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后人设崩了

    《闪婚后人设崩了》

    围观群众中也有不简单的人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莱登城外,阿尔伯特庄园。

      阿尔伯特庄园不算特别大,其实说是庄园都算是抬举。

      实际上它只是一栋两层的阁楼加了个勉强还算过得去的后花园。

      相比起其他贵族那些动不动上百间房间、自带地下酒窖的庄园,这个庄园就显得格外寒酸。

      不提阁楼上残缺的玻璃窗,光是后院丛生的杂草已经向所有人证明,庄园主人并不是一个善于打理的人。

      不过,也不能指望贵族老爷亲自干仆从们该干的活。

      当然了,倒是有人不介意自己所谓的贵族身份。

      原本破败的围墙已经被人修补起来,可崭新的墙砖夹在一片残损的墙砖中就显得格外显眼。

      而这个修补匠明显不太专业,亦或是个实用主义者,只是草草地给墙面打上补丁,看上去完全找不到美感。

      这墙面看的爱丽丝直皱眉,可还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就这样吧,先将就一下。

      在举行葬礼之后的几天,爱丽丝带着亚伦好好地将这个不大的庄园收拾一番,至少得把庄园四面透风的围墙修补一下。

      在一番纠结下,爱丽丝最终还是没有雇佣专业的工匠,而是直接让鸢尾花商行的人带了材料过来,再让亚伦亲自动手,当了一回无情的砌墙机器。

      诚然,戴格斯给他们留下了一笔不菲的遗产,然而这对小夫妻却没有正经的职业,别说是月收入,年收入估计都约等于零。

      能指望一个敢卖掉庄园去赌场赌钱、当掉家族佩剑去喝酒的混球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能指望出身鸢尾花家族的贵族小姐会去打工么?

      或者说,就算她真的拉下贵族的脸面,咬牙想打工,又有哪个人敢为她提供工作?

      那可是鸢尾花家族的人!

      至于鸢尾花商行……

      爱丽丝很明智地没有多做要求,甚至没抱多少期望。

      那是鸢尾花家族的产业,只为鸢尾花家族的人提供服务和帮助,而当她成为了阿尔伯特夫人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她默认离开了鸢尾花家族。

      尽管戴格斯叔叔的人情还在,还有不少人愿意为他们提供帮助,可倔强的爱丽丝最后还是选择了拒绝。

      她目前的处境已经相当微妙,绝对不能在这时候犯错误。

      “干嘛还要砌这墙?说不定过段时间就要跑路了呢……”亚伦抱怨了一声。

      在他高举冰枪击杀巴尔斯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要跑路的准备了。

      只是奈何爱丽丝……

      这谁写的剧本,站出来,打不死他!

      穿越到这个世界,他基本上就没怎么好好享受过。

      明明自己已经成为了青铜阶的超凡者,有了一个上流家族的妻子,还继承了某个商会分会会长的遗产,能和星之塔塔主的学生称兄道弟,更是直面了天灾·死亡之喉却安然无恙的人。

      可结果呢?

      居然还要当个苦逼的砌墙工人?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心虚,瞥了一眼不远处那完全扭成一团的围墙。

      对,扭成一团。

      庄园的某一段墙壁发生了异变,就像是三四条手臂从墙壁中生长出来,死死地纠缠在一起,最终变成了眼前的模样,乍看就像个天津大麻花。

      要说它是围墙吧,怎么看都不像。

      可要说它不是吧,还真的可以阻拦外人进入。

      说不定在漆黑的夜里,别人冷不丁看到这诡异纠缠的手臂,恐怕还真会被吓一跳。

      爱丽丝捕捉到亚伦的视线,有些气结,声音不禁抬高了几分,“亲爱的亚伦先生,您还真好意思看!”

      “不就是想利用超凡能力快速砌墙嘛……”

      亚伦自知理亏,弱弱地辩解了一句。

      既然“秘语·元素手臂”可以通过利用元素力量凝结手臂,那么理论上当然可以用来砌墙了。

      只要让元素手臂老老实实地叠在一块,整整齐齐地变成一堵墙,那不就行了?

      方便快捷,连建筑材料都能白嫖!

      当然,那只是理论上而已。

      当亚伦成功地释放“秘语·元素之手”后,的确凝结成了土石构成的手臂。

      他甚至专门鉴定过,这些被召唤出来的土石手臂硬度基本上已经约等于优质钢铁,强度大大提升。

      只是他能够精确地控制一只元素手臂,却不能控制复数级的元素手臂,导致他大胆的实践最终以失败告终,元素手臂最终搅成一团,充满了后现代主义雕塑的风格。

      晋升青铜阶后,“秘语·元素手臂”就可以生成复数级的手臂,相比起黑铁阶时来说,杀伤力和灵活性都不止提高了一星半点。

      超凡者只有晋升到青铜阶之后,才算是真正拥有战斗力。

      “爱丽丝,你知道的,我们很快就要离开了。”亚伦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爱丽丝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亚伦,我们不能走。”

      “为什么?”亚伦皱眉。

      现在连局外人萨特都知道他们的处境很微妙,她不会还要犯傻吧?

      “在莱登城里,他们还会用相对光明正大的手段,但我们一旦离开城市,那就真的不好说了,或许我们会在出城的几天后就遭遇暗杀,然后被戴上私通邪典教徒的名号。”

      作为贵族,爱丽丝很清楚这些贵族世家常用的把戏。

      像这种暗杀栽赃的手段,她虽然没有用过,可也听过不少。

      亚伦表情凝重了几分,“但我们只要在莱登城,就等于一直在他们目光的注视下。”

      只有千日抓贼的,可没有千日防贼的,天知道他们会整出什么花活来。

      “亚伦先生,如果索格托斯家族真的想要针对我们,你觉得在萨特大师他们已经离开的几天里,他们还找不到动手的机会?”

      莱登城就是索格托斯家族精心经营的地盘,想要在莱登城里给亚伦和爱丽丝增加麻烦,那简直易如反掌。

      只是,直到现在为止,索格托斯家族没有丝毫动静。

      既没有托人捎来宴会邀请,也没有派人前来警告,甚至没有任何的公开声明,似乎默认了巴尔斯的这件事。

      “亚伦,我们留下来没有第一时间逃跑就是一种试探,试探索格托斯家族的态度,可如果我们真的逃跑了,那就真的没有谈判的余地了。”爱丽丝转头看向了远处,喃喃道:“虽然我也好奇他们究竟在等待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