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黑化之后(穿书)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

    宋洞明的决定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再说陈家洛夺下锦盒后,当即和胡垆、程灵素、李振邦、于振海一起离开现场,赶往“红花会”在广州城外的一处秘密据点。

      一路上于振海都有意无意地落在最后面,双目时不时地望向前面的陈家洛及其手中的包裹,目光闪烁不定,显然心绪颇不宁静。

      那秘密据点是一处占地颇广的庄园,名义上的主人宣称最好游山玩水,常年不在家中,只留有十来个老成仆役看守搭理宅院。

      众人从后门进了庄园,来到前厅各自落座。

      于振海忽地阴森森地开口向陈家洛问道:“总舵主既然亲临,为何不早些出手,而是眼睁睁我那些兄弟任人屠戮?”

      陈家洛素日本来因顾念义父于万亭而对于振海颇多容让,此次却一改常态,面色平静却不怒自威,只淡淡地反问一句:“现在你是想教我做事?”

      于振海为人色厉胆薄,尽管心中已不知几千几万次幻想掀翻对方位子取而代之,但看到陈家洛似有发作之意,涌上胸口喷薄欲出的戾气登时一滞,转瞬间无声无息烟消云散,不由自主地做出肃然拱手躬身之态,连声道:“属下不敢!”

      “竖子不足以托大事!”一声喟叹突兀传入众人耳中。

      陈家洛和胡垆功力最高,在话声入耳的同时已经确定了来人的方位,几乎不分先后地扬手,数十枚黑白棋子与铜钱如漫天花雨般穿破窗纸射到室外,却没有一枚碰触到木格窗棂,都显露了一手极精妙的暗器手法。

      只是两人发出的暗器落在外面,却如同泥牛入海般再无声息。

      他们对视一眼,面上神色都甚是严肃。

      陈家洛作为主人开口道:“阁下是何方高人?既已驾临,便请现身相见!”

      此刻一旁的于振海却面露狂喜之色,向着室外叫道:“师父!”

      他这一声喊刚刚出口,胡垆目中蓦地闪过一丝厉色,右手一扬,不知何时已落入掌心的一柄飞刀一闪即没。

      一个须发似霜、长眉如雪的白衣道人缓步由门口踱入,却看也不看咽喉处插了一柄飞刀颓然倒地的于振海,只向着室内众人稽首道:“贫道白眉,见过诸位!”

      陈家洛神色凝重,拱手还礼道:“不敢,请问白眉道长此来所为何事?”

      白眉道人目光望向已经从包裹中取出放在桌案上的锦盒,淡然道:“贫道欲取走此物,不知诸位可有人反对?”

      不等陈家洛和胡垆开口,这一次却是素来信奉“安全第一”的李国邦站出来,脸上已全不见平时的嬉笑惫懒,毫不畏缩地对上白眉道人,冷然问道:“白眉,你可还记得苗显?”

      白眉道人眉头微皱,叹道:“苗显么,他曾经是贫道的师弟,也曾经是个不错的对手,不过终归是败在了贫道的掌下。看你双手食中二指平齐如削,想必在点穴功夫上造诣极深,应该便是他的传人了。他如今怎样了?”

      李国邦沉声道:“当年家师被你用武当绵掌震碎琵琶骨,一身武功尽失,不过数年即含恨而终,临终唯一的遗命,便是要我练成‘乾坤点穴大法’,破了你金刚护体神功!”

      白眉道人脸上的神色终于有些变化,似是略生出些兴味:“苗显心心念念要破解贫道的‘金刚护体神功’,为此融合少林多门指法绝技自创‘乾坤点穴大法’。只可惜他自己天赋有限,始终无法将这门功夫真正练成,却不知你这做弟子的学到他几成火候?”

      说罢,他拿桩作式站定,竟是摆出一副任凭对方攻击的架势。

      “几成火候,一试便知!”李国邦在暴喝声中出手。

      这却是他自武功有成以来首次真正与人交手,在出手的瞬间,一直以来禁锢在心灵中某道枷锁轰然崩碎,精气神顿时攀升至生平所未有的巅峰状态,双手攻出的指法也展现出生平所未有的威力。

      但见他略显臃肿的身躯如一团失去形体的旋风般围绕着白眉道人团舞环旋,双手骈伸的食指和中指如枪矛、如钢锥,上下翻飞间,霎时点遍白眉道人周身一百零八处大穴,出手之快、认穴之准,便是胡垆和陈家洛这两大高手也要自叹不如。

      李国邦收招后退,向着仍站立原地纹丝未动的白眉道人冷笑道:“家师曾说你的金刚护体神功只要不入生生不息的先天之境,就必然会有罩门死穴存在,而且必是一百零八处大穴之一。若是平手相斗,我纵是练成‘乾坤点穴大法’,也绝无可能逐一点中你这一百零八处大穴。白眉,这一次是你太大意了!”

      白眉道人忽地摇头轻笑,在李国邦惊骇欲绝的目光中,跨步出掌向他当头落下,掌势直如山岳崩摧轰然倾颓。

      李国邦未料到自己的杀招竟对白眉道人毫无作用,仓促之下已不及闪避,只能抬手硬接了这一掌。

      双掌相触的瞬间,白眉道人的内凹的掌心向外一吐,双掌之间登时炸响一声惊雷。

      在雷声轰鸣之中,李国邦发出一声闷哼,身体踉跄后退十多步,等到被后面的胡垆和陈家洛扶住时,一条扭曲成古怪角度的右臂软软地垂在身边,口鼻间也流出鲜血。

      也不顾身上极为沉重的内外伤势,他带着满脸的不解与不甘之色问道:“你为何没有破功?”

      白眉道人收掌后退一步,摇头道:“苗显所说的办法虽然不错,却是针对二十年前的贫道,而非如今的贫道。当今之世,先天之路已然断绝。贫道虽没本事打破这桎梏,却将后天之境内的‘金刚护体神功’打磨到前无古人的境界,可以凭借气血任意转移穴道。如要破解,除非你能够在同一时间点中贫道一百零八处大穴。”

      在他说话之时,程灵素已扶着重伤的李国邦退到后面,先喂他服下几颗疗治内伤的丹药,又巧施妙手为他接续断骨敷药包扎,一连串动作流畅如行云流水,直令人生出赏心悦目之感。

      胡垆上前一步,站到白眉道人面前,拱手道:“道长今日的所作所为,恐已违背了当年与杏隐禅师所定之约罢?”

      乍闻此言,白眉道人再也不能保持从容,骤然变色喝道:“你怎知道此事?”

      “呵呵……自然是我老人家告诉他的!”随着一声豪迈长笑,一个服饰奢华的富态老者从大厅的屏风后面转了进来,却正是胡垆的师兄韦虎头。

      他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白眉道人一番,摇头叹道:“果然是你。若非得到胡垆小子的消息,又往南少林再三逼问至善那老鬼,我怎都想不到昔年的天潢贵胄、风流才俊,摇身一变竟成了如今横压武林的一代宗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