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对之国民男神带回家

    《天生一对之国民男神带回家》

    速派十支战神小队前去拦截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夜半三更,明月高照,光辉千里,亮万家人。一道纤细如精灵的身影缓缓推开半扇祭祀殿大门,美目一闪,便看到睡在木棺旁的孟云,灵动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忧虑。

      对着木棺拜了三拜,稚嫩少女转身而去,不久后背来一床被子,轻轻盖在孟云身上,眼中带上一丝温暖,嘴角不自觉露出一丝笑意,明媚可人。

      半晌,她蹑手蹑脚地起身,而后有犹豫着俯下身去,贝齿轻咬红唇,在后者管阔的额头上轻轻一点,起身之时脸已红若苹果一般,而后轻轻关上木门,在夜色下幽幽而去。

      翌日,孟云跟随着孟家众人将两位逝去的老者葬下。看着那熟悉的两位老人入土,孟云心中仿佛有一种力量在催动着仇恨,在他幼小的心灵中大声呼喊,杀戮的欲望自心底升起。

      双瞳之中中仿佛滴出血,孟云双拳攥紧,紧咬牙关。他自心中发誓,既然已经能够修炼,他便一定要宰了伍虎,为两位老者和那位姐姐报仇!

      不杀伍虎,誓不为人!

      ……

      自下定决心以来,孟云一路上都在琢磨怎么样才能更快的修炼。自己目前还是青修三重,两位爷爷实力在元者境界,伍虎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少说也是元者四五重的实力!

      报仇看上去是一个极其艰巨且漫长的挑战。

      孟云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冷静,暗暗沉下气,心中暗暗思考:“准元士不用修行功法,而如今我已经是青修三重。那么如今,我最需要的就是一本功法!”

      看来,需要去家族的功勋殿一趟了。

      孟家占地规模极大,青云镇占据着百万大山外围几乎全部的较为平坦的地区,而孟家产业,就几乎占据了总占地的四分之一!

      靠一己之力将四大家族推到周边,自己如龙虎般盘踞最为庞大的一片地区,孟家一向是以青云镇最强的家族自居的。

      强如方家,也只得在背后玩点弯弯绕,在明面上,两家相遇,方家还是要低孟家一头,自觉礼让!

      偌大的孟家,管理起来自然是有着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问题,而与之伴生的,孟家在几乎所有的方面也有着明确的责任分配!

      如果说长老院是家族的顶尖战力,刑部执法队是家族的中坚力量,那么功勋殿就代表着孟家在青云镇乃至大荒郡中庞大的底蕴!

      有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没钱却解决不了问题,功勋殿代表的是孟家巨量的财富和与之相关的功法丹药等等。

      功勋殿汇集了大荒郡不少有名的商人,财团,这些小团体积极和孟家进行交易,以孟家的信誉与强大实力获取自己所需。而各种异宝,功法等都可以在里面兑换得到,甚至连许多其他家族的人都眼馋不已。

      只可惜,功勋殿只对孟家本家人及其与之相关的人开放,对于其他四大家族的人来说,则完全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宝地。不过对于孟家对自家功勋殿的垄断,四大家族则是无话可说,这也算得上是对自我实力的保存,元灵大陆之上每个有些实力的家族都有着自己的关系网。

      不过类似孟家这般大家族的垄断,则是使得不少平民苦不堪言,孟家购买就可以获得的灵药,他们却需要去妖兽的地盘拼命。纵使武玄通那般高傲,也不得不拜托孟云在功勋殿兑换一些所需之物,当然,以他的性格,他绝不白嫖,帮助孟云不少。

      孟云这些年来实力一直停在准元士境,虽然不能完成那些难度较大的任务,大多都是采购打杂清扫卫生,但长年累月下来,也算是有了一笔看上去还说得过去的积蓄,至少是有兑换的能力。

      摸了摸袖袍内,果然是空荡荡的,孟云晃晃脑袋,功勋牌放在屋子里了,还要回去取一趟。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的眼光突然变得怪异起来,微微一叹:自己昨晚将温家爷孙二人安置在屋子中,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了。

