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闻碧落

    《空闻碧落》

    审讯室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太阳已日上三竿,夜阑正处理被褥的换洗问题,听到楼下传来的零零散散的纸炮声音和孩子们的嘻笑声。面对小小的纸炮竟能让那些小孩如此开心地玩上一天的这种快乐,夜阑并不能理解。她的童年不是在书籍中埋没,就是在各种家教的授课中渡过,以致于她对寻常孩子的快乐并不能感同身受。

      今天是正年初一,夜阑有幸得以放假,这难得的闲暇时光让她对外面的笑声产生了好奇。她拉开了落地玻璃窗,走至阳台,好奇地向外张望。

      入眼的是一群跳脱的孩子,看着他们嬉戏,夜阑不自觉地勾了勾唇,一张清冷出尘的脸在阳光下耀眼夺目,像昙花一现似的,笑意很快消失不见。

      她觉得足够放松了,便回去了,正要关上落地窗,却一不小心和楼下的一个身影对上了视线。由于垂直距离过远,她看不清那人的表情,只是有种强烈的直觉,那人一定在看她。

      她一僵,猛然拉过窗帘。刹时,一室昏暗。她松了口气,这是十六岁那件事后留下的后遗症,她害怕任何关注她的不熟悉的男性,当然如果对方只是她的病人,那倒不会让她害怕。因着这个原因她至今未交过一个男朋友,不过她倒不在乎这个。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她一瞥,只见“老夜”两字在屏幕中闪烁,她的眉眼一下子就柔和了下来,接听道:“喂,爸!有什么事吗?”

      “臭丫头,没什么事便不能找你了吗?你是嫌弃我老了是不是?昨夜年三十有紧急手术也就算了,现在大年初一了,你还不赶紧回来过年,又要让我一个人过年吗?”那头夜志辉同志被夜阑气得不轻。

      早些年夜志辉同志尚未迈入更年期,并不是这个脾气。他说话办事都有自己的一套,一颗心全系在奉献社会上,一天要主刀好几台手术,总是忙得脚不粘地。夜阑的母亲受不了他对家庭的冷落,在夜阑还小的时候便同夜志辉离了婚,改嫁了。夜阑年龄尚小,不记事,对母亲的印象也就不深刻。

      对她来说,父亲才是亲人。但是,夜阑那时候总是见不到他,他也深知自己没有时间去照顾女儿,便请了各类家庭教师来教导女儿。一来让女儿不会过得太空虚,二也可以培养培养女儿。夜志辉的教育方式不可不谓简单粗暴。

      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正是这种环境,造就了女儿的优秀,同时也造就了她的单纯、不通世事。

      夜阑十六岁的时候,正是夜志辉竞选院长最关键的时侯。夜志辉无法用准确的语言描绘接到夜阑病危通知时的感受。心痛,愧疚,难以置信等感受在心里交织,纷乱繁杂。那些感受铺天盖地地兜向他。尤其是当他陪着女儿做笔录了解完事情的经过的时候,那种感受便达到了顶峰。

      很多人问他:“老夜,放弃竞选院长你后悔吗?当年若不是你退出,那一把首的位置便可能是你的了。”

      每到这个时候夜志辉总是笑笑不语,对他来说,错误已经犯过一次了,他不会再犯第二次。所以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后悔。这一年,他推辞了许多工作,专心陪女儿走出阴影。

      而近年来,夜志辉同志调动了职业,在夜阑的母校当金牌教授,每天面对着一群怎么讲都一脸费解的学生,心中的火焰不知高了多少,连脾气都暴燥了几分。

      所幸的是夜阑已经习惯了夜志辉同志的连坐罪,坦然接话:“等我疏洗完再说吧,昨晚手术到零辰三点才结束。我才刚醒,说实话,还挺困的。”

      “那你赶紧回去睡觉,赶得上年夜饭就够了。”那头急了,摧促似的叮嘱道。

      夜阑心中一暖,应道:“嗯。新年快乐!”

      夜志辉得了便宜还卖乖:“礼物呢?红包呢?”

      “晚上给你!”夜阑轻笑。

      “这还差不多。”夜志辉也笑。

      一切尽在不言之中,纵使曾经她和他之间有过裂痕。但,她并不怪他,她知道他是很爱她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