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夫人黑化日常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

    骗婚总裁独宠小娇妻免费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姑娘,给你!你快吃吧。刚才,你又耗了那么多体力,肯定快饿得不行了,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

      兰香宫主刚一站起来,一个男子突然出现在其身旁,递给她一块烧饼,与此同时,口中还言着此话。这男子正是先前那要饭的男子,他话还有没说完,突然就软身倒地了。

      这男子虽然倒地了,但并没有昏迷,只是有些神志不清。这时,只听他口中还在念叨着话语——“我好饿——姑娘你更饿——还是你吃吧……”

      兰香宫主刚从生死线上捡回一条命,本来都还惊魂未定,突然又遇到如此滑稽之事,使她不由发出了异样之笑。她这笑声中既包含有因感到滑稽而发笑,又包含有因意外捡回一条命而发笑。

      “我今天真是活见鬼了!怎会遇到如此滑稽搞笑之事,这个男人是不是神经出了毛病,天下怎会有这样的男人……”兰香宫主心中道。

      “兰香姐,你没事吧。我刚才都担心死了。”

      香芋泪流满面跑到兰香宫主跟前,言了此话。看得出她刚才为兰香宫主命悬一线的安危,一直都在担心哭泣。她俩为了尽量不暴露身份,于是香芋便没称呼她为宫主,而代之以兰香姐相称。

      跟着,张员外一家和看热闹的群众也都相继围了过来。

      “姑娘两番救我女儿,我——我——我们全家真是感激不尽!谢谢你—谢谢——”张员外眼含泪水,感激而发。

      “常言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张员外,不必太客气!不过,我有个小小请求,你先叫人将这个男子抬回家里,他快饿得不行了。”兰香宫主道。

      “他手上不是还拿着两个烧饼吗?这个人是不是有神经病呀?他都饿晕了,怎会到现在都还没有吃呢,真是个怪人!——姑娘,先前我家确实只有两个烧饼,我马上叫人给二位姑娘做吃的。”张员外道。

      张员外随即吩咐仆人回家做饭,准备招待兰香宫主和香芋。

      “张员外,不用管我们。我俩先前乞讨是假的,你还是赶紧将这男子抬回家,先给他喝点水,再将这两个烧饼喂给他吃了吧。”兰香宫主道。

      “姑娘的吩咐一定照办。——来人,大家将这男子抬回家去,先给他喂点水,再把烧饼喂他吃了,你们可要对他细心照料。——姑娘,你俩也去我家做客吧,我要报答你们的大恩大德,还望姑娘不要推辞。”张员外道。

      “既然张员外如此客气,那我姐妹俩就在你家蹭两顿饭吧。”兰香宫主道。

      兰香宫主之所以答应了张员外,是因为她对那个饿晕了的男子莫名感到有些好奇。她想等对方清醒后,看看他还是不是一样如此有趣。当然,兰香宫主并非对这个男子有想法,因为对方相貌非常普通,甚至有些偏丑,以对方的相貌姿色,在她所有下人中,估计都找不出一个会看得上他,更别说一世清高的她了。

      “姑娘,你本领那么高,还请你过来看看我闺女吧,她全身不能动弹了,不知被那个恶人到底做了什么手脚?”张员外老婆在张艳身旁,哭着对兰香宫主喊道。

      “夫人别急,你女儿只是被点穴了,不会有大碍。”兰香宫主道。

      兰香宫主随即向张艳走去,准备替她解穴。兰香宫主虽然会解穴,但其技术太差,她多番捶打之后,才解开了张艳穴道。

      ……

      那男子喝了水,吃了烧饼后不久,便从迷糊中醒了过来。这时,兰香宫主和香芋正坐在他床边。

      “姑娘,刚才那个恶人打伤你没有?你俩的肚子现在还饿吗?你们女人出来逃难,本来就十分可怜了。以后,你们出门在外,千万要多加小心啊——”男子道。

      兰香宫主听着对方所言,直感全身要起鸡皮疙瘩,立即打断其言——“我姐妹俩跟你非亲非故,你那么关心我们干什么?我估计你爹妈可能都不曾被你如此关心过。简直有些莫名其妙!”