      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孟云便回到小院前,两道身影已经在等着他。孟云揉揉眼睛定睛,却是爷爷和双儿。

      孟行风见他情绪已经接近稳定,脸上也挂上了一丝欣慰,将左手伸过去,把什么东西放在孟云手中。

      孟云摊开手,手心中是一枚淡紫色的戒指。他连忙将戒指递还回去,脸色微变。

      “爷爷,干什么,家族中,没有特殊贡献或实力没有达到青修六重以上是不能由家族授予戒指的。”也难怪孟云惊诧,孟家家族如此庞大,当然是有很多繁琐的规矩,这件事是家族中的规矩,不能违背,否则就算他孟行风是家主,也会引起家中众人的不满。

      孟家作为青云镇的老大,家族之中派系并不少,都是一些利益的小团体,为了针对这种现象,爷爷不得已又把长辈们集合起来,成立长老会。但长老们对于家族的繁文缛节十分重视,就算爷爷是家主,怕是他们也会有所不满。

      先前回家时,他才想起这个规定,还是将那枚戒指还给爷爷,可此时后者再次送到他手中,着实是让他意外。

      “收下吧,这戒指本就不是我送给你,而是你父亲走前留给你的。他当初和我说,若是自己孩子能侥幸逃过那个诅咒,真正开始修行,就将这个送给你。”孟行风温柔叹道,老手颤抖,眼中满是对自己儿子的思念和追忆。

      一旁的铃梓双见到此景也难过起来,她父母早在几年前被仇家报复,流落千里四处漂泊之下,爷爷带着她跨过千里来到青云镇讨一份生计。

      孟云听罢一愣,脸上也涌现出复杂的表情,只得长叹一口气,伸出手,将戒指收下。

      父母自他出生后一个月便离开青云,前往大陆中部为他寻求神药,没有给他成长过程中给予什么照顾,一直是爷爷照顾着自己,经年累月下,对父母的映象也逐渐单一却复杂。

      一方面,他们早早离去,没有给自己的孩子任何的温暖;另一方面,他们却愿意为自己的孩子远去遥远的中州,寻求珍贵的神药,面对着随时有可能到来的危险,这么多年也杳无音信。

      孟行风将脸上的复杂收好,拉过身旁铃梓双白皙纤细的小手,递到孟云手中,后者手也在微微颤抖,也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内心中颇不平静。

      “从明天开始你也来议事厅前早练吧。”孟行风身体停下想了想,对铃梓双柔声道,“双儿你要不要来,帮我盯着点云儿,让他不要偷懒。”

      铃梓双闻言,美目微微点亮微笑着点点头,听到这句话,孟云倒是心中微惊,孟家的早练从来只有孟家人允许一起进行,其中涉及到家中基础修炼功法的讲解和修炼之中不规范的地方,完全是比外面的修炼启蒙高级太多,八方之人求一个名额而不得。

      眼前早练为铃梓双开放,爷爷这般情谊,分量显然极重。

      万道相通,基础的修炼方法对其他家族乃至整个大荒郡的人都有着不小的吸引力,若是能售卖这个名额,双儿都能靠这个赚一笔。

      但是早练从来没有向族外人开放过,也算是孟家保留自己实力,防止流失的一种方式。

      “对了,下次我讲课,不要再旷课了,认真点听多向双儿学习学习,有人家那个态度,什么干不好?”孟行风见铃梓双点头,脸上也有笑意浮现,目光在二人青涩脸上扫过,也是满意地拍拍孟云的肩膀,片刻感叹便转身离开。

