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豪之我在市中心种田

    《神豪之我在市中心种田》

    一路向西电影全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咳咳咳。”这时赵诗雨一阵咳声传来,咳声之中压抑不住的痛苦,执剑男子身形一顿,随后转身,朝赵诗雨快步走来。

      数十丈开外,执剑男子像是只走了两三步就来到了赵诗雨的面前,随行一阵风吹过,小绿奴和嬴政就看到了这位已经近在咫尺的清冷男子。

      看着眼前这人,小绿奴眼含惊惧,毕竟方才面前这人可是屠杀了对面三十几人,虽说那些刺客都是自己的敌人,但是小绿奴对于此人的恐惧之心,却是一点也不小。

      男子伸出手,向着赵诗雨胸前探去,还未触碰到,就被另一边的嬴政给抓住了手。

      只见小嬴政脸上满是戒备,即便对方是剑术超绝的剑客游侠,眼中也不见丝毫的惧意,倔强地盯着眼前的男子,不发一言。

      男子见嬴政这幅模样,多看了其两眼,眼中意味深长,随后轻笑一声:“她的伤势可不轻,你确定不要我帮她医治一番?”

      “……”男子此话一出,嬴政伸出的手一僵,随后收了回去,退后一步,静静地看着男子,眼中似乎含有些期待之色。

      见此,男子便没有再做拖延,伸出修长的手指,食指并拢,在赵诗雨的胸前连点了三下,随后单手附在赵诗雨的胸腹之间,手掌微动。

      之后就见到快要昏聩过去的赵诗雨秀眉一皱,一脸痛苦,“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深褐色的血液,男子未作任何避闪,任由赵诗雨将污血吐在了自己的衣服上,随后轻手收回,拂袖站立。

      方才,赵诗雨感觉快要被腹中的剧痛吞噬了意识,双眼迷离,脸色苍白如纸,昏昏沉沉。

      意识弥留之际,突然感觉有人在自己胸前连点了几下,胸腹之间疼痛之处传来了一阵阵热气,让人感觉如三九之天泡温泉一般温暖。

      热气经过之后,原本还疼痛的地方瞬间没了难受之感,随即喉咙一甜,一口血吐在了面前男子的胳膊之上。

      一口淤血吐出之后,赵诗雨便感觉轻松了不少,虽说腹中还有些许疼痛之感,但是相较之前却是好了太多。这让清醒过来的赵诗雨瞬间明白过来,是眼前的男子救了自己,不过却被自己一口老血吐在了身上,这让赵诗雨的心里感觉到很不好意思。

      虽说那人没有丝毫的厌烦之色,只是垂手站立,但是赵诗雨的心中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人家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呐,还被自己吐了“一身”,却是自己无礼了。

      想到这儿,赵诗雨连忙在小绿奴的搀扶下站起身,面带歉意,虚弱地朝男子一礼,歉声道:“诗雨无礼了,还望壮士赎罪。救命之恩,小女无以为报,还望恩公告知名讳,能允许诗雨将恩公大名牢记于心,好作答谢!”

      男子负手而立,长剑归鞘,伸手由下往上一捋额前的散发,一张俊朗不凡、棱角分明的帅脸呈现在众人面前。配合其不拘一格的穿衣风格,洒脱的气节,令赵诗雨的目光流转,暗道其不凡之气。

      赵诗雨眼见这张脸,暗自称赞的同时心中一酸,暗道这家伙长得还真挺帅,武功又高,若非自己前世有那么一丢丢放(吊)荡(丝)不(咸)羁(鱼)的气质,怕是要被其压下一筹了~~~

      “答谢就不必了,侠者,扶弱除强,匡扶正义,这也算是我辈之本分。”男子负手而立,说出的话满含“正义”之风,如其所说一般,像是一位侠者,扶弱除强,游行天下而心无旁骛,始终不忘初心。

      这等高义,赵诗雨听闻后暗自点头,心中盛赞其心性品德,随即赞道:“公子心有正义,行义举,不争虚妄,可谓不世之侠。恰如一株青莲,不染俗世淤物,不沾甘霖寒霜,坚守本心独自清涟!”

