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无限位面

    《诸天无限位面》

    双兔傍地走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理定县与阳朔县直线距离仅有四五十里路,只因水网纵横,桥梁较少,须绕行不少路段。大部队很难行进,零零散散的难民也要走许多冤枉路。

      从蜈蚣山出来。

      第三日。

      陈季川跟着鲍忠良这一行百多人,没到午时,终于抵达漓水帮设置的路卡。

      例行检查,拦路询问。

      看着唬人,实际并不严苛。只要没带兵刃,大多放行。

      丢了理定县。

      建陵县眼看也要丢了。

      漓水帮如今正是缺人的时候,来者不拒。

      陈季川、陈少河早就丢了那两口雁翅刀,也轻松混过去。

      等快到阳朔县城的时候,兄弟俩悄悄走开,聚到一处。

      ……

      “四哥。”

      “现在去哪?”

      陈少河看着左右荒芜,不见人烟,出声问道。

      这里已经是阳朔县地界。

      他们刚从黑狱出来,一穷二白,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如今到了阳朔县,不得不面临的问题就是——

      钱!

      有道是: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

      身无分文。

      什么也做不来。

      不过现在第一要紧的事情还不是赚钱,首先还是要熟悉阳朔县,这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

      赚钱?

      陈季川一身医术,在大燕世界被人称神,又有飞檐走壁的本事。用医术作为遮掩,夜里去高宅大院、为富不仁的富户权贵家里走一趟。

      明里赚钱。

      暗里偷钱。

      金子银子全都不缺。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安全。

      前者要注意尺度。

      ‘悔不该杀那华佗’之言振聋发聩,可见并非人人都会敬着名医、神医。

      后者更要谨慎。

      眼下异人虽少见,但谁知道那高宅大院里头就一定没有?而且如今武人横行,身手高强的绝不少见。

      一旦失手。

      能跑还好。

      要是跑不了呢?

      “戴着镣铐跳舞。”

      “空有本事,想赚钱却不容易。”

      陈季川摇摇头,冲陈少河道:“先在城外找个地方安定下来。阳朔县河流湖泊很多,山峰丘陵也有不少,捕鱼、打猎,都能为生。等熟悉了阳朔县,再做其他打算。”

      正好。

      借着这段时间,好好练武,尽量追赶上大燕世界的层次。

      此外。

      不论是武胜门,还是漓水帮,势大难对付。

      想要颠覆。

      还得仔细谋划。

      但时间也不能太长——

      “武胜门有黑狱,黑狱中有灵石。”

      “一旦武胜门摸索出灵石的用处,不论是培养出大量异人,还是培养出一批顶尖高手,都会更难对付。”

      ……

      就这样。

      陈季川、陈少河在阳朔县城十多里外的海棠山住了下来。

      海棠山与宜河相邻,不远处又有一处湖泊,也有百十来户人家零零散散,分布在河两岸、湖边,被称作‘海棠村’。

      兄弟俩住在少有人烟的海棠山中一处不起眼的山坳,波澜不起。

      平日里。

      捕鱼。

      打猎。

      拿到七八里外的集子上,换来白米、油盐酱醋等等生活必需品。

      同时,又偶尔去县城逛逛,听听看看。对阳朔县、对漓水帮也多了许多了解。

      练武也不停歇。

      因为没钱的缘故,没法买到药材。

      还有许多练功器材,诸如铁砂、铁板、铁桩、尖刀等等,这些都需要钱财。

      器材方面只能用树木、石桩、石磨、砂石等等代替。

      药材没有,暂时也只能忍痛,以源力替代。

      好在每日肉食、白米饭、盐巴都不缺。比起当时黑狱中的条件,实在好太多了。

      就这样。

      白日练武、打猎、捕鱼,晚上进入大燕世界,琢磨明劲、暗劲。

      现实中一天天过去。

      大燕中一年年老去。

      源力也一点点消耗,不见回还。

      时间一晃。

      转眼间。

      又过去一个月。

      ……

      这一日。

      艳阳高照。

      海棠山往东,山林深处。

      陈季川将衣服放在一旁,全身上下不着片缕。手拿一块铜铁浇筑,长一尺阔六尺,厚一寸半的砖块,用一手握住铁砖中央,以其外缘侧击全体各部——

      砰!