      “姑娘还不知道我家的情况,我爹妈全都死了,我想关心他们,但无法关心了呀。我们都是天下沦落人,我在逃难的路途中,一路都见女人要比男人死得多得多,很多女人被饿死,被杀死,死了后,还被别人煮来吃了,所以我觉得你们女人最可怜了——”男子道。

      “别说了!你这话,我听得都快想吐了。你这人怎会如此啰嗦,简直受不了你。”兰香宫主忍不住又打断道。

      “姑娘,你为什么想吐呀?是不是经常挨饿,饿坏了肠胃的原因?——姑娘,你肠胃现在都饿出毛病了,我先前给你的烧饼,你为什么不吃呢?姑娘一定要把胃养好,如果胃不好,不仅十分难受,还吃不饱,身体就会逐渐变差——”男子道。

      “够了——够了!你到底还有完没完。婆婆妈妈比女人还啰嗦百倍。”兰香宫主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哦,那我不说话了。——诶,我想问,张大叔他——”男子道。

      男子话到此处,突然戛然而止。如此情形,惹得兰香宫主和香芋噗嗤一笑。还让兰香宫主不由产生一番心思:“这男人还真是个奇葩人物——老实得奇葩,迂腐得奇葩,笨得奇葩。不过,看他样子,心肠的确还不错……”

      “你把话说完吧。”兰香宫主片刻心思后道。

      “我想说,张大叔给你们东西吃没有?姑娘你冒着生命危险,作法与那个恶人相斗,救了他的女儿,他该不会舍不得给你们东西吃吧。如果他不给你们东西吃的话,他便是个忘恩负义之人。他这样为富不仁,迟早一定会遭报应的——”男子道。

      “好啦——好啦!你快闭嘴,别说了。他给我们吃东西了。——简直受不了你。天底下怎会有你这么啰嗦的男人!”兰香宫主打断道。

      兰香宫主与香芋忍不住相视一笑。接着,香芋开始插嘴言话,“兰香姐,我再跟你说件事,先前,你在跟那恶贼相斗之际,我跟他相隔不远。当时,我听见他还在吹口哨呢。——兰香姐,你说他脑子会不会真的有病呀?”

      香芋最后之所以发出如此疑问,是因为这个男子当时都快要饿晕死了,按常理讲,他说话应该都感到有些困难,本应该节省体力。如果不是脑子有病,怎会在那种情况下还要吹口哨。

      兰香宫主听了此事,感到十分意外,忍不住一笑。她发笑的原因跟香芋一样,觉得眼前这个男子有神经病。

      “原来,那口哨声是他吹的。当时我也听见了。”兰香宫主道。

      “二位姑娘,我脑子没有病——没有病。你们误会我了。我当时吹口哨的目的是为了召唤马蜂,攻击那个恶人。幸好那群马蜂及时赶到了,不然兰香——兰香姑娘就——”男子尴尬道。

      男子听香芋叫兰香姐,于是才这般称呼兰香宫主。

      兰香宫主听了这番话,心中的好笑顿时转为一惊。“你先别说了。——你的意思是那些马蜂是你招来的?!”

      “恩!是我招来的。当时,我见那个恶人不停击打兰香姑娘,我都急得哭了,幸好那时我还没有饿晕过去,不然的话,就无法赶跑那个恶人了。那个恶人真是太狠心了,居然连女人都打。他在打你的时候,不知道他想过自己的母亲也是女人没有——”

      “好啦,你快住嘴!——你叫什么名字?只说名字,不要多说其它。”兰香宫主打断道。

      “罗索。”男子道。

      兰香宫主不由一愣,“你叫啰嗦?”

