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管理员

    《星球管理员》

    大战虚天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白素景和胖老板果然颇有一套,拍卖会的宣传攻势异常强大。

      两天之内,胖老板的客栈中挂满了此次拍卖会的宣传广告。每入住一名客人,胖老板便顺带着发一张广告。

      大街小巷,河畔巷落,随处可见小童散发广告传单的身影。在强大的宣传攻势下,几天的时间,这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得到了消息。

      不出所料,所有人都为之疯狂。

      初晶,草原真主中最纯净的品种,最近几年已绝迹。无论是在边境地带,还是人类经济活动的中心区域,都没有了“初晶”的踪影。

      别说“初晶”,一般的草原真主最近几年也未曾出现在公开的拍卖场合。事实上,关于白血狐这一灵兽物种是否还存在于世,已经成为了一大疑点。

      这样一来,出现在白素景拍卖场的“初晶”,同时解答了所有人的疑惑。白血狐没有绝种,有人甚至拥有初生白血狐吐纳的宝贝。

      与拍卖会上曾经出现过的稀有拍品不同,这样的宝物,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真正有实力的财团,才有可能出得起价格。

      钱财总是与背景挂钩,最有实力的财团往往也是最有势力的集团。尤其是混乱的边境区域,金钱与势力的联系尤为紧密。

      虽然清楚地知道实力较弱的没有机会竞争,胖老板和白素景还是给他们熟知的大小人物送出了邀请函。并且特别注明,此次拍卖会公开举办,欢迎所有人到场参观并竞价。

      为了吸引到其他地域的实力派,胖老板和白素景费尽心机,扩大了范围宣传。他们甚至弱化了邀请函的作用,放出风声,没有收到邀请的看客也可以来现场观摩。

      。。。。。。

      “这也太夸张了吧?”

      目瞪口呆,晴儿被精心布置的现场怔住了。

      他们三个现正处于二楼中心位置,拍卖会开始的时候,主持人就站在这里。

      望着楼下的阔绰空间,闵俊仿佛能看见拍卖会开始之后,那副人山人海的壮观景象。想到今晚即将举行拍卖会,他情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气,惆怅地摸了摸胸口。

      胸口的衣服内兜,怀揣着他的这件稀世珍宝。今晚过后,这件宝贝将不再归他所有。

      “闵俊少侠,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将拍品交给我们保管吧。”白素景眯笑盈盈地摇了过来。

      闵俊不舍地将宝物交了出去,保管师戴着手套,将其放在了一个水晶器皿中。

      这时,已经陆续有人进入拍卖会场。

      今晚的拍卖会无疑是多年来最火爆的一次,黄昏时分,宽敞的大厅中人头攒动,喧闹吵杂声不绝于耳。闵兴他们躲在幕后,暗中注视着不停涌进来的人群。耳边充斥的噪声,让人心烦意乱。

      闵兴烦躁地皱了皱眉,恨不得找个清净的地方躲起来。他问了闵俊和晴儿,得到了相同的回应。三人一致同意暂时去胖老板的客栈,等拍卖会快结束了再回来。

      闵兴探头探脑地望向主会场,寻找胖老板的身影。

      胖老板今晚的穿着极为隆重,土黄色的镶金边礼袍贴着他肥厚的身躯,巨大的将军肚凸显出来,显得笨重而滑稽。

      他的脸又圆又大,眼睛眯成一条缝。笑脸迎客时,他脸上的肉堆成一团,让他看起来更加肥头大耳。

      闵兴忍俊不禁,正欲下去打招呼,眼角不经意间瞟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个人的出现,让闵兴倒吸一口凉气,顿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他看到了自己的死对头,秋芒族能士秦啸天。

      秦啸天?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闵兴瞪着眼睛,一把将欲走下楼的闵俊和晴儿拉到自己身后。

