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息]NPC的养老生活

    《[全息]NPC的养老生活》

    大佬值千金9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次日,张谦告梦中事于谭自清。

      谭自清道:“我亦有一梦,梦中恶龙作祟,险些将我吃了。”

      此时老龟来到,彼精力不济,脚步踉跄。

      张谦问他:“师叔安好?”

      老龟道:“无妨,上了年纪,精力不济罢了。”

      二人将梦中事告于他。

      老龟讶然,道:“你二人莫去龙宫了。”

      问其情由,不肯相告,催促道:“快些走罢!此地于你二人不利。”

      张、谭对视,道:“师叔珍重。”

      乘舟假作离开,寻无人看守处,复回龟岛。

      谭自清化作海鸟,盘旋上空,张谦扬一把细沙,施符念咒,变出百十小蟹,四面八方往龟府去了。

      不一时,见老龟至岛湾,现出原形,游往深海。

      谭自清传音张谦,道:“且待我归来。”

      言罢化作一鱼,入水去了。张谦至密林隐匿静待。

      不消半个时辰,谭自清归来,道:“老龟到龙宫去了。我恐露形迹,不敢靠近。”

      张谦道:“待他归来,我二人再去探查。”

      二人饮露水,食野果,静待七日,见老龟归来,方掐诀入水,行至龙宫。

      那龙宫坍塌不知岁月,只留断壁残垣,海草缠绕,珊贝遍生,海鱼海兽见人来,四散逃离,有来撕咬者,不能近身。

      张谦问:“此地当真是龙王宫殿?”

      谭自清道:“我止听闻,不曾见过。”

      单是遗址便浩大无比,隐约见花园、宫殿、池塘,假山、溪流,诸般痕迹与陆上宫殿一般无二,不过以海礁珊贝代陆上砖石。

      到得正殿,见此殿只开了一道裂痕,保存尚完整,桌椅陈设俱全。

      张谦道:“此地污浊,恐有凶物。”

      乃提桃木在手,诵金光咒,行气禁术,以法力护持己身。

      谭亦取剑。

      恰似应了二人思虑,浊气渐重,海水愈发混浊。

      张谦只觉思虑混乱,初起是前世职场勾心斗角之事,又有生老病死,种种恶人嘴脸浮现于海水之中,自己向来与人为善,却不能逃离利益争斗。一生劳苦,至老年子女忙碌,不能享天伦。这是何种道理。

      至今生,虽有慈父相伴,可谁知他两世为人。后修道,天赋异禀,半载至化神之境,却难断父子之情,以致修为停滞。恨不能杀了那阻他道心的……

      及此处,他忽闻哭泣之声,却是谭自清。

      谭自清在一侧蜷缩,抽泣不止,全无往日女侠风范。

      是了,还有这女人,说甚么男女之情乃世俗常理,岂不是坏我道心。

      且让我先杀了她,再去杀那屠户,自然道心无阻,成仙得道。

      思及此,他提剑刺去。止一寸处,不得再进。

      剑上一道符箓隐现金光,俄尔光芒大盛,护住张谦。

      其转醒,不等懊恼,护持谭自清金光之下,先诵《清静经》,后诵《净天地神咒》,往复七七四十九遍,渐神智清明,身生浩气。无惧此处污秽。

      谭自清亦已转醒,二人同诵《志心忏悔文》数遍。

      污秽消,正气升。张、谭来到殿后,不由大惊,所见却有不同。

      谭自清见一黑龙真灵捆在柱上,张谦见一顶天章鱼捆在柱上。

      摆三个盘,盘中是各类供奉,一香炉,其中高香尚未燃尽。

      俱是肮脏恶臭,三尸不消。张牙舞爪欲生吞二人。

      三尸之说,由来已久,下士曰欲,中士曰鬼神,上士曰心、形、物。

      老君曰: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乃上士之说,不表。

      张、谭交流,方知所见不同。

      谭自清道:“且待我试他一番。”

      取黄纸朱砂,作天师所赐符文,曰:“去!”

      符箓附在龙体,金光大盛,此处污秽又消,只那恶龙狰狞咆哮,无半点衰弱趋势。

      张谦道:“非我等力能及也。”

      谭自清道:“且去问那老龟。”

      张谦道:“问他无用,不若请任真人处置此事。”

      二人归观中,告龙宫事。

      真人不悦,道:“老龟怎如此不知事。”

      言罢一缕青烟遁去,不见了踪迹。

      次日方归,见疲态。

      张、谭问事由。

      真人叹道:“龙宫早年因着一些事由遭了天罚,只余那老龟一个。想他可怜,便授他道法,只是进速缓慢。本想他资质不佳,不料是心中仇恨未消,遭邪魔噬心,才有了龙宫污秽。”

      张谦道:“我见他无半点邪气。”

      真人道:“我看你也是良善之人嘛。”

      张谦思及昨日种种邪念,恍然道:“谢真人指点。”

      凡世间生灵,皆非一面。邪魔正神,皆由心生。三尸难消,当时时拂拭。

      谭自清上禀,道:“师尊,我欲闭关。”

      真人道:“别闭了,一个人太闷。”

      谭自清道:“我道心松动,理应闭关。”

      真人道:“松动便松动罢,在意那些作甚。”

      二人退下,于山间小径行走。

      谭自清道:“我昨日道心失守,现下恐惧不安。道友可有教我?”

      张谦道:“我亦恐惧,然则如真人所言,世有天地,分阴阳,人心亦有善恶。道友是明此理的。”

      谭自清苦笑:“劝人易,劝己难罢。”

      张谦道:“儒门有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真人不要你闭关,当是此理。”

      谭自清道:“幸得道友相伴。”

      居蓬莱一月,谭自清作陪,于登州境内游山顽水,张谦习得捕鱼、养珍珠技艺。

      偶遇一乐人,习二胡,初时似驴鸣,十日学成,艺虽不精,胜在随心所欲。多奏前世名曲《赛马》。

      这一日夜间,观中清幽,偶有虫鸣,彩云遮月。张谦起念,奏《二泉映月》。

      此曲在他奏来,有洒脱之意,无凄凉之情。

      回忆原曲意味,曲调渐缓,终不得要领,连着失了那份洒脱。

      曲毕,见任真人在侧。

      真人道:“我试试。”

      张谦让位,真人上手。

      初起时有洒脱之意,宽广胸怀,到后来满是坚韧之志,不失肃穆庄重。

      张谦叹道:“竟有如此意境。”

      真人道:“你何种心境,曲中便是何种意境,乃此曲妙处,莫学人不成,反丢了本心。”

      言罢回屋去了。

      张谦细思之,有所得。

      次日,

      谭自清见他,道:“我欲遍访名山,做那行万里路的人。”

      张谦欣然:“正有此意。”

      二人拜别真人,离了仙岛,出登州,前往泰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