      “不是啰嗦,是罗索。啰和嗦都去掉口旁,便是我的名字。我——”男子道。

      刚才,兰香宫主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发音,于是才愣住,并追问对方。当对方此话一出,她二人又爆出一阵大笑。她俩的笑声打断了罗索后面之言。

      “罗索——啰嗦。好名字,好名字!真是人如其名。你爹妈给你起这个名字真是起得名副其实啊——!”兰香宫主笑道。

      “其实,在最开始,我不是这个名字。后来,大家都说我说话太啰嗦了,我父母时常都听得很厌烦,于是就将我名字改成了罗索。我父母说,只要他们在叫我名字的时候,就是在提醒我别啰嗦了,他们快要忍受不了啦……”罗索道。

      罗索此话一出,她二人又从嘴里迸出一阵捧腹大笑。

      ……

      大家在后面的对话中,都相互知道了对方的姓名称呼。兰香宫主让对方称自己为姐,香芋为妹。大家一番对话之后,兰香宫主忽然有种莫名的感觉,她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有些“好玩”。

      起初,兰香宫主本来打算等罗索清醒后,便请求张家收留他,让他在张家当帮工。当她知道自己被救的真相后,心中对这男人充满了感激,并开始犹豫不决地思考起来——

      “这男人救了我一命,我也该知恩图报。我若是求张家收留他,他如此老实迂腐,保不定以后会被人欺负。但我若是将他带到甘泉宫,估计我下人中没有人会看得起他。再说,即便有人看得起他,按照宫规,也不容许他在宫中住一辈子,除非是我本人看得上他,才有可能长期容留宫中,但这永远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该怎么帮他一下呢?

      算了,我还是先不考虑此事吧。这次,我跟香芋出来游玩,在路途上有些寂寥,这人既然有些‘好玩’,何不让他陪伴我们去游玩一趟,一路上为大家解解寂寥,等大家返回来的时候,我再替他考虑安置之事。”

      “你愿意跟我们一起走吗?”兰香宫主心思后问道。

      “我愿意。现在天下大乱,大家一起要饭,也好相互有个照应。倘若遇见什么坏人了,我们还可以共同对付。我不会让坏人欺负你们的——”罗索道。

      “好啦——好啦,你就别再啰嗦了。你跟我们走,不会让你饿着的。我们今日蹭完张员外家的饭,就一起上路吧。我们先不跟你闲聊了,你好好躺着休息,等开饭的时候,我们再来叫你。”兰香宫主道。

      后来,三人在张家吃了答谢宴,接受了一些答谢财物,最后便一起上路了。

      大家一起上路之后,罗索一直都啰嗦不止,他啰嗦的话题大部分都是关心他人之言。兰香宫主对罗索话语中透出的善良,虽然时常心生感动,但却又无比抵触那种感动,因为他实在是太啰嗦了,经常影响她的心情,让她感到十分烦躁,一直都想对他发火动怒。只是每当这时候,她便会想到对方的善良和救命之恩而强忍下来。一般最后都只是对其喝止,让罗索立刻闭嘴。

      虽然罗索啰嗦的性格时常让兰香宫主感到十分烦躁,但他无比质朴、无比憨厚之态却随时都能逗乐大家。这让兰香宫主感到有别样的趣味,也给大家旅途增添不少热闹景象。

      一日,三人路过一户人家门前。此时,这家人正在吵架,一对中年夫妇,面目凶恶,在大声呵斥中,将一位年迈老妇推出家门。在这夫妇俩的强力推拉下,老妇一边伤心抽泣,一边身不由己走出门外。这对夫妇的两个孩子尚小,他俩见到自己父母如此这般行径,都被吓哭了。

      罗索见此情况,不由义愤填膺。“欺负老人,天理难容!你们赶紧放手,别把老人摔着了!——老人家,他们为何要这样对你呢,他们是你儿子和儿媳吗?”