      “快看这是谁。”闵兴手指着秦啸天的方向,示意闵俊道。

      闵俊盯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眼睛渐渐睁得越来越大。

      “这不是秦啸天吗?差点没认出来。”闵俊震惊地叹道。

      不怪闵俊认不出来,秦啸天现在完全变了样。若不是闵兴敏感,乍一看根本认不出来。仔细辨别闵俊发现了,秦啸天最大的变化源于他蓄起了浓密的胡须。

      胡须让秦啸天看起来老了十岁,俨然一副中年男人的模样。

      只有仔细观察他那双眼睛,才能发现这个人依然是年轻人。秦啸天的眼睛迷茫空洞,透着蛮横邪性,并没有岁月沉淀后的淡定沉着。

      “他怎么还没回去?待在这里有什么意思?”片刻,晴儿无语地问道。

      “谁知道,也许有别的原因,也许他就留在这一带做事。”闵俊随口猜测道。

      “在这一带做事?他可是秋芒族秦家人,怎么样也应该回去做事,待在这里肯定没什么正经事。”晴儿摇了摇头,言语中充满了怀疑。

      闵兴沉默不语,面色凝重。

      秦啸天突然出现,不知为什么,闵兴立马联系到胖老板那天提到的,那个姓秦的先生。

      所以,那个姓秦的,会不会就是秦啸天?现在看来,还是不能下定论。

      如果真的是他,他与那个神秘的组织,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个组织似乎专职于绑架暗杀之类的灰色交易,秦啸天和他们的头目会面,难道是雇佣他们行凶?

      没有证据的事,闵兴不敢继续猜想。

      虽然秦啸天不是什么好人,但他的家族毕竟是秋芒族名门望族。把他和杀人绑架的不法分子当成一伙人,似乎不能这样武断。

      “闵兴,我们现在还去客栈吗?”

      见闵兴一直注视着秦啸天,晴儿轻声问道。

      “还是留下来看看吧,看看还会有谁来。”

      闵兴想都没想便开口回道,秦啸天的出现提醒了他,他试图等待另一个人出现。

      如果那个“尊主”也来了,他便要去通知师父,趁此机会请师父帮忙一起灭了这个组织,也算是为民除害。

      闵俊靠过来,不无担忧地问道:“你是不是在等那个人?”

      一时间,他想不起来那人的名字,缓了一缓,开口解释道:“就是绑架练婷裳的人。”

      “你说得没错。如果那家伙来了,今天正好灭了他。”闵兴显得很亢奋,他的肾上腺激素开始加速分泌。

      “你是说我和你,还有晴儿?”闵俊震惊地咽下一口唾沫。

      闵兴把眼睛从秦啸天身上挪开,看着闵俊说:“放心,还有我的师父。”

      闵俊咬了咬唇,似乎还想问什么,忍住了没有说出口。

      事实上,他仍有很多的顾虑,犹豫着没必要为尚未发生的事情争执下去。如果那家伙没来,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

      于是,他在心里祈祷,祈祷那位“尊主”千万不要出现。

      十几个伤员还在宿舍里躺着,他可不希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至少得先救人。这种时候,闵俊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再去多管闲事。

      拍卖会开始了,宽敞的大厅渐渐明亮起来。

      在所有的目光注视下,白素景莲步轻移,姗姗挪向台中央。台中央,是今晚全场最瞩目的焦点位置。

      不知是不是想保留悬念,拍卖会开始之前,她一直没有现身。直到现在,方才款款而来。

      白素景身着一件橘红色的礼服,绸缎面料紧紧包裹着她的曲线,将她的婀娜身姿衬托得越发魅惑。

      白素景掩口娇笑,用娇滴滴的声线对着台下说了几句热场的话。

      台下的男人被她撩得饥渴难耐,听得这几句嗲声嗲语,愈加受不了。本已火热的场面,一时间疯狂地燃烧起来。

      “厉害了!”闵兴忍不住咂嘴赞叹。

      同时,他的眼睛开始在场中搜索着胖老板的踪迹。胖老板坐在角落里,不住地鼓掌,脸上挂着闵兴熟悉的笑容。

      看着自己的妻子在众人面前卖弄风骚,他竟然毫不介意,这个胖家伙的心胸还真是够宽广的。

      “厉害什么?真是恶心。”

      晴儿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不住地翻白眼。闵兴见她这样,扭头对闵俊做了个鬼脸。

      无视愈发火热的现场,白素景显得十分从容,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媚眼扫视一圈台下的观众,最终落在了最前排的竞价席上。多年的拍卖经验,让她熟练掌握了控场的能力。

      先活跃氛围,又不过于喧宾夺主,时刻记得自己的表演只是为了最终的高价拍卖。

      很快的,她就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到了今天的主题上去。

      “真的太厉害了。”见此情形,闵俊也不自觉地叹了一声。

      一向细致的闵俊发现,这个女人绝不仅仅是表面看起来那般肤浅。本质上,她是一个极其精明的女人。她的美貌,只是拿来利用的武器而已。

      “各位,让我们请出今天的主角!”

      终于,在现场氛围即将到达高潮之时,白素景转了个身,面向出场方向,高调请出了今晚即将拍卖的藏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