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花瓶女配后娱乐圈真香了

    《穿成花瓶女配后娱乐圈真香了》

    不劳烦大人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赵兆似乎在这一刻,脑海中浮现了一个人。他曾经在地球上读过明代的历史:朱元璋死后,将其皇位传给了皇太孙朱允炆,然而,这位在温室中长大的孩子,哪里是其叔叔燕王朱棣的对手,很快就在“靖难之役”中,失去了皇尊之位。

      而“靖难之役”的策划者,便是整个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黑衣宰相姚广孝,别称:道衍。

      而赵兆眼前这人,实在是与那姚广孝的气质如出一辙,暗黑的月夜,令其整个身影都看上去一袭黑色。

      暗暗的空,天地俱是黑色。

      而不知不觉中,赵兆竟已然后退了几步。纵然是他曾经读过成千上万部仙侠玄幻之类的小说,但当真正亲眼见到这一切时,总是难免不心生恐惧,毕竟幻想的世界,是永远不能与真实的世界相提并论的。

      “你……”那人开口了,这次是个男声,听上去极其严肃,“你贵姓?”不过问题却是让赵兆有些小小的意外。

      “赵!”

      “名什么?”天衍子又问。

      “兆!”

      “问你名什么?”

      “兆,凶兆的兆!”赵兆一脸疑惑。

      “赵兆?”

      赵兆点了点头,“对!”

      天衍子听罢,微微点了点头,“好名字!好名字呀!”

      可赵兆却不解了,自己这名字,在地球上从来都不会给一个妹子一个好的第一印象,总是让人读成“zhaozhao”而显得有些许的猥琐,可怎么在这人看来是一个好名字呢?

      不过,天衍子却没有继续问下去。

      在他眼前的赵兆,只是不住地打着哈欠,似乎是将所有的瞌睡都存在那里的,疲倦不已。

      这被天衍子看在了眼里,于是道:“这一夜,你好好休息吧!”

      赵兆略有倦意地问:“哦……前辈要离开了吗?”因为在赵兆的心中,他觉得这天衍子应该是有些事的吧,毕竟无事不登三宝殿,可这样寥寥几语之后就要离去,竟反而让赵兆有些不解。

      “是的,我这就离去。”天衍子回头看了看星空里的月,若隐若现,就像蒙着一层轻纱,水光粼粼般浮动,“我只是来见一见你!”

      “见我?”赵兆问。

      可是,天衍子并没有回他,只是瘦削的身影在夜风的拂动下,渐渐地消失了,就在赵兆的眼前消失。他来得张扬,却离去得十分平静,只剩下赵兆独自一个人立在原地。

      而在微风的拂吹中,却夹着一道声音,“赵氏,来了!”那声音显然就是天衍子的,而随后,便是一阵奇异的笑声,渐渐远去,最后完全消失。

      “你还没休息吗?”说话的正是艺儿。她微微倚在入魔洞的洞口处,惹人怜爱地望着赵兆。

      看样子,她已经在洞口立了一些时候了。

      在那三个女子中,赵兆印象最好的无疑就是艺儿了。无论是动人的容貌,还是清新脱尘、忧郁的气质,都是另外两个女子不可比拟的。

      在这样的月光下,即使是两个死敌之间,都少不了一分的浪漫,更何况是如赵兆艺儿这样的少男少女,自然难免会多想。

      “有些想家了,睡不着啊!”赵兆轻轻地叹道。

      “可是你再想家,都无济于事啊!与其思念不已,倒不如好好地修炼,这天囚境并不是不可以出去的!”艺儿柔声道。

      “可是想要达到戮仙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赵兆叹息着说。

      “你不要这样想,在我身边都有两个已经出了天囚境的人,而且当初还传授了一些修炼之法给我,可惜我的修炼天赋实在平庸,也只能永生永世呆在这天囚境了!”

      赵兆听罢,顿觉眼前这女子并不是平常之辈,她那弱不禁风的气质中,更是增添了数分神秘。

      不过,赵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道:“你也不要这样想,天道酬勤嘛,只要你坚持不懈,一定会有突破的那一天!”

      艺儿受到了鼓舞,似乎打心里有了一丝欣悦,“虽然我修炼资质平庸,但是我对自己的记忆力还算满意,如果你愿意,我会帮你的!”

      “谢谢你!”赵兆礼貌道。

      艺儿莞尔一笑,却并不再言,只是眼露流光地凝望着赵兆,直到两个人都入了洞中。

      明月依旧高悬,洞中人皆睡去,只有赵兆不知自己究竟是否入睡,直到多年以后的回忆时,他已然不知道自己真的睡了吗?在这个幻境与真实并存的世界里,即使是忘情地歌哭无休,醉生梦死和头破血流在清醒之后,元是一场千年的梦啊!

      ///////////////////////////////////////////////////////////////////////////

      “珠子啊,珠子!”血欲斜倚在他的冰凉玉床上,认真地把玩着眼前的鬼绿色珠子。

      此刻,那珠子并不在他的手中,而是悬浮于他的眼前,不过一臂的距离。

      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珠子中已渐渐地失去了另一种颜色,而几乎呈青色。

      而血欲自然知道,那黑色被青色吞噬,意味着什么。

      不过,他却根本想不到,竟是这么迅速。要明白,魂变的两个魂魄中,其实力会被无限拉近,除非是当初魂魄的本体实力太过悬殊,才会出现如今这碾压的结果。

      可是,愈这样,血欲愈是对那青色的魂魄感到难以捉摸,甚至是心生惧意。

      突然,血欲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他感应到了鬼绿色珠子的异常。

      而后,他再次将珠子收回自己的左手心中,近距离观察了片刻,才发现原来整个珠子中,都已是青色了,黑色的魂魄,彻底化为了乌有。

      血欲明白,青色的魂魄胜利了,它是最后的赢家,而越是这样,血欲越是感到有些棘手,仿佛他既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又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他陷入了两难之地。

      最后,血欲仿佛心生了一计,于是赶紧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宫殿。

      /////////////////////////////////////////////////////////////////////////

      再说天山神墓,自从李慕何两姐妹闭关了以后,山上的大大小小的事务,都被冷风管理得有条不紊的。

      不过,已有不少的人,都有了一种大难临头的不祥之感,尤其是联想到墓主闭关前的所作所为,连自己的亲儿女都下得去手,还有什么事情她做不出来?

      所以,商量如何在墓主出关前逃离天山神墓,已然成了此时天山神墓的一股暗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