      罗索突然间的一声训斥,让那对中年夫妇大感意外,并为之一惊。对方不由松开手,眼神中对罗索充满好奇。

      “我的命好苦啊!我含辛茹苦将他们一个个养大,没想到他们全都如此之不孝,要将我赶出家门。我这是哪辈子造的孽啊——!呜呜——”老妇哭诉道。

      “老人家,你别哭。你慢慢说,他们为何要赶你出家门呀?”兰香宫主问道。

      “你们不知道呀,我老伴已去世多年,我现在是孤身一人。我有五个儿子,儿子分家后,都认为我分家不公,全都对我不满,也全都以家境贫穷为由,不愿意赡养我,相互之间都在推脱,现在,他们要将我赶出去,让我去我二儿子的家,可是我才被二儿子一家赶出来没有两天呢,他们肯定不会让我进家门的,我可怎么办啊——,我这么多儿子怎会一个都不孝呀——呜呜——”老人哭诉道。

      罗索听了老人这番哭诉之言,心中更加愤恨不平。接着,他便开始长篇累牍地对那对中年夫妇训话——

      “你们怎能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圣人讲,百善孝为先。你们母亲含辛茹苦将你们大家养大成人,你们自己现在也是为人父母,难到还不知道养儿养女的辛苦吗!如果你们母亲当年不是心底无私,你们兄弟五人能长大成人吗?能成家立业吗?

      当年,你们母亲养育你们五弟兄的时候,什么时候以穷为借口,将你们弃之不顾了?而你们现在才养育了两小孩,就以贫穷为借口,把母亲赶出家门外,难道你们就不怕遭天谴吗?

      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你们两个孩子可是亲眼所见,等他们长大以后,就会以你们今天的行为作为榜样,相信等你们老了的时候,一定会遭到因果报应。

      圣人曾道:‘夫孝者,天下之大经也’。当年舜帝还是个普通百姓的时候,他父亲鼔叟和他继母一直都想杀死他。他在修葺房屋的时候,他父亲想放火烧死他;他在挖掘井的时候,他父亲让他弟弟往井里填土,想活埋他。但舜帝从来都没有记恨过他父母的恶迹,一生都对父母践行孝道,他也因此最终成为一代圣帝,名垂千古。你们母亲总比那舜帝的父母好之千万倍吧。你们这样做,良心何忍?良心何安……”

      罗索滔滔不绝、啰嗦不止训斥那对中年夫妇,一口气跟对方讲了大半天道理。在刚开始时,对方还显出一副不削一顾之态,但逐渐到了后来,对方夫妇俩觉得他讲得深入透彻,脸上不由露出了羞愧之色。不久之后,更是低下了惭愧的头。

      “我求求你了,求你别再说了,我们都快要听疯了。你们还是快赶你们的路吧。我们家的事不用你来抄心。——母亲,快进屋里来。——你两个也快进来!”

      那夫妇俩对罗索无休无止的话语实在感到忍无可忍,于是突然间冒出此话,打断了罗索。接着,对方便将其母亲拉进屋里,两个小孩也跟随进了屋里。

      那夫妇俩进屋后,便开始掩门。在掩门之际,那妇人忍不住道:“算我怕你了,行不行!你真是个神经病!还从未见过像你这般啰嗦的人。”

      对方话音一落,门便合拢关上了。

      这家人一关上大门,兰香宫主和香芋不由蹦出一阵大笑。随后,二人在笑声中,领着罗索继续赶路。

      罗索讲的那番话,兰香宫主虽然认为完全有道理,但她没料到那些啰嗦之言,在关键时候,还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这让她感到非常意外。罗索在训斥那对夫妇俩时,兰香宫主心中在想,罗索言行迂腐木纳,理解力和判断力也都很迟笨,没想到他说起话来,却是条理清晰、头头是道,而且还时不时引经据典,真让人有些刮目相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