      “呵呵,不愧是才名远扬的女公子赵诗雨,果真不凡!在下不过一俗世游侠,品性卑劣,当不得女公子这番称赞。”男子谦逊一言,面色始终淡定从容,并未因赵诗雨的赞誉而动容。

      “公子过谦了,诗雨还未知公子尊讳,总是这般称呼难免失礼。还望公子不弃,告知诗雨。”赵诗雨问道,却是想着该如何报答。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真多亏了这位公子,要不然赵诗雨的下场可想而知。所以对面前这人,赵诗雨是打心底的感激。

      男子面色不变,淡然处之,轻启薄唇,道:“尊讳不敢当,不过一名讳而已,女公子为何如此执着?”

      “公子不知,若非公子今日相救,诗雨今日不知当受何等苦难。公子于诗雨,已非是寻常恩人可言,诗雨知晓公子高义,但是若不让诗雨相报一二,诗雨寝食难安!公子能忍心否?”赵诗雨装作一脸的可怜相,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奶狗一样,令人保护欲爆棚。

      赵诗雨可不傻,眼前这个恩人剑术超绝,看对面那一地的尸体就知晓了,这可不是一般的高手,如此人才若能收复在身边,那无疑是未来的一大帮助啊!

      “既如此,罢了!”男子一声叹息,似是被赵诗雨这“不要脸”的卖萌给打败了,随即正了正身子,说道:“在下乃卫国人士,祖籍齐国庆氏之后,女公子称呼我为荆轲即可!”

      “哦,原来恩公名叫荆轲啊~~!”赵诗雨心道……

      什么!!!赵诗雨目瞪狗呆,睁大圆溜溜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这个男子,只因其方才言明,其名“荆轲”!

      荆轲是谁,不用介绍了吧!搁在后世,这简直是三岁小孩都知晓的人物,与其他三人并称为“战国四大刺客”。

      公元前227年,荆轲带燕督亢地图和樊於期首级,受燕太子丹之诰命,前往秦国刺杀秦王。

      临行前,燕太子丹、高渐离等许多荆轲的友人在易水边为荆轲送行,场面十分悲壮。“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便是荆轲在告别时所吟唱的千古绝唱!

      这一战国悲情人物,如今就活生生地站在赵诗雨的面前,赵诗雨不得不承认,自己此时有些凌乱了。。。

      这货以后可是要刺杀嬴政的人呐!!如今又救了自己一命,这要是以后两人同殿生死之斗,自己该帮谁呢?!!

      面前男子应有二十好几,而荆轲早年游历各国,如今在赵国邯郸碰到此人,也算是情理之中。更何况合信酒楼开设时传遍天下各地,而这个荆轲在正史中记载也是个好酒之人,如此被吸引来邯郸也是正常。

      荆轲有些奇怪,面前这位女公子自从问了自己名讳之后,就一直用痴呆的眼神看着自己,那愣愣的小模样还让荆轲心中有些发慌,一度怀疑是不是方才歹人的那一脚踢坏了这位合信君之女的脑子。。。(赵诗雨:喵喵?)

      嬴政见赵诗雨呆呆地望着荆轲,一脸的“沉醉”。以为赵诗雨喜欢上了眼前这一位剑术高绝、丰神俊朗的游侠,便感觉自己的心中很是难受,感觉像是被人抢走了心中珍视的珍宝,整个心里都空落落的,很不是滋味,往日里始终平淡如一的表情如今也显得有些低落。

      就在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喧哗之声。随即便看到一队人马高举火把,手持制式长戟飞奔而来。人还未至,声音就远远传来:“前方何人!可是诗雨小姐?”

      这是遇见友军了啊,赵诗雨心中一喜,欲回话却提不起一丝气力。小绿奴见此身子一软,喜笑颜开,连忙高声喊道:“快来人啊!小姐受伤了,快来人啊~~”奶气十足的声音此时却异常嘹亮,其中夹杂着生的希望!

      “真是诗雨小姐,你等快去通告将军和君候,小姐找到了!”一伙人听到小绿奴的呼喊,一个领队的军士,连忙朝着身边的一个小兵吩咐道,随即带人向着赵诗雨一行赶来。

      一队兵士来到几人跟前,迅速行礼,领头一人道:“骁虎营百夫长范勇,拜见小姐。有人禀告邯郸城内有刺客动乱,属下奉合信君与李将军之命,沿途找寻小姐,如今看到小姐无事,便是大好之事!”

