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重新来过

    《梦幻西游之重新来过》

    衣服买好了吗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恪恪随母亲兄长回到了这个家,这个仅存她七岁前记忆的大别墅。

      院子里的法国梧桐树叶纷飞,让本就未经打理的房子更显清冷。

      “妈,进去吧。”

      恪恪轻声说道,见母亲泪眼婆娑,慌忙拿出纸来,母亲接过纸擦了一把,走进哥哥已经推开的大铁门。

      屋里,虽然灰尘很重,但家具等一众硬装仍然难掩豪气。

      “妈,您先坐着,我打扫一下。”

      恪恪将沙发罩轻轻掀开,用纸擦了个位置,扶母亲坐下,看着母亲四处环顾的样子,知道她心绪复杂,便没有再多说。

      哥哥已经从地下室回来,打开了水电气等。

      走的时候整理的很好,打扫不费太大力气,把各式家具上的防尘罩都掀开来,拿到洗衣房,然后开始擦拭。

      哥哥默契地开始负责地板吸尘,然后拖地烘干。

      大半天的时间,老太太仍呆坐在同一位置上,丝毫未挪动,眼神迷离,时不时湿了眼眶。

      天渐黑。

      “妈,今天时间紧迫,我们就打扫了靠外面的3个房间,里面的2个房间先就晾着。”

      恪恪将床铺好,继续说道:

      “妈,您就睡这个光线最好最宽敞的,我睡觉沉,让我哥睡您隔壁,有事喊一声他能听见,我睡靠里的房间。”

      老太太微微点头,坐在了床边。

      “妈,您还好吗?”

      老太太挤出一丝微笑,摆摆手让恪恪回房。

      见洗漱完毕的哥哥已经穿好睡衣,来到了母亲的房间,恪恪给了哥哥一个眼神,算是交接了。

      冲个热水澡,洗发水有点迷了眼睛,竟然看洗澡水的颜色都变成了红色,恪恪赶紧拿毛巾擦拭眼睛,一切都正常了。

      这沐浴露应该早就过期,明天买新的换了。

      恪恪擦干身子,准备换上睡衣,感觉镜子里晃过一个人影,定睛一看也只有自己的纤细胴体。

      我今天是怎么了,老是自己吓自己,要好好睡一觉才行。

      走出浴室,母亲和兄长的房间都已闭门静音,今天大家都累,睡吧。

      恪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窗外月圆,今天重阳节,母亲执意要回来看看父亲留下的大别墅,自从知晓父亲与婶婶在一起之后,母亲便带着我和兄长远赴台北娘家,一去便是十五年,中途父亲有来求母亲回来,都被拒绝了。

      在我们离家后半年婶婶便去世了,医生说是心梗。

      之后,父亲便没有再娶,直到去年去世,且将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了母亲......

      喉咙好干,不对,是好痛,不知觉地就睡着了,现在是什么时候,恪恪打开灯,要喝点水。

      走廊有点悠长,恪恪莫名地有点害怕。

      又是同样的感觉,有人影晃过的感觉,恪恪慌忙跑进母亲的房间,躲进母亲的被窝里。

      “怎么了?”

      母亲打开床头灯,摸摸恪恪的头。

      “妈,这个房子许久不住人,会不会,会不会,闹鬼?”

      “傻孩子,你太累了今天,这边天气干燥,容易上火失眠,喝点水再去睡吧。”

      恪恪确实觉得今天自己太过多疑,自己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怎么会生出这么荒谬的想法。

      “妈,晚安。”

      合上母亲的房门,里面便熄了灯。

      喝完水上楼,经过一面装饰镜子,恪恪习惯性地照了照,还是很美,不对,脖子怎么红了,轻微的一道红印子,可能是洗澡的时候搓的吧。

      重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已经记不起父亲的样子,婶婶也只剩一个模糊的婀娜影子,母亲从未在我们面前表达过对父亲不轨行为的愤怒,也从未说过一句父亲及婶婶的不是。

      但是,母亲心里一定是苦的......

