下来了,月儿会提前唤醒娘娘的。”

      “也罢!大陆刚刚统一,战事初定,国事也多,陛下肯定也很繁忙,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我们就不去打扰陛下了。”皇后娘娘自言自语的小声说着,在月儿的服侍下,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娘娘,不好了。。。”

      “慌什么,月儿,不是和你说了吗,在宫里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像以前在王府时候那样,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慢慢说来听听,发生了什么事?”

      “太子殿下惹事了,现在正在议事厅被陛下训斥,娘娘您还是去劝一劝吧!”

      “这样啊!那就没事的,议事厅是讨论国家大事的地方,既然陛下已经出面了,应该是和国事有关,而非家事,本宫一个人女人家不方便出面。月儿,记住,后宫不得干涉内政,以后要是遇到这种事情就不要来禀报本宫了。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情,月儿你就先退下吧!让本宫静一静。”

      “是,娘娘,月儿谨记娘娘教诲,月儿先行告退。”宫女月儿听到皇后娘娘的话后,躬身退出了房间。

      “娘娘,陛下来了。”

      “快,快迎接。。。”

      “皇后,都老夫老妻了还在意这些作什么,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忽略了皇后,是朕的错。”

      “陛下取笑妾身了,军国大事重要。陛下太劳累了,要注意自己的龙体啊!再这样下去,陛下万金之体会出问题的,有些事情还是让太子他们来打理吧,他们也都大了,可以处理政务了。”

      “放心吧!朕身体好着呢,一顿饭都能吃下一只猪。。。就在早上醒来,朕发现自己的修为又精进了一步,朕又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将帝国治理的更加强大,成就我人族万世不朽的盛世。”

      “不对,不对。。。这不是我想要的。。。不是。。。”

      “皇后,你说什么?朕来此是想和你分享一下朕的喜悦,你不和朕一起开心就算了,还诅咒朕。。。来了啊!将皇后打入冷宫,让皇后娘娘好好反省一下,别以为朕没有了你就不行,皇后的位置也该换一个人来坐坐了。。。”

      冷宫的大门打开,正在书桌前画画的皇后转头见是皇帝带人进来,又继续自己的作画,并未上前见礼。

      “皇后。。。”

      “陛下,妾身现在已经不是了,您的皇后娘娘在玉娇宫,不知陛下来找妾身何事?”

      “皇后,你永远都是朕心中的皇后,只是当时朕一时气愤,开了金口,已经无法改变了,但在朕。。。”

      “陛下无需多言,妾身明白。。。多谢陛下这段时间让妾身能静下心来思考,到底哪里不对劲了,陛下,这个幻境该结束了。。。这里不是本宫来此地的目的,现出真身吧!守护者大人。”

      。。。。。。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国师府邸门前的两根巨型门柱边上挂着这副对联,显示出了此府主人平生的志愿。国师府算不上高端大气,和周围的其他府邸相比,略显的简陋,门前也没有凶神恶煞的家丁护卫守护,只有在夜晚入睡时分以及主人不在家时,大门才会关闭,否则常年都是开着的,当大门一直开着时,京都的子民都知道国境内在家,而进入国师府无需通报便可直接进入。

      “国师在吗?学生苏州人士林峰革,有事求见,请国师现身相见。”

      “进来吧!大门没关,我就在院子里,有什么事情进来再说吧!”

      “请坐,林兄,喝茶还是喝酒?”

      “茶吧!平淡无奇又令人回味无穷。”

      “哈哈哈!你是我来到这个小世界里见到的第一位客人,竟然能说出如此精辟的话,柳某佩服佩服!”

      “国师,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何我听不懂啊!”

      “听不懂就对了,听得懂我就惨了。。。现在的生活确实是我曾经幻想过的,可惜啊!那也只是曾经而已。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到底是谁?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国师,学生乃是帝国平民子弟,十年寒窗苦读,昨日科考结束,听说国师在此广邀天下有识之士,因此特来一见,看,学生是否能入国师法眼,拜入国家门下。”

      “有意思,科举制度下的人才培养制度,难道是我想错了。。。不对,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你们很聪明,这一关也让人防不胜防,彻底激发出了人们心中最强烈的愿望,只是很可惜,对我,无效。”

      “国师,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为何学生听不懂?难道是学生不入国师的法眼,还是。。。国师,你这是为何?”林峰革见一柄剑从自己的心脏刺入,不解的质问剑的主人。

      “你若不死,我何时才能离开?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是假的,只是你们制造的情景太强了,让我一时迷失了自己,既然现在我已经回来了,那么,你也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了。”

      “能否告诉我,破绽在哪里?”

