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欢

    《无欢》

    人族的基础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无论是宋英德也好,还是高琅也罢,这两个人的目的是一致的,那便是要降服这火精,更为重要的是两人都是浸淫在炼神境巅峰的高手,一身法术高深莫测,又身怀重宝,这次为了降服这火精长途跋涉,都是做足了十全准备。

      苏小野想要得到这火精,无疑是虎口拔牙,难度绝对不小。

      不过,苏小野并不打算放弃。

      天才地宝有缘者得之。

      这俩人心怀叵测,直接出手破灭了自己收服这火精的绝佳机会,这一口憋屈之气他自然是不可能忍着。

      修剑,先修心。

      那《尉缭子》直接是开门见山的指出,一名真正强大的剑修,其心境却是十分的强大无畏,任凭着外界干扰有多大,其内心岿然不动,面对着一切来犯之敌,无需丝毫客气,拔剑相向,无所畏惧。

      无畏故可以无惧,无惧剑自然无敌。

      匹夫一怒,流血五步。

      剑修一怒,血流漂杵。

      剑修之强大,天下修士有目共睹。

      兵家剑修之强大,绝对让天下修士皆低眉,心悦臣服。

      眼前这宋英德与高琅实力的确不俗,但是苏小野也不是绣花枕头,身怀三千多年道行,又得到了号称兵家第一人魏丹青的传承,也算的上半个老怪物了。

      此时此刻。

      那火精被两人联手镇压在黄铜盂之下,无处可逃。

      不过这两人皆是心怀鬼胎,都想要将火精据为己有,谁也是无法说服对方退步,三言两语之间,居然大大出手起来。

      一时之间,沙漠之中,黄沙掀起数百丈,遮天蔽日。

      苏小野运转法力,将漫天风沙格挡在身前,一丝不苟的注视着两个人的交手,毫无趁火打劫之意。

      两人交手数百招,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高琅发出一声长啸,手掌拍出。

      刹那之间。

      九道密集的大手印接踵而至,镇杀向宋英德。

      宋英德嘿嘿一笑,背负的长剑倏然出鞘。

      居然是一柄桃木剑。

      看似平淡无奇,既无寒芒,又无剑气涌动,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下一刻。

      桃木剑居然连续贯穿九道大手印,如同是串糖葫芦一般。

      高琅面色一沉,周身法力席卷而出,一掌直接劈砍而下。

      这是擎天宗的大劈棺手,实力强横无比,宋英德之前可是栽过跟头的,当下也是不逞强,身躯倏然而动,朝后速度。

      叮铃铃——

      宋英德宽大的衣袖之中,一枚古朴沧桑的铜钟忽然出现,上面镌刻神秘莫测的符文,不过在铜钟的底部,有一道缺口,使得震动发出的声音多了几份异常。

      即便是如此。

      苏小野在听闻钟声的瞬间,心神一颤,犹如一张无形的大手紧捏着他的心脏一般。

      不过苏小野日日修炼心经,不动明王驻守本心,在心神震动的瞬间,不动明王光芒大盛,将一切异常全部净化。

      那高琅却是未必有苏小野这般幸运了。

      擎天宗走的武道皆修的路子,功法大多以刚猛霸道为主,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子,讲求一力破万法,高琅虽然一身横练硬功已经丝毫不逊色于佛门的金刚不坏,实力之强大自然不用多说。

      不过这大风大浪好对付,小阴沟翻船的比比皆是。

      宋英德手中的铜钟来自于一座古墓之中,本是一件不祥之物,凡是得到它的人,必遭祸端,九死无生。

      宋英德得到之后,在青藤观之中静坐修炼三年四个月,终于解决这铜钟自身所携带的不想诅咒。

      这铜钟虽然残缺实力不复从前,但依然是货真价实的上品法器。

      宋英德在彻底掌握这铜钟之后,便是专门寻到了一门关于神魂类的法术,融入铜钟声之中,相辅相成,放人防不胜防。

      这铜钟声之中暗藏玄机,高琅这个粗糙的汉子几乎是防不胜防便是着了道。神魂遭受重创,甚至连自我意识都是有些不受控制。

      当然,这也是青藤观所有人的一贯作风,当年青藤观的第一任祖师爷靠的便是巧取豪夺发的家,历经数百年发展,青藤观实力今夕不同往日,不过优良的作风还是遗传了下来。

      ——只在乎事情的最终结果如何,至于过程从来不需要在意。

      宋英德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一掌拍出,威力凶狠。

      高琅的身躯顿时朝后的倒退而去,神色恢复清明,口中却是鲜血流出。

      一步跨出,宋英德的神色之中尽是狠辣之意,双手连续拍出,指缝之中的四根附骨钉顿时没入高琅的身躯之中。

      高琅发出一声怒吼,一掌拍出,落在宋英德的身上,身躯朝后倒退。

      发力运转,高琅试图排出体内的附骨钉,却是枉然。

      “不要再费劲了,我打出的附骨钉只有我能解。”

      宋英德语气玩味的道。

      “你是真的无耻。”

      高琅咬牙切齿的道。

      宋英德笑了笑,说道:“是你技不如人,可就怨不得我了。”

      附骨钉在体内发作,剧痛无比,高琅的神色变得扭曲,怒吼着道:“老子得不到,你也休想得到。”

      言语之间,高琅便是收回镇压在黄铜盂上的九重狱峰。

      须臾,那黄金盂便是剧烈的颤抖起来,那被囚禁其中的火精这是趁机生事,要想要逃出。

      宋英德摆摆手,道;“慢走不送。”

      多说无益,高琅此刻承受着附骨钉的剧痛,当务之急,他必须要解决这个麻烦。

      从始至终,苏小野都是冷眼相看。

      那高琅的实力的确不错,但是遇到宋英德这个步步为营,小心算计的周德英,他也只能认栽,不仅没有如愿得到火精,还要日日承受附骨钉之痛。

      高琅选择离开,沙漠之中只剩下苏小野与宋英德。

      面色之中露出习惯性的假笑,宋英德目光看向苏小野,缓声道:“这位小兄弟,老道我还是奉劝你一句,这火精可不是你能够染指的,还是就此作罢的好,可千万不要像高琅那般,非要吃上些苦头,才愿意放弃。”

      苏小野笑了笑,缓声说道:“多谢你的奉劝,不过我不接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