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汀的早晨

    《马汀的早晨》

    好惨一鬼下辈子吓人记得看清对象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跑马场。

      军型已解散,众将士准予围观。

      很快校场内便挤进了不少“看客。”

      此方,马夫牵出了数匹好马。

      “子龙兄,仍是十箭定胜负,骏马任选,请。”

      子龙方一眼盯住了一匹烈马,赤身白足,他几步轻踏,脚借力马镫,瞬息之间便跃上马背。

      “咴儿……”骏马受惊,当即跃起,若非马夫死命拉扯住,它已飞奔出去。

      当即,子龙从马夫手中拉过缰绳,顺势勒住,折腾了几次,说时也怪,烈马竟温驯下来,呼哧几声便不闹腾了。

      见子龙那边驯服了一匹烈马,子启并未诧异,烈马都无法驾驭,那也妄称武术奇才了。不过,这匹烈马是……罢了,无暇顾及。

      属下接过披风,子启也翻身上马。

      “兄长,承让了。”

      “承让。”

      霎时,尘土飞扬,二人飞驰如风,烈弓拉满,箭无虚发。

      ……

      一炷香已燃尽,二人骑马并排而回,子启方下马,即抱拳:“弟稍逊一筹,贺喜子龙兄得胜。”脸色如初,波澜不惊。

      “不敢当不敢当。”子龙转身翻下,马夫正要牵过马匹时,被蓦地叫住,“贤弟,此乃绝世良驹,我可能留下?”

      “既然子龙兄珍爱,赠与兄长便是了。”子启面目依旧淡然如水。这烈马平日没少祸害马厩,做个顺水人情可挺好了。

      “不过此马是氏羌使者送来的,无处安放才滞于兵营,兄长……还是和叔父招呼一声为好。”

      “知了知了。”

      马夫将绳交予子龙,子龙又交予离若。

      子启暗觉不妙。

      果真,子龙理了理着装,邪魅一笑,“贤弟,武斗比试一番?”

      为何武斗,子龙有他的算计。

      子启这才想起,子龙失忆的传言,似乎是缪谈了。

      不过对于兄长的武艺,他确也想试探虚实。

      “仁兄想比试哪般武器?”

      “翩翩君子,当用剑。”

      “好,子龙兄,依旧红旗为令,点到为止。”子启说罢提了提佩剑,比武之人讲究傲气,谁率先拔剑,谁先输一筹,故有红旗号令。

      “慢,我剑既有磨损,需用他人之剑”,子龙解下佩剑,坠于地上,“离若,过来。”

      而离若,只觉今日有些,满不思议。

      “哦……嗯。”

      待离若到了身后,“子启,出剑吧。”

      无人察觉,他手上略微有些颤抖,激动还是怯意。

      “子龙,承让。”红旗令下,子启剑已出,寒芒再至,不过这一次,更为真实,子龙瞳孔紧缩,不做躲闪,此时剑尖即将触面,子启怕有误伤,刚欲收剑,一股劲力忽至,长剑竟不能再进一寸,又是一阵金铁交鸣之声,然而比之最初,这声音,更加热烈。

      倏尔,二人各自抽剑后撤,转瞬间双剑再次相抵,金铁交加,十余合不分胜负。

      “畅快。”双方心叹。

      ……

      末了,子龙卖了个破绽,引得子启上钩,欲转身再回击时,剑已至心腹。

      “仁兄好功夫,小弟我心服口服。”便归剑入鞘,“愿下次能再与兄长较量一番。”

      子龙剑还原主。

      子启眼神热烈,又看了看铠甲上细微的划痕,脸色微微动容。子广交予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了罢,那便交接近卫军权,剩下之事叔父和父亲会安排,有一点让子启很是意外,堂兄的表现绝非叔父所想的如何如何悲观。

      而后,他按剑走上演武台,环视一周。

      “全军,列阵。”

      军士开始聚拢而来,顷刻,徐如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