      “范将军免礼,快快请……请起,咳咳咳~~”赵诗雨刚客套了两声,不料激动之下牵及伤势,顿时一口气没上来,咳嗽起来。

      小绿奴见此,连忙将赵诗雨抱在怀中,伸出纤手轻拍赵诗雨的脊背,让小姐顺口气。

      而范勇此时才看到赵诗雨一行人身后的血腥地狱,遍地都是尸体残肢,鲜血汇聚成一片,腥味随着微风扑鼻而来,这让范勇的心中一凛,顿时警觉大起:“快,摆开阵型,保护小姐。随行军医呢?快来!”

      随后指挥麾下士兵,将赵诗雨一行人团团围住,一旁的荆轲自然也不例外。随行的医者也健步如飞,快速来到赵诗雨的面前,为其把脉施针,压制伤情。

      不消片刻,远处就传来大队人马奔行的动静,随后,便看到一支百余人的精骑,领头的便是合信君赵岳以及李牧将军。

      赵岳面带焦虑,整个人周身都散发着不安的气息,眉宇郁结,奔行而来。随后的李牧也是浓眉紧皱,满脸肃杀之气。

      赵岳今夜本来是和李牧在府中洽谈,推杯换盏,不想突然从远处飞来一支箭矢,直挺挺地钉在门柱之上。箭矢之上携带着一张绢帛,上书“城东遇刺,赵诗雨危”!

      这一下,赵岳顿时没了喝酒的心思,不管是何人传递的消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况且今日赵诗雨本来就在城东的合信酒楼,如今此消息一出,赵岳顿时心急如焚,连忙知会身边的李牧一起,派出手下之人,集结往城东而去。

      路上之时,就碰到范勇派来告知的兵卒,一听赵诗雨身上带伤,赵岳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不顾身后众人,独自疾奔而去,暗自祷告,祈求宝贝女儿赵诗雨无事。而随后的李牧见此,忙下令紧追其后,一行人纷沓而至。

      拐过路口,领先的赵岳一眼便看到了被围在其中的赵诗雨,看样子没有受到致命伤,顿时心下一松,惶急而至。

      “小雨~小雨儿,你怎么样了?为父听说你受伤了,伤在哪了?”赵岳临近,不顾战马还未停好,从马上一跃而下,落地时重心不稳,脚下一踉跄。不过赵岳丝毫不在意,一瘸一拐向着赵诗雨疾跑而来,满脸焦急地问道。

      赵诗雨看到这一幕,顿时心中一暖,眼眶有些湿润,搭住赵岳搀扶的手,苍白着脸,虚弱地摇了摇头,轻声道:“父亲莫慌,女儿无甚大事了。”

      这一副虚弱的神态令赵岳心中很是心疼,在找小绿奴和范勇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顿时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勃然大怒:“无耻之尤,竟然敢行刺我爱女,今日之事必不罢休,我赵岳就算拼死一搏,也要找出幕后主使,活剐了他!!”

      这时,李牧从一旁走出,双眼紧盯着赵诗雨身边的荆轲,微眯双眼,询问道:“听方才范勇所言,壮士一人便击杀了歹人三十有余,真是剑法高绝之辈啊!”

      荆轲听闻此言,波澜不惊,道:“将军过誉了,荆某不过市井游侠,械斗逞勇而已。”

      “壮士过谦了!我这侍卫虽非军中精锐,但也不是一般的勇夫可挡,而壮士能将比侍卫更加厉害的歹人一举杀之,当是实力超绝之人了!”一旁的赵岳闻讯走来,感激道:“今日若非壮士拔剑相助,救诗雨性命,恐怕……小女已遭不测啊!故此,还请受赵某一拜!!”说完就欲向荆轲下跪。

      荆轲见此,连忙飞身前往,一把扶住赵岳,令其不能弯膝,道:“合信君正人君子,荆某早已仰慕已久,今日之事换作任何有志之士,都会出手相助,还请君候莫要作此态。”一番推辞,赵岳这才作罢。