      “哥,我们现在就去?”铃梓双抬起头,小声问道。她早就猜到孟云现在对功法的急缺,修炼功法极为重要,铃梓双自然为孟云着急。

      “稍等一下,先进来一下,我有点想法想对温爷爷和清清说。”孟云一拍额头,差点又把他们忘了,还有,自己的功勋牌还没拿呢。

      孟云一只脚踏进屋,一阵强大的元力便向二人冲击而来,孟云一拉铃梓双小手,将她护在身后,双臂挡在胸前,便强行接下了这倒元力冲击。

      似是感应到那来者,真修境的威压显然是有所收敛,孟云微笑,身体直直将威压抗下来,只有一丝颤抖。

      身体素质居然又强了不少,距离第一力窍的开启越来越近了,孟云暗喜,第一力窍才是他目前最强之处。

      “好小子,是你啊。还有铃家小姑娘。”温其力衣冠不整的从床上爬起来,含混不清地揉了揉眼睛,“不错,居然能挡下我的元力波动。咦,身体长进很大嘛。”

      明媚阳光洒向屋中,孟云扫视了一番屋中的情况,顿时气不打一出来:自己铺给二人的床上,一个小小的身形在上面留下,少女睡的很安静,身姿孟云都能想象出来;温其力则呈“大”字躺在自己的床上,给床上留下混乱的痕迹,被子上还留下一层黑灰,他昨晚竟然连澡都没洗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铃梓双看着孟云鼻孔仿佛要喷出火来,小嘴嘴角划出一丝轻轻微笑,赶忙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冷静。

      “怎么了?”温清清听到动静,赶紧从小院后走来,看着孟云脸色不好,虽然她没懂是怎么回事,但还是连声道歉。

      孟云没好气自抽屉中取出自己的功勋牌,别在腰间,那是一块银色的小徽章,中央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阳光下微微显着红光,质感柔暖。他转身便要出门,铃梓双拉着他的手,也要随着离去。

      冷哼一声,身后温其力一脚踏出,一个瞬间便挡在二人面前。

      “你生什么气呢?”

      “你睡在我自己的床上,还搞得这么脏乱!”孟云眼睛一凝,不满道。

      “啊,不是咱们睡在一起吗?清清已经这么大了,我再和她睡一起,不合适。”温其力眼睛微转,旋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怒目圆睁,“你不会是想和我孙女睡在一起吧?混蛋小子,我告诉你,这更不合适。”

      “爷爷!”身边温清清怒叫道,俏脸通红起来,瞪着自己的爷爷。

      “我就没有这个意思。”孟云听到也是一愣,确实是,他也没有想过,自己已经长大了,再和女生睡在一间屋子也不合适了,对于温清清也是,这么大的女生,正是自尊心最强的时刻,到时候若是传出什么流言蜚语,自己可能不在乎,女孩子肯定受不了。

      “罢了,你们先在这住下吧,我去爷爷那住,爷爷那还有一张空床。”想到此处,孟云微微沉吟了一下,手中淡紫色光芒一闪,将屋中众多私人物品收入须弥介中。

      “小子,你这是要搬空呀。”温其力瞪大眼睛,气的他想拍桌子,可是桌子也被孟云收走了。不过幸好他戒指中也装了一些家具应急。

      孟云做完后,便打算离开。

      身边清清柳眉微垂,来到孟云身前,歉然道:“对不起,住了你的房子,还要麻烦你搬走。”

      “没事没事。”孟云最见不得女生难过,只得接受了温清清的道歉。

      手轻轻拉了拉双儿的小手,后者却没有什么反应,低头一看,后者脸上红彤彤的一片,好像一个红苹果。

      “双儿,怎么?”孟云小心翼翼问道,没想到他一开口,顿时吓了双儿一跳,断断续续道:“没,没什么。”

      她才不会告诉孟云,想起了两人八岁时两人睡在一起的事呢。

      那时两人刚刚见面,她和爷爷刚逃到青云,举目无亲,和爷爷在街上乞讨时,被孟云拽到屋中,才能吃饱穿暖。是孟云温暖了她的内心,给了她希望。和孟云住在一起的时候,是她最快乐的时候。三个月后,爷爷租下孟家一间木屋,将餐馆做大,铃梓双才和孟云分开。

      没有孟云的帮助,以她柔弱的性格,真的无法想象现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也许还在被人嫌弃流浪吧。