      我快呼吸不上来了,这是在做梦吗,这是梦见有人掐我的脖子吗?力气好大,不行,我要努力挣扎,用力醒来,醒来,快醒来,不然会死的,想要手脚激烈的晃动,却丝毫不起作用,为什么,这是怎么了?!

      恪恪,恪恪,你一定要醒过来,我对梦里的自己说,甚至感觉到死亡的气息逼近了我,不行,要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啊!

      “嗷——”

      终于在我喉咙的一声闷响中,我睁开了眼睛,在睁开眼的一瞬间,一个人影晃了出去,虽然我全身冷汗,乏力,呼吸困难,脖子剧痛,但我确定我是清醒的,没有看错,确实有一个人影晃过,是真的。

      “妈!哥!”

      恪恪大喊起来,打开了灯,跌跌撞撞跑出了卧房,打开走廊灯。

      哥哥开门冲出,差点撞到了恪恪。

      “怎么了?做噩梦了?”

      哥哥扶住了恪恪,细瞧脖子上的明显勒痕,皱起了眉头,惊讶充满他的双眼。

      “哥......哥......有鬼......不是......有人......”

      恪恪喘着粗气,有气无力地说着。

      母亲的房门一直没有开,恪恪很是担心,靠着哥哥的力量,冲进母亲的房间。

      床头灯亮起,母亲缓缓坐了起来,却不看兄妹俩。

      “是有鬼,我知道有鬼。”

      兄妹俩被母亲的话震住了,僵在原地,望着眼前突然陌生的母亲。

      “是我杀了她,你们的婶婶,你们的后妈,她来报仇了!”

      果然提起她,母亲仍然咬牙切齿。

      恪恪已经忘记疼痛,和哥哥一起环坐在母亲的身旁,想要安慰母亲。

      老太太摇摇头,继续说下去:

      “你们兄妹长大了,该是知道真相的时候了,当初,我恨透了她,她夺走了我的丈夫,夺走了你们的父亲,夺走了我的一切!让我成为家族的笑柄,你们的叔叔知道他们在一起之后,自杀了,自杀了,不,我不会自杀,我只会杀了她!”

      兄妹俩像是被全身冻住,没有任何反应,叔叔不是因为抑郁症自杀的吗?婶婶不是因为突发心梗而死的吗?难道都不是真的?

      “哈哈哈!”

      一阵突如其来的,如山洪般浑厚的笑声在门口响起,惊得三人原地弹跳起来。

      “你,你,你,你.......”

      老太太瞪圆了眼睛,手颤抖地指着门口所站之人,此人衣着污垢,白发及肩,四肢却壮健。

      半晌,哥哥才随手拿起挂衣架,对着老头,喝道:

      “你是谁?!是谁!”

      “我是你爹!”

      兄妹俩再次愣住了。

      那老头突然眼眶湿润:

      “你这个毒妇,你杀死了她,还以我儿子作为要挟,要我的全部家产!还有这个孽种!我就是要掐死你!”

      老头突然手指恪恪,让她再次惊了一跳,不自觉护住了自己的脖子。

      孽种,为什么,父亲为什么这么叫我?父亲没有死?

      老头又重新指向了母亲:

      “你这个毒妇,和我弟弟狼狈为奸,欺我弟弟心思单纯,竟被你这个荡妇利用了!你还杀了她,是你错在先!她又有什么错?你也下得了手?!”

      老头这一声吼叫,震的哥哥放下了挂衣架。

      “你这个毒妇,我等了15年,藏了1年,终于等到你,今天就同归于尽吧,哈哈哈哈......”

      老头拿出打火机,三人才发现满墙满地都是油渍,但已经来不及,火种已经着地,瞬间大火扑起!

      老头冲过来,兄妹俩顾不上避火,条件反射躲开,却见老头紧紧地抱住了母亲,按在了火床上......

      短短几秒钟,别墅已是火海,只听窗户玻璃破碎声响,哥哥拉着恪恪的手破窗跳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