      “漏洞百出,全是破绽,你们所得到的梦想其实是我故意制造的,我都差点把我自己催眠了,不是吗?”

      “很好,很好,你通过了,这个是对你的奖励,至于它的名字和用途,以你的聪明头脑应该知道的。。。那么,许下一个愿望吧!”

      。。。。。。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户寻常六口之家,一间小木屋外,一个院子里,一个花园中,一座凉亭内,一把椅子旁,一张石桌上,一本翻开的书,一道身影静静的看着手中的书页。

      时间在花园当中小朋友的嬉戏玩耍,大人的呵斥声中慢慢的流逝,院子的大门突然开启,一位白发苍苍,胡子发白的老人家慢慢的向亭子中走去,来到亭子桌前,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的身影对老人家右手虚引一个位置,礼貌的说:“请坐。”

      老人家没有推辞,就近坐在了一个位置,静静的看着对方:“你在等人?”

      “是啊!等人。”

      “等谁?能方便告诉我吗?”

      “可以,其实已经不用说了,我要等的人不是来了吗?”

      “荣幸之至,原来你在等我这个糟老头子啊!不知道公子等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事?我一个快入土的人了,想进来讨口饭吃,然后就离开寻个安身之所,竟然还可以帮上公子的忙,敬请吩咐,只为赏口饭吃。”

      “一餐饭而已,即使你想要这座院子也随你。。。只是你还不能去见神灵,毕竟你欠我两个件事没完成,去的太快会死不瞑目的。”

      “哦!我一个老头子这是第一次和您见面呢,又什么时候欠了你两件事,唉!人老喽,记性又差喽,还望公子提醒一下,看能否让我记起来。”

      “第一件事情,我的梦想还没完成呢,你这上不上相,下不下的,让人很不舒服啊!”

      “梦想?公子的梦想和我有什么关系,梦想是要自己完成的事,不可能让别人完成的,其他人最多也就是帮你一把而已。”

      “我的梦想是一点时间,一个完整的家,一间属于自己的小木屋,一个院子,一个花园,一座凉亭,一个可以坐的桌椅,一些与花有关的书籍,这些你都帮我完成了,但还有最后一个一,没有这最后一个一,前面这些都是空中楼阁,镜花水月,都是泡影。”

      “这就奇怪了,公子你有这么好条件,还有什么事可以把这些一下子全部夺走。疾病,天灾还是人祸?”

      “都不是,金钱,准确说是能养活着一家六口的生计,否则就将和你一样,只能以别人的施舍为生,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是这么一个理,我见公子神情悠闲,以为公子已经不用为这生计烦恼,原来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啊!”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又有谁不是为了这些柴米油盐酱醋茶啊!”

      “不知糟老头子又有哪一件事情欠了公子,老头子没记错的话,公子说的是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情公子已经说了,那么第二件事情又是什么?”

      “我此次前来此地的目的,老人家,你不会是忘了吧!”

      “目的?”

      “我听说此处可以达成人们的合理愿望,才动身前来碰碰运气,老人家你的记性真的不太好啊!”

      “愿望?我一个快入土的糟老头子哪有能力完成你们年轻人的愿望啊?公子,你是不是记错了,或者看错了人,我只是一个过路来讨一口饭吃的糟老头子而已,可不是什么大人物啊!”

      “唉!这应该是第一关考验吧!领主战的老人家,不知道我该如何称呼你,领主还是这个小世界的世界之主,或者主宰者?”

      “哈哈哈!年轻人,天色不早了,见到了流星,也许你想愿望就实现了呢。有意思的一个年轻人,糟老头子就不打扰了,有缘在相见。”

      “山水有相逢,下次见面时,就是老人家完成在下愿望的时候了。”

      。。。。。。

      “哟,有一个熟人,他的护卫都不在啊!哈哈哈!天助我也,嘿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