      “既如此,还请壮士能随赵某回府,也好让赵某答谢壮士的恩德呐!”拜谢无法,赵岳便另辟蹊径,换个法子感谢荆轲的救命之恩。

      闻言,荆轲飒然一笑,洒脱道:“如此,倒不用麻烦合信君了。若说谢,今日令嫒已经做过了,荆某一向不喜亏欠他人,今晚也算是还诗雨小姐的恩惠了!”随后将白日里合信酒楼中发生的事情说给了众人听。

      语落,见合信君赵岳还欲挽留,荆轲抢过话头,很直接说道:“君候莫言,荆某心意已定。既然如今令嫒已无危险,那荆某便自行而去了,还望君侯成全。”

      赵岳见此,叹息一声,便不作拦阻,随后恭身一礼:“既然壮士要求,那赵某便不再多言了。不过今日此恩,赵岳定当铭感五内。日后不论何时,只要壮士有事相求,只消来我合信商会告之,我合信府定当倾尽全力相助,以报此恩!”一字一顿,言辞掷地有声,面容肃穆。

      “如此,荆某便厚颜相受了,在此谢过君候!”荆轲见赵岳如此郑重,再不忍拒绝,坦言应之。

      随后两人见礼,荆轲一声“告辞”,身形一转,就欲离去。不过……却是忘了现场还有一个赵诗雨了。

      赵岳几人相谈的时候,赵诗雨身居后方,在军医的协助下压制伤情,不料才两句话没掺和,就见荆轲准备要向赵岳告辞。

      这一下,赵诗雨就没了再“养伤”的打算,强忍着一口老血,快步走到几人跟前,出声拦道:“公子且慢!”

      可不能让你给走了啊!要是你走了,这下一次见面你把嬴政一剑给劈了肿么办?那以后还玩个毛啊!!可不能再让荆轲溜达到燕国去!!赵诗雨心中暗下决定。

      毕竟在见识过荆轲的剑法之后,赵诗雨同志可是很不看好我们的始皇帝小嬴政!别看史书之中记载的那样有惊无险,但是实际情况谁知道啊!!

      就目前看来,以荆轲的身手,就算是嬴政使出了“秦王绕柱走”这等蛇皮走位也不见得能跑得脱荆轲的剑,更何况如今来了自己这个变数,这后面的事情谁能说得准!

      念及此,赵诗雨连忙上前,强忍着胸腹中的疼痛不适,劝道:“公子莫要如此,今日若非公子冒险相救,哪里还会有现在的诗雨啊?此次救命之恩胜过再造,岂能如此敷衍了事?再者,今日之事本就是我合信酒楼失礼在先,诗雨只是做了一件维护合信酒楼声名之事,哪如公子所言及的恩惠啊!还请公子莫要推辞,来合信府小住几日,让诗雨一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公子!”

      “这……”荆轲现在倒有些迷糊了,这赵大小姐这么客气,却是让荆轲有些纳闷了,一时之间难以决断。

      “公子不知,我合信府有着绝世佳酿,可谓是全天下之最。好酒敬英雄,公子一遇而过又不尝尝,岂非人生一大憾事?”见荆轲还有些犹豫,赵诗雨银牙一咬,随即用绝世美酒诱惑道。

      荆轲好酒,这事儿可是上了史书的,赵诗雨祭出这一“杀器”,不怕荆轲不答应!

      哦?!

      这一下,不光荆轲被吸引了心神,就连一旁的合信君赵岳和李牧都被这话给唬住了!

      赵岳还在纳闷,我合信府有这等美酒,怎么我这个主子反而不知道?而此时李牧的眼睛也看向了赵岳,似乎在说:老哥你有这种好东西刚才怎么不拿出来?

      见此,赵岳朝李牧憨笑一下,聊表尴尬。随后扭头凑到赵诗雨身边,压低声音道:“乖女儿,我们府上真有这等宝物吗?”

      赵诗雨回以肯定的眼神,赵岳顿时就更加迷糊了。不过毕竟是亲父女,既然女儿都这般笃定了,那即便是装-B也要装下去。随即赵岳给李牧回了个肯定的眼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