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管原名格蕾丝

    《总管原名格蕾丝》

    最新一本之道免费观看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不久,梅子给我发信息问我还回不回武汉。我告诉她我所有的项目都撤销了。

      我既然决定离婚,我不想再和岳阳那边有太多的牵扯。但去年回来的有点太突然,所以很多工地上的事没有解决,还是拉了一班人马去武汉工地做收尾工作。

      在石武上呆了一个多月,我把工程队全部解散了,然后回到岳阳清算工程款。很多违约的合同,工程部和小夏都劝我做下去,虽然不想和丽丽有什么牵扯,但这跟本就不管丽丽的事。但我依然坚持着不做了。

      我没有告诉丽丽我现在在岳阳,即便她父亲跟我说给我一年时间考虑,我可以随时把丽丽接回垣城,但我在抱着女人坐上回吉首的火车时我的心就已经死了。

      三月洞庭湖畔的垂柳已经长了新叶,我一个人来到湖畔的民本公园,坐在垂柳下的石凳上看着我眼前的洞庭湖,吹着海风。

      两年前我一无所有的来到这座城市,今天我也要一无所有的离开了,没有什么好感慨的,本来我就是一无所有的。

      闲的无聊,我打开微信摇一摇,想找个陌生人聊聊天。可最后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别人打招呼了,发个你好觉得很无趣。这些年为了生活,我就连朋友都没有了,联系人里全是一些有利用价值和被利用价值的人,已经没有了纯碎的朋友。

      但却有人主动给我发信息,而且是一个女人。但离我有500多公里,我问她有什么事,她说她在上班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天。

      “是不是想玩一夜情?”我问,反正是陌生人,这种女人大多也都是那样想的,要不也不会玩微信摇一摇。

      “不是,只是闷的慌,想找个人聊聊天解解闷而己。”那边说。

      “那就好!”如果是想找一夜情的女人我会拒绝和她聊天的。所以我便把她加了好友。

      “什么叫那就好?你不是找女人玩的吗?”

      我告诉她我也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天,我不喜欢玩那种成人游戏。

      最后和我想的一样,那是一个婚姻危机中的女人,所以共同话题也就很多。无聊的时候,晚上睡不着的时候都会发发信息看看对方有没有在线。

      可是再怎么聊我都找不到当年铃子给我的那种感觉。

      “我离婚了。”某天,我突然很想铃子,就给她发了信息过去。我和她已经很少联系了,而且我们有过协议不谈生活的。

      “多久了?”很快铃子就给我回信息过来。

      “去年小年那天。”

      “比我想象中要晚一年,原来你还真能挺的。”

      “你早就意料到了?”

      “当然,我是这世界上最懂你的人。”

      我没有再回她的信息。

      “给我打电话。”铃子又给我发信息。

      我拨通了她的手机号,但是没有说话。

      “猪头,想我了吧?我就说你有一天会回来找我的。”铃子笑着说。

      我依然没有说话。

      “来西宁玩几天散散心吧,带雨儿一起来,我请假陪你们去青海湖玩几天。”

      “你愿意见我了?”

      “当然,我们现在有共同话题了,我相信我们一个晚上都聊不完的。”

      “我现在没话说了。”

      “那就什么都别说,我借你肩膀靠靠。”

      “你现在不考虑要不要把最后没给我的也给我了吗?我现在敢了。”四年前她跟我说的话我依然没有忘记。

      “我说的是要你带雨儿一起来,我也带着晨儿,我们四个一起去,你敢当着两个孩子的面欺负我吗?”铃子也是笑的。

      “不去。”

      “来吧,你需要我。”

      “我现在不需要任何人。”我确定。

      “死鸭子,嘴硬。”

      “心更硬。”

      “大概不止吧,你又不是清纯小男孩了,都分开那么久了,你又不喜欢在外面玩。”铃子在坏笑。

      “你确定我不在外面玩?”

      “当然,我说了我是最世界上最懂你的人。”

      “为什么她就不相信我呢?”

      “我也说了她跟本就不懂你。”

      我又不想说话了。

      “猪,来吧,这下我们公平了,我也敢主动了,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是彼此生命里的第二个。”

      “不了,我大概还会有第三个的,怎么叫公平?这对你不公平不是吗?”

      “你什么时候对我公平过?”

      “对不起。”我承认我不幸福了才想到她的。

      “没事,我还在的,我依然爱你。”

      “我值得你这样爱着吗?”

      “就凭你这句话,这辈子都值得,猪,来吧,我也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你说的,这两年你很少联系我了。”

      “真的不去了。”

      “你为什么没有了当年的冲动和激情?”

      “我老了。”

      “你再不来看我我真的就要老了!”

      “你说爱我的那天你就已经老了。”

      “不是,我说爱你的那天我变的年轻了。”

      “所以你也很快就不爱我了,是吗?”

      我没有等铃子说话就挂了电话。

      铃子没有给我回信息给我解释,我也不需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