      “对了,刚才听有人在外面聊什么功勋殿功法什么的,怎么回事?”温其力大大咧咧倒是没有注意到气氛,直直问道。

      “唉,我们现在就要去选自己需要的功法,你们也一起去吧。”孟云叹声道,温其力一心想让孙女走的更远,对功法这件事不打破砂锅问到底是不可能的。

      不过也好,就让他去呗。

      温清清有点兴奋,玉手整理了一下衣服,随意将青丝梳理了一下,红唇微翘,想必是把功勋殿当成了什么集市一样的地方,显得跃跃欲试,十分活泼。

      温其力倒是慢悠悠地披上干净猎户服,跟在孟云身后。

      “对了,还有什么早恋?你们还有那种活动?”温其力眼睛滴溜溜转,在孟云和铃梓双牵着的手上游移。

      “早起的早,练习的练。”要不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都不想搭理他了,整天像个问题宝宝,做事好像自己欠着他一样。

      好吧,自己确实欠他,欠他一条命。

      若是祖孙脾气能一样就好了。温清清活泼,性格又好,还不是问题宝宝。孟云长叹。

      “清清能不能也参与?”

      “不行,早练活动只有孟家人可以参与,练习中会教导修炼功法,不对外人开放。”孟云有点不耐烦了,硬邦邦说道。

      “那不对吧,铃家小姑娘为什么可以参与?她也不姓孟!”温其力不爽,挑刺道。这孟家规矩又多,还颇为麻烦,处处刁难外人。

      “梓双是我妹妹,当然可以。”

      “什么妹妹,你姓孟,她姓铃。哦~我懂了,我看小姑娘就是你爷爷给你找的媳妇。哼哼,我和孙女还是你恩人呢,形同再造父母!”温其力吹吹胡子,手指在那弓弦之上摩挲,言语之间则是慢慢补充到,“要不是老头子我年纪大了,我也想去旁听一番修炼功法呢。”

      孟云脸色一黑,身旁的铃梓双红着脸,却又银牙轻咬,这人说话一半好听一半又不知是什么东西,真的叫她羞怒交加。

      “咳咳。”温清清也在后面猛拉她爷爷的衣袖,就差拿脚踹他的屁股了。刚来青云,架势就像不怕别人把自己往出赶一样。

      孟云一脸不爽,带着两女径直向功勋殿而去,温其力则是亦步亦趋地跟着一行人,不住地四下张望。

      孟云一路上都感觉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脚步不由得加快了不少。不多时,便见眼前一大片空地,巨大的白石建筑屹立在数十米的前方,建筑方形,华盖遮住日头留下一片阴影。

      孟家的功勋殿,几乎是青云镇最热闹也是最华丽的地方,三层楼高,每层都是近千平米的大小,落地窗阳光正好,穿着各种奇异服饰的商人,修士,财团络绎不绝。

      强大实力吸引财富投资,投资赚取回报,资源促进进步,完全是三赢,更可气的是,除了孟家,没有其他家族的事你说气不气。

      “温爷爷,清清,这就是我们家族的功勋殿,一层是丹药,二层是灵器,三层是功法,我和双儿今天主要看功法。”孟云说道,余光看着温其力震惊的样子,他心中不禁暗爽:“大家族的日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好好,我和清清慢慢看,晚上有什么要问的就去找你。”老头的眼光已经无法从建筑上移开,手掌都停下来,不再扯自己的胡须;温清清的眼中也闪过几分跃跃欲试。

