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基因猎场

    《末世基因猎场》

    我不同意解除婚约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一走出码头,兄弟二人就让两名脚夫走在了前面,让他们把二人领到一处就近的客栈去,打算先好好的歇息一晚,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两名汉子满口答应着,领着韩立、韩昊衡他们向城里走去,可一路之上七拐八转,走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见到客栈的影子。

      韩立虽然仍跟在两名脚夫身后,可见到所走的路口,越来越偏僻,遇见的人越来越少,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即使没有在大城镇住宿过的经验,可也知道,一家客栈是不可能建在这种僻静的地段,这里那有会什么客人上门。

      因此当被带到一处十分肮脏,黑乎乎的巷子内时,韩立就回头对着韩昊衡对视一眼,后者给了他一个自己看着办的眼神,耸了耸肩没有出声。

      韩立苦笑了起来,觉得应该立即拿下二人,拷打一番,看看他们倒底有何企图。

      就在韩立想要出手之际,前面的巷子深处,突然闪出了十几个大汉,这些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好像在码头的棚子内都曾看见过。

      这些汉子,手持各种铁棒、尖刀,此刻不怀好意的注视着韩立,韩昊衡和曲魂,而那两名抬着包裹的脚夫,也猛然间冲进了人群中,转过头来冲着二人嘿嘿奸笑着。

      韩立叹了口气,看来不用拷打也已经知道对方目的了,没想到刚踏上墨大夫的故里,就碰上了谋财害命的把戏。

      “小子,别怪我们心狠,谁让你们带着这么多银子的,要怪就怪你们命不好!”一声粗粗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韩立转过身子一看,身后也出现了七八名壮汉,为首的二人,一个黑黝黝的膀大腰圆,一个瘦瘦的歪头鼠目,正是黑熊和孙二狗。

      像这种谋财害命、杀人夺财的勾当,此二人也不是头一次做了。他们都明白,只要把这活干的干净利索,不留一个活口,像这种不是本地人的失踪案,即使有人去报案,官府也根本不会去理会。毕竟此地每年的失踪人口太多了,不可能一一费力去寻找。

      所以黑熊说完之后,便不在迟疑,冲那十几名汉子使了个眼色,那些人便挥舞着手中的凶器,恶狠狠的向困在中间的韩立,韩昊衡和曲魂冲了上来。

      韩立,韩昊衡二人看着这些大汉嗜血的凶狠样子,前者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杀机,他瞧出这些人干这种事情并不止一次了,否则不会个个身上都带了一股血腥味。而后者脸上散漫的表情也收敛了起来,透露出一股杀气,就凭他们这种熟练程度来看,看来是不少人遭了他们的毒手,这些人都该死。

      “杀了他们,不用留手!”韩立冷冷的向曲魂命令道。

      曲魂一听韩立此言,低声吼了几声,吼声中夹带了一丝的兴奋,他猛然窜了出去,一下子冲进了迎面而来的人群中。

      “呼”的一下,他一拳打出,快如闪电,打在了一名大汉的头颅上,那名壮汉立刻犹如沙袋一样,斜着飞到了石墙之上,鲜血脑浆流淌了一地,脑瓜只剩下了半边。

      而这时,一把尖刀和一根粗粗的铁棒,趁此间隙同时落向了曲魂的背后。

      曲魂头也没回,另一手往身后一挥,划了个半圈,“砰”“砰”两声,那两名汉子的兵器刚和手臂一接触,便飞向了空中,他们的虎口鲜血淋淋。

      紧接着曲魂单腿撑地,另一只脚如同镰刀一般,向后飞快的横扫了出去,那两名汉子立即被踢中腰腹,横飞到一丈多远,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

      这一幕,被其他人看在眼里,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围在曲魂身边的汉子更是露出了惧色,有些踌躇不前。

      可即使他们停了手,曲魂却毫不客气的左右开弓,又击碎了身侧两人的脑瓜,没有韩立的命令,他是不会主动歇手的。

      孙二狗和黑熊的脸色很难看,很明显他们看走了眼,这名大个子不是普通的保镖,竟然十分的扎手。

      “杀了这巨汉,每人赏银二十两!”孙二狗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急忙冲身边的几位“高手”,颁下了重赏。