      砰!

      先拍大小臂,左右交互,由轻而重,各排百下;次排大小腿,排左腿则右手握砖,排右腿则左手握砖;次排胸腹,亦左右交行,握砖之手,亦如排腿,末排后肩。

      排打各部时,陈季川将气鼓足。

      大约一呼吸间击一下,每击一下之后,吐气一口,然后更鼓气受排。

      呼!

      吸!

      呼!

      吸!

      待四肢、身躯排打完毕,陈季川又去排打膝盖、手肘、顶门、前额和后脑。

      砰砰声不绝于耳。

      若是教寻常人见着,定要以为陈季川整个人是钢铁浇筑的一般,简直结实的令人发指。

      陈季川兀自不觉。

      他眼下练的这门‘排打功’本就是用击扑之法,使筋肉坚实。

      先以木砖,次改窑砖,最后才是铁砖。

      排打全身各处,须以‘封口固气法’与之配合,否则必伤脏腑,命难长久。

      排打功最难练的,是头部以及膝肘等部位。

      但陈季川在此之前,早已修炼有‘铁头功’、‘霸王肘’、‘铁膝功’,头部、肘部、膝盖全都坚实。

      与排打功配合练习,进步更是飞快。

      铁砖砸在顶门,隐隐发出铿锵之声。

      陈季川光秃秃锃锃亮的脑袋,已经练的堪比金石。

      “呼!”

      “呼!”

      日上三竿。

      排打功练习完毕,全身各部无处不痛。

      陈季川调动源力,将各部恢复。

      “再来!”

      “继续!”

      转而又在这密不见人的山林深处,练习铁牛功、玉带功、分水功、金铲指、铁扫帚功、金刀换掌功、鹰爪功、铁头功、铁臂功、铁膝功、门裆功、霸王肘、上罐功、拔山功、足射功、腿踢功、琵琶功等等一门门武艺。

      待到火候足时。

      才转而穿起沙衣,绑上砂袋,练习陆地飞行术、飞行功、飞檐走壁法、跑板功、轻身术、穿窗功、壁虎游墙术、翻腾术、跳跃法、一线穿、穿纵术等等轻功身法。

      烈日当空。

      汗如雨下。

      大燕世界几十年如一日的苦练,个中窍门已然烂熟于心。

      现实中。

      陈季川要做的,只是让身体重走一遍这个过程。

      源力相助。

      进步神速。

      陈季川奔跑在山林中,或跳或蹿,或高或低。时而从南到北,时而从西往东。

      苦练不缀。

      来到阳朔县,在海棠山落脚的这一个月来,陈季川都是这样苦练。

      源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让人心疼。但相较于实力的飞速进步,些许心痛也就不算什么了。

      力量。

      速度。

      反应。

      全方位的增强,肉眼可见的提升,让陈季川沉醉其中。

      虽然很苦,却能苦中寻乐。

      奔跑在林中。

      奔跑在骄阳下。

      山中不好走,陈季川又穿着沙衣绑着砂袋,身上足有八九十斤。

      一口气跑了七八十里。

      哪怕是他,此刻也有些喘不上气,‘呼哧呼哧’大口喘息,胸口似有一团火在烧,连吸进来的空气都是火热的。

      这滋味绝不好受。

      陈季川坚持着,继续往前跑。

      继续跑出两三里地。

      忽的。

      前面传来动静。

      “有人?”

      陈季川满脸涨红,满头大汗,准备跟往常一样躲开。

      于是就先停下。

      藏在树后,等前面的人先走过去。

      一面歇息。

      一面探头往前方看去,想看看什么人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来。

      “咦?”

      这一看。

      顿时来了精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