      “别,别来找我,晚上戌时一刻,我去找你们。”孟云赶忙道,爷爷看温爷爷不爽,已经隐隐表露出来了,再见到,不知道又要爆出什么火花。

      再把他打一顿,孟云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尾了。

      “好了好了,不打扰你们两个小年轻谈恋爱,你们先去吧。唉,清清,你往哪跑?”温其力不耐烦,看向身边,温清清早已跑到功勋殿下的玉麒麟旁,对着光华的玉雕上下其手。

      孟云拽起双儿小手,撒腿就跑。再不走,他都担心自己就要被温老爷子气的一口老血喷出来。

      走到建筑阴影处,两人顺着一段古朴木梯,连上两层,到达了第三层之上,寻找起自己所需要的功法。

      功法已知有六个层次:荒,洪,天,地,玄,黄。每一种,又分为上品,中品和下品。在孟家,你几乎都见不到黄阶功法,最低级都是玄阶。

      孟家收藏的功法,以风属性居多,风之百变,有质无形——刚烈的,柔顺的,凌厉的,应有尽有。

      相比之下,第二的功法便是雷属性功法,雷光闪动,震慑群雄,在大荒郡开疆扩土,爷爷的强大震慑各家,使他们如同指着七寸的蛇,不敢妄动,而他的功法,就是雷属性的。

      一种属性可以专精,多种属性却有着更多的变化,孰强孰弱,也是各有争论。

      家族中一部分人专修风属性,还有一部分人同时修行风雷双属性,甚至还有些贪心的家伙修炼三种属性,没有什么奇遇的情况下,突破太慢。好在家族中备足了各种属性的一定功法,修炼起来也就变得顺畅了许多。

      “我先陪你看看。”孟云低头,对铃梓双道。铃梓双之前修鱼龙,算是水属性崇拜,来到孟家后,干脆直接修水属性元力,实力进步很快。

      崇拜是对图腾的信仰,而在同时,这种信仰也会给予信仰者一定的元力修行加成,很多小家族或是村庄都是信奉图腾,可常言道,靠人不如靠己,崇拜越步入后期越乏力。魂玉也是深深明白这个道理,早早便劝着铃梓双改修了属性。

      水属性功法比较少,只有十几部,更何况铃梓双早有目标。美眸随意一瞟,便挑选起了一部牛皮纸撰写的功法,笑嘻嘻将手中的贡献点刷去。

      孟云看着她高兴的样子,不禁微微摇头,几个月前就想把自己的贡献点凑一凑,被这小妮子厉声拒绝的样子倒是历历在目。

      微笑着抬头,铃梓双看着孟云摸鼻子,不由得吃吃笑道:“该我陪你去看看功法了。哥哥,机会宝贵,要好好挑哦。”

      孟云苦笑着摇摇头,被小妮子领着逛起了三楼。

      ……

      青云镇另一角,方家。

      赤红的建筑中目光冷厉的中年人正在认真翻看着功法。手掌缓慢翻动,自每处精妙之处用墨笔勾画,而不满之处则是缓缓修改。

      他目光冷厉如暗刃,黑色长发垂下,有一种速杀的美,而他本身与周遭环境便极其融洽,仿佛就应该身处其中一般。

      忽而,一道身影快速走来,气息藏在他的影子之中,在他耳旁低语一句。

      微愣片刻,男子点点头,旋即眼睛微眯:“没想到方伍居然没成事,还留在了那里。”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辈,可真是有点影响他的计划啊……

      “家主,想必玉已经到了孟行风手中,这下该如何……”身影吞吞吐吐,似乎有点紧张。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和孟家宣战?和那老不死的东西作战,我还真不敢说有几分胜算。”中年人手指一顿,眼中冷意微压,叹气道。

      “木荣,影劫死了,那小子却没死,事件已然泄露,家主不怕孟家报复?”黑影沉声道。若是孟家报复,两家开战,这件事放在整个大荒郡,都不算是小事。

      “这个时间点上,他孟家还不至于直接与我们挑明,他也需要考虑和我们合作的各大势力……就看这老家伙能不能如愿以偿到达那个境界了。到达了,便臣服;没有到达,这青云镇,还是我方家的!”

      “是。”

      ……

      铃梓双监督孟云好好去看功法,孟云也的确很上心,每卷功法的简介介绍都认真的去翻看,眼睛在诸多功法之上不断扫视之下,功勋殿的长老都有点不爽,心说:要不是这家伙是家主的嫡孙,这种光看不掏钱的家伙非要狠狠损一顿。

      孟云认真翻读,铃梓双安静的站在他身旁,嘴角微微露笑,气质如美丽女神一般,也是吸引了众多孟家年轻一代的目光,对她轻佻地吹着口哨。

      铃梓双见状,玉手便探出一只搭在孟云胳膊上,后者缓缓转头,懵道:“怎么了?”