      他和黑熊身边的人一听此言,脸上都露出了喜色。这些人都是懂些拳脚皮毛的粗浅武夫,自然看不出他们和曲魂的天壤之别,还以为对方只是力气大些,身手稍好些而已,因此并没有什么惧意,现在在这笔重金刺激下,纷纷向曲魂冲了过去。

      黑熊听了孙二狗的话后,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便沉着脸一言不发,只是目光飘忽不定的向韩立,韩昊衡二人身上瞟来瞟去。

      黑熊此时,正在心里暗暗叫苦不迭。

      他和孙二狗不同,他能做到现在的位置,可全靠自己敢拼敢杀、真刀真枪换来的,所以他不但有一身不错、勉强能进入三流好手行列的功夫在身,而且眼力也比一般人来说要好的多。

      因此当他一看到曲魂出手,心中便咯噔一下,沉到了底。他一眼就看出了曲魂身手之高,即使他们帮主亲至,也不一定能有胜算,更别说他们这些小猫小狗了。但他也不敢转身逃跑,因为很明显这名巨汉还没有用出全力,如果看出自己想逃的话,恐怕死的反而更早。

      为了能够活命,看来只有打那两个弱不禁风的年轻人的主意了,很显然那两个年轻人身份比巨汉高的多,只有把二人胁为人质,才有可能逃出升天。至于那笔银子的主意,他是说什么也不敢再打了,能有这么厉害的保镖在身边,哪可能是什么小型富贵家庭的少爷,分明是某世家大族的公子哥,乔装打扮出来闲逛了。今天能逃出升天,就算他有神佛保佑了,如果再带上这么重的包裹,那是想也别想的事!

      黑熊想到此处,便趁着那几名手下也冲了上去之时,向孙二狗递了个眼色后,便悄悄的向场中靠去。

      韩立,韩昊衡二人正背对着黑熊,面向打斗的人群站立着,黑熊虽然把脚步放的极为轻微,但怎么可能瞒过兄弟二人的耳目。

      所以当黑熊离二人只有数步远,开始凶神般的猛扑过来时,韩立身子轻动了一下,整个人突然诡异的变成了面朝黑熊而立,望着冲过来的黑熊微然一笑,而韩昊衡身子是动也没动,像是被吓傻了一般。

      黑熊大吃一惊,但人已扑了上去,根本无法后退,无奈之下,只好大喝一声,伸出两只长满了黑毛的大手,狠狠的抓向韩立,可实际上却是抓向一旁看着是地位最高的又被吓傻一般的韩昊衡背后抓去。

      他心里祈祷着韩立最好没什么打斗经验,能被他的凶狠模样给震住,让他一下就得手。

      韩立见这名黑大汉仍不知死活的向自己小弟动手,脸色蓦然一沉,唰的一下,人从黑熊的眼前消失了。

      黑熊暗叫不好,急忙收住了脚步,想回头就跑,但忽觉得后颈一凉,一截雪亮的剑尖从他喉咙处伸了出来,随之又忽然不见了,黑熊用手拼命捂住喉部噗噗的冒血部位,想要说些什么,但从嗓子眼中只发出了几声干吼声,人就瘫倒在了地上。

      孙二狗的脸色已变得蜡黄,他亲眼看见其中一个年轻人,幽灵般的转到了黑熊身后,然后从腰间抽出了一把软剑,一剑就轻易的刺穿了黑熊的喉部,此时对方正掏出一块白布,在擦拭着那把明晃晃的利剑。

      年轻人似乎感应到了孙二狗的注视,他抬起头,冲孙二狗轻笑了一下。

      孙二狗立刻如同见到了毒蛇一样,急忙把目光收了回来,他如今对黑熊这个对头的死,不但没有丝毫高兴之意,反而心中充满了兔死狐悲之感。

      他现在也完全醒悟了,这两名年轻人哪是什么肥羊,分明是要命的阎王。而自己这些小鬼,竟然稀里糊涂的自动往这些阎王爷手心里撞了去,这还真是自寻死路!

      孙二狗此时唯一的指望,就是那些手下能制服住那名巨汉,这样或许还有一拼之力,能和对方谈谈条件,保住自己这条小命。

      可等孙二狗看清楚巨汉那边的情形时,呆若木鸡了。

      二十余名大汉,如今浑身是血的全躺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而巨汉正双手抱肩的直立在那里,好像看见孙二狗望过来,冷冷的和他对视了一眼。

      虽然因为有斗篷遮盖而看不清巨汉的面目,但孙二狗仍感到一股野兽般的嗜血之意迎面扑来,让他的脸色由蜡黄变成了苍白。

      兄弟二人一直冷眼旁观孙二狗的神情变化,二人看出此人丝毫武功不会,而且现在恐惧之极,二人都没有什么兴趣亲自出手对付这人。

      “曲魂,杀了他!”最后韩立回头,淡淡的说道。

      “不要啊!我投降,我孙二狗愿意把全部家财贡献给两位公子爷,我愿意给两位公子爷当牛做马,我知道嘉元城的一切大小消息,可以为公子效犬马之力……”孙二狗见巨汉恶魔一般的向自己一步步走来,吓得瘫软到了地上,口中却慌不择言的讨饶起来。

      “孙二狗,看来就是此人了。”韩昊衡脑海回忆想到。

      “咦!”韩立本来不想理会孙二狗的话,但当听到对方通晓嘉元城的大小消息时,他心中一动,有几分兴趣。

      “先暂且住手。”韩立喊住了准备结果孙二狗性命的曲魂,上前走了几步,来到了此人跟前。

      “你对嘉元城很熟吗?”韩立微笑着问道,一副很和善的样子。

      可刚看过韩立辣手无情一面的孙二狗,哪敢有丝毫的怠慢,他连声颤抖说道:“很熟,非常熟,小人从小就在嘉元城长大,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

      他此刻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恨不得把刚才的话再夸大十倍,好让对方觉得自己有用。

      韩立听到了这样的回答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回头看了看韩昊衡,后者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个瓷瓶扔了过来,韩立一把接住。

      接着韩立从瓶内倒出了一颗龙眼大小的白色药丸,递给了孙二狗。

      “要么服下它,要么死!”韩立很干脆的说道。

      孙二狗拿着药丸的手,有些发抖了。他看着手中之物有些犹豫不决,但当目光接触到对面冰冷冷的眼神时,哆嗦了几下后,还是仰首吞下了药丸。

      “好,这样我们才会相信你。”韩立满意的点点头。

      “这药叫腐心丸,是我独门秘药,一个月必须服用一次解药,否则人就会五脏六腑糜烂而死,相信你是个明白人,不会三心二意的。”韩立阴森森的说道。

      孙二狗虽然心里早有了准备,但听完服下药丸的药性后,还是哭丧起了脸,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你放心,只要你帮我们把嘉元城的事办完,我会彻底解掉此毒,还你自由之身的。凭你的身手,在其它地方我们还真用不上你。”韩立深知大棒加胡萝卜一块用,才可让人用心办事的道理,给了孙二狗一个可以解脱的盼头。

      “真的,公子!”孙二狗一听此言,精神略微一振。

      “这些银子留给你办事,先把这里处理一下,我们不想有人知道这儿发生的一切,明白吗?”韩昊衡从储物袋里面拿了一袋碎银甩给了孙二狗,轻淡的命令道。

      孙二狗接过银袋微微一掂,沉甸甸的,恐怕有上百两散银在里面。

      他露出了喜色,忽然觉得给这两位大方之极的年轻人办事,也并不是一件多大的坏事。

      “公子爷放心,我绝对会把这里处理的妥妥当当,不会给二位公子爷带来麻烦的!”他一脸谀笑的拍拍胸脯道。

      “好了,我们三人先头离开,要找家客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你再来找我们,想必身为此地的地头蛇,你应该能轻易的找上门来。”韩立毫不客气的吩咐了下去。

      “是!是!明天早上,我一定准时上门,听候两位公子爷差遣!”孙二狗到了这种地步,倒也很光棍的进入到兄弟二人手下的角色中。

      兄弟二人相视一笑,韩立叫上曲魂背起大包,缓缓离开了此地,走了有一大段距离后,二人又回头望了一眼孙二狗,看到他还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目送自己二人离开,一副忠心赤胆的模样。

      “有意思!”韩立轻声说了一句,韩立突然间觉得此人十分有趣,倒很有眼色,也许真能派上什么大用场也说不定。

      “是啊!每个人都有他们的用处,就看他们自己能否像这个孙二狗一样找到自己的长处了。”韩昊衡慢慢回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