      闻言,铃梓双和周围孟家年轻一代都翻起了白眼。

      孟云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继续认真翻读起来,在辨别哪种功法的特性适合自己。

      雷属性功法种类太多,特性太杂,有爆裂的,柔和的,浩瀚的,乃至阴狠的。

      第一卷功法虽然不代表以后便一定要走这一条路,但依旧对后续的修炼十分重要。选择起来,必须要十分慎重。

      “雷动诀,狂雷鉴,到底哪个比较好呢?”孟云看看个个功法所要的贡献值,最终还是打算在这两个中选一个。毕竟,这只是修炼功法,还需要买攻击功法和身法,也许防御也应该考虑考虑。嗯,清辉刀虽然元力不符,但是暂时还没有影响到战斗力,可能还需要买一件防装。

      别人几年内逐渐买好了所有需要的东西,他却要一次买够。看着手中的功勋牌,那五年攒下的百来贡献点都让他觉得有点寒颤。

      咋样才能算的明明白白呢?算了,先把修炼功法搞定吧。

      孟云刚要低下头,身后突然有沙哑的声音传来,粗糙大手一把便向孟云肩膀拍去。

      “孟饕,你干什么?”身后传来铃梓双的娇喝声,孟云转过身,定睛看去,却见双儿身上水声环绕,五道蓝色光纹环绕周身,隐隐有一道淡如泡沫的身影在其中闪现,纤细的身躯挡在自己与孟饕之间。

      周围略带异样的目光投射在几人身上。大家都是一个家族的人,也算是认识,当然知道孟饕欺负了孟云好几年。

      孟饕的父亲是五大家族中仇家旁支,母亲是孟家旁系,算是孟家之中的旁系。他自小就嘲笑孟云有人生没人养,后者自然是直接上去干架。

      小时候两人打架持平,后来孟饕修行渐入佳境,揍得孟云鼻青脸肿,再后来孟云体修,又把孟饕一顿痛扁,两年前,体修也陷入瓶颈后,孟云总是被他叫到小花园中“切磋”。

      孟云也憋着一口气,愣是没把这事告诉爷爷。因为告诉爷爷,他便再也无法合理的揍孟饕了。

      功勋殿三楼的长老看到气氛变化,微微咳嗽一声。众多身影赶忙离去,怕沾染麻烦。

      听到那咳嗽声,孟云微微皱眉,向着孟饕比比中指压低声音:“功勋殿中禁止打斗,这次就给你个台阶,有机会小花园见。”

      “好呀,求之不得呢,才青修三重,也敢在孟家飘,真的将牛皮吹上了天。”孟饕比了比小拇指,不屑道,而后那异样眼光则是落在铃梓双娇躯之上,“还有,以后别让女人替你出头,真要那样,真就是小杂种的样子,令人嗤笑。”指了指身边的铃梓双,孟饕摇摇头,嗤笑道。

      装完13,他便刷了刷手中贡献点,甩着手带着一本功法下了楼。

      “真想揍你……”孟云深吸一口气,最近老是能遇到一些烦人的家伙。闻着他留下的血腥气,孟云也感到不爽。

      “就要这本了。”孟云咬咬牙,还是自两本中挑出一本“雷动诀”,刷去了贡献点。

      看着剩下寥寥几点的贡献点,孟云哀叹一声,有时间还是多接任务吧,要不然真的什么都买不起了……幸好已经青修境,能接的任务也多了不少。

      看着孟云眉头紧缩,铃梓双挽起他的手臂,嘴角缓缓勾勒出一丝曼妙的弧度:“哥哥的贡献点不够,用我的就好了。”

      “别了吧,哥哥看上的东西自己去努力才会更开心的。”孟云苦笑着,但还是劝道。双儿做任务时他也保护过她几次,大概是到森林采草药,捕猎凡兽什么的,能帮的他都在帮,少女的辛苦他也看在眼里,他自己努力也不会去用双儿的贡献点。至于身法什么的,就下次再来吧。

      孟云拉着双儿转身,两人笑着离开了功勋殿,留下